> 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第19届上海电影节新闻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大佬对话|方励:光有钱不能解决中国电影的问题

来源:搜狐娱乐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方励:光有钱不能解决中国电影的问题
 

方励表示砸钱解决不了中国电影现状
劳雷影业总裁方励表示,砸钱解决不了中国电影现状


  搜狐娱乐讯(森月/文 马森/图 科明/视频)劳雷影业的总裁方励是一个会在直播里对着镜头下跪的人,下跪的举动,有些蛮,又有力,众说纷纭。然而他不是一个哗众取宠的人,他白手起家了两个行业的公司。“劳雷”的名字不仅为一个电影公司命名,同时还是“美国劳雷工业公司”,作为两家公司的创始人方励,在两个领域都倾注心血。科技与电影是他的两个关键词。

方励曾制作了一些著名的地下电影 


  方励一直在尝试做“特别”的电影,他曾制作了一些著名的地下电影比如《安阳婴儿》和《颐和园》,在2004年正式成立了劳雷影业公司之后,他促成了《苹果》、《观音山》、《后会无期》等电影的诞生。对于中国电影市场的疯狂发展,资本蜂拥进入电影市场,方励看得很冷静,他认为钱不能解决中国电影的问题,中国电影需要工业环境。今年上半年,劳雷在北京建立了一个超过四千平米的电影工厂,方励开始有计划地开发一些基础工业的技术型、科技型公司,不但为劳雷的电影制作便利,也能为其他电影人提供服务,使得中国电影更接近成熟的工业化是他的一个方向。

  现在,方励说自己每天工作最少十六到十八个小时,在电影创作和制作方面花费了他三分之二的精力。花费在科技工作上的时间每天可能只有四到六个小时,但电影,最少有十个小时在电影上,做电影对他来说就像party。

  关于“商业化”——

  他做了很多独立电影

  但其实一直想要实现商业化

  方励做了很多独立气质的电影,这让很多人以为他是一个钟爱文艺片的制作人。实际上,他一直走尝试寻找中国商业电影的出路。他会欣赏一个项目的商业元素,然而最重要不能忘记电影是关于人的故事,情感真实、人性丰富、人物关系独特,这些才是一个电影的脊髓、灵魂,而这些跟商业没有冲突。

  搜狐娱乐:作为一个制片人来选择一个项目的时候,您的评判标准是什么?

  方励:我们刚才在开策划会,谈了四五个项目,都是说这个。我们觉得商业的元素、商业的格局、制作,我们都是很喜欢的,可是最重要电影是关于人的故事,关于人的电影,永远是人在不同的格局、在不同的想象空间里面,我们对人的关注,永远是情感的真实、人性的丰富、人物关系的独特,这些东西是一个电影的脊髓、灵魂,跟商业半毛冲突都没有的。我们在做电影的时候,一定要对人有感觉,比如说,画面上不管是宏大的场面,还是非常奇幻的、神秘的、惊悚悬疑的动没有关系,甚至血腥的暴力的都没有关系,但是人要让我们觉得是独特的,是跟我们情感是有共鸣的,它所触动的时间跟空间有不同的意境的,否则我们跟观众分享的是什么呢?我们一直觉得人这条线,是我们永远不会放的。

  搜狐娱乐:所以您其实并不介意是类型电影还是剧情片?

  方励:太不介意了,不但不介意,就在我们现在策划启动项里面,比如说《消失的印度洋》、《阳光劫匪》,都是类型片。不过我们不是为了做类型片而做类型片,在选题材选故事的时候,我们很清晰地知道,它在类型片里面属于哪种类。甚至一个古装片,我们都会去想它的现实意义是什么,今天的观众在情感上的互动和共鸣是什么,类型化、商业元素跟我们的立场也不矛盾。

  搜狐娱乐:在《百鸟朝凤》事件之后,您对观众和市场有一些信心了吗?

