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卦频道 > 内地八卦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东方普契尼金湘去世 毕其一生创作歌剧

来源:京华时报
金湘(资料图)
金湘(资料图)

2015年6月17日,《日出》首演后,金湘登台热泪盈眶。
2015年6月17日,《日出》首演后,金湘登台热泪盈眶。

  京华时报报道 (记者/杨杨)在歌剧《日出》的首场演出结束后,身患癌症的金湘眼眶湿润地说:“我从来没有感受到,作为一个作曲家会如此被尊重!我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我只想说,若有机会,我希望还能再干一把!”在11月份举办的金湘音乐会上,金湘选择用自己创作的《诀别》与观众告别。2015年12月23日晚,被誉为“东方普契尼”的金湘带着毕生的音乐追求和未完成的心愿与世长辞,享年80岁,令音乐界扼腕叹息。金湘的告别仪式将于12月29日在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

  其人

  一生探索“大歌剧”创作

  据悉,金湘是最先将西方近现代作曲技法引入中国歌剧创作中的“泰斗”级中国作曲家。他擅于将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元素与西方现代作曲技法相融合,淋漓尽致地刻画人物内心世界。

  上世纪90年代,由金湘作曲、万方编剧的歌剧《原野》不仅在国内引起轰动,也在美国、德国、瑞士成功上演,成为第一部被搬上国外舞台的中国歌剧。美国媒体曾给予高度评价:“《原野》震撼了美国乐坛,是第一部敲开西方歌剧宫殿大门的东方歌剧,也是20世纪末歌剧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金湘引领了中国“大歌剧”的创作热潮,他一生都在探索,给中国音乐界注入了满满的活力。而回首来时路,这位伟大作曲家的一生却布满荆棘。金湘从小就展露出极高的艺术天赋,1954年被保送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不幸的是,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随即下放新疆的20年里,他的创作一度被迫停止。这段经历为他中年的音乐创作奠定了坚实的精神基础。曲折的人生道路令他饱尝人间冷暖,洞悉社会百态,也更善于用音乐语言深刻谱写不同价值观激烈交锋的社会现实。

  病榻上完成歌剧《日出》

  今年6月在大剧院演出的《日出》是金湘的第11部歌剧,也是他创作历程最不平凡的一部作品。2014年夏天,他完成了《日出》钢琴缩谱的写作,而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令大家的思绪跌入冰点,金湘被医院诊断患有胰腺癌,入院不久后就被下了病危通知。

  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先生最放不下的是自己未完成的作品。《日出》的配器还未开始,在金湘的提议下,大剧院找来了他的作曲专业博士学生,从广州赶到北京,在病房中与金湘一同度过了艰辛的一周。每天,金湘拿着钢琴谱为学生口述配器思路,请学生一一记录并代为执笔。幸运的是,在创作歌剧的精神动力下,金湘最终凭借顽强的意志力暂时战胜了病魔