  方励:其实我对人一直都是有信心的,最早触动我的是《观音山》,《观音山》本来就是一个文艺片,但是大量的观众也非常喜欢这个电影,当时对我来讲就已经是一个鼓励和鞭策。《百鸟朝凤》有自己的困难,最大的困难是没有明星阵容,宣传很难做透。我们买不起那么多广告,版面也买不起。《百鸟朝凤》最后的结果,虽然不管用什么方式达到的,我都很高兴。我最高兴的是有很多九零后、八零后的观众是含着眼泪走出电影院的,即便是文艺片,一样会受到观众的钟爱。

  关于“国际化”——

  热钱来得太快带偏了中国电影的方向

  钱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中国电影尽管如此发展迅猛,却并没有相应的国际影响力。方励冷静地观察到了这一点,他认为这不是孤立的,也不是偶然的,资本大潮涌入到电影市场来,可能导致了方向的偏离。中国想要变成全世界电影制作的中心,首先必须是创意的中心,光有钱光有市场不能解决问题。

  搜狐娱乐:中国电影在发展,但是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还是不够强大,怎么看待此事?

  方励:这件事情不是孤立的,也不是偶然的,可能跟我们最近这几年资本大潮涌入到电影市场来有关,可能导致了很多方向的偏离。经常为了做报表,为了给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一个交代而工作,为了做业绩和报表而性急了一点,那电影的质量,尤其在剧本方面可能呈现得就不够。再加上现在速度增长得很快,创意也比较缺,我们各路人马都缺——市场来得太快了,大量的热钱来得太快了,来不及安下心来做非常有深度追求的电影,所以有这个结果我觉得也不奇怪。

  但是并不是说未来我们的电影都是这样,用天气变化来讲,一阵暴雨之后就会晴天,一阵晴天之后可能就会下雨,当更多的年轻人有原始冲动和机会,真正沉下心来去做好电影时候,还是会有不断的优秀的作品涌现出来,我是一点都不担心。

  搜狐娱乐:您同意“中国将会替代好莱坞成为世界电影工厂”这样的说法吗?

  方励:短期内不会,但是要看我们自己了,看我们自己的内心,我们的承受力,我们的韧劲,我们对电影文化艺术的追求。当你说中国要变成全世界电影制作的中心,制作的中心首先必须是创意中心,我们有没有能力成为全球电影的创意中心,这不是短期行为,这种“长期”则可能是拿十年做单位时间,最少二十到三十年以后,十年内看不到。人的成长,尤其是创意团队的成长,可能是拿五年做一个台阶来的,需要经验,需要生活的阅历,需要自己内心的感受,需要积累,所以说光有钱,光有市场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搜狐娱乐:跟新人合作风险很大,为什么还启用新人?

  方励:我觉得越到现在的电影制作,如果作为制片人能把每一各环节的风险压到最低,完完全全可以启用新人。做主流院线电影的时候,尤其是中大型的制作,不可能由着人一个人——一个导演或一个制片人去玩他自己的游戏,这是不可以的。这一定是一个集体智慧,当我们一旦实现集体决策,集体创作的时候,新人的机会就变得更多了,大家才敢把这个钱投到一个以新人导演为艺术灵魂的制作里面去,对投资方、制作方来讲,风险降低了,对年轻人来讲机会多了。你不用新人,那年轻的天才从哪里出来?有才华的年轻人,你不给他机会他怎么成长?

  关于“电影工业化”——

  搭建一条电影制作工业链

  与其业务外包不如把团队游说到中国

  在四五年前,方励开始构思一个新的蓝图,他开始说服国外的电影技术团队来到中国,初衷只是为了使自己制片便利安全而已。方励想要做一支技能合成的电影生产服务线。他游说合作伙伴的公司从新加坡搬到北京,与其把任务发到好莱坞去分包,不如把人引进回来。

  搜狐娱乐:您在北京新建的基地超过四千多平米,劳雷近年的发展情况如何?

  方励:其实我们想建一个电影工业基础的服务团队十好几年了,其实我们从4年前开始发起一些基础工业的技术型的科技型的公司,因为我们自身有这个需求。我做制片人这十几年,在一开始老觉得音频跟视频分家,我前面有三部电影在法国做的后期,画面在法国,声音在国内,每一次改动,每一次差错都带来特别大的麻烦。后来到了《苹果》的时候,画面在泰国之作,声音在国内,也是往返了很多次,到了《观音山》,声音在台湾,画面在国内,在后期制作的时候带来大量的负担、压力、风险。很多版本,你可能会搞混。数字时代来了,成本低了,数据量也更大了,风险就变得越大。当时我们在想,能不能把视频音频一站式的无缝对接,同时这些后期公司延伸到前期的采集数据,这样的话电影的安全性变得更高。

  策划大型电影的时候,遭遇的问题时一样的,关于特技特效,关于故事版,关于预览,但是也包括实际特效、动态捕捉、运动控制、虚拟现实拍摄、缩品景观、模型,这样的技术部门,一切都没有。如果我们身边没有这样的团队,仅仅是在境外去抓一个团队,做一个项目,实际成本代价非常高,而且最重要时我们在早期创业体系的时候无法共同工作,不可能让一个好莱坞的一线团队在中国拍一年做剧本的。在中国电影产业这么大的市场基地,不能没有工业基础。中国当然有各式各样的技术团队,但很少看到一个多品种合成的、有战斗力的高效团队。我脑子里一直想这个事,我和搭档在好莱坞认识以后就一拍即合,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游说他们的团队,放弃新加坡基地,全部入住北京,跟我们一起搭档。然后又有比较大一点的虚拟现实拍摄、特技特效公司,以及专门做缩微场景的公司,现在我们就可以非常快速的做创意。以后你在编剧的时候你啥都敢想,什么都敢做。现在这个团队主持着,但这个不是只给劳雷服务,也能给我们电影的同行提供同样的服务。最重要的是他们变成了中国团队,虽然成员里有11个国家的来外。

  关于时髦新技术——

  新技术用在前期更有用

  小成本实现大想象力

  以上的这些准备,都是因为劳雷今年开始涉猎一些超现实的有趣电影,李玉导演的下一个项目《阳光劫匪》已经启动了,改编自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同名小说,已经开始做最基础的技术筹备方案。另外一个项目《消失在印度洋》也是个大制作,是关于海外搜救爱情的故事。方励希望这一切引进人才、引进电影高科技的铺垫都能让电影人这在小成本里实现大想象力。再加上一部叫《去向不明》的电影,都是未来两年要做的项目。

  搜狐娱乐:搭建了这样的班底,有没有拍科幻、奇幻电影方面的兴趣?

  方励:我们前两天做开了一个策划会,把我们储存的创意拉出来,22个项目排着队呢。为什么我们迟迟定不了?就是因为手里的团队不够,人员不多。那么如果有虚拟现实技术,比如我们说一个实景拍摄,要在上海拍多少场大戏,能不能够把所有的实景拍回来,变成虚拟现实,让演员产生感觉,让导演产生感觉,让摄影师产生感觉?用虚拟现实技术现在非常时髦,但是我们绝不会去拍一个虚拟现实电影,而是用虚拟现实的方法把实景“拿”回来,低成本、更方便、更高效地做这个事情,想象力和创作空间一下就打开了。光用脑袋不行,要有工业技术、科技技术,才有可能。

  搜狐娱乐:已经有在筹备中的项目了吗?

  方励:对啊,我们今年就已经开始了,李玉导演的下一个项目叫《阳光劫匪》,日本的小说改编的,直接启动了,已经开始做最基础的技术装备和技术方案。《消失的印度洋》这个项目也是个大制作,是讲海外搜救爱情的故事,都是在启动了,还有包括一些中小成本电影。有了这样的工业技术和团队,也可以在中小成本里实现我们的想象力。

  搜狐娱乐:之前有消息说韩寒要做科幻电影,你们没有接触?

  方励:跟我们有聊。

  搜狐娱乐:你们可能会合作吗?

  方励:我们本来就在聊,只是说还没有到。韩寒公布了他的计划,一个叫《天空制造》,一个叫《三重门》,《天空制造》这个创意和电影本身用了不少的特技特效,否则实现不了。

  搜狐娱乐:未来几年我们还能看到您出品的什么作品?

  方励:现在我们手里正在筹备的就有三个电影,一个叫《阳光劫匪》,一个叫《去向不明》,一个暂时叫《消失在印度洋》,目前是在筹备阶段,故事版都已经在做了。这三部电影都是今后两年的,我们手里还有正在开发的三五个项目,是为之后的两三年准备的。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60616/n454655304.shtml report 7916  劳雷影业总裁方励表示,砸钱解决不了中国电影现状      搜狐娱乐讯(森月/文马森/图科
(责任编辑:郝佳 UK047)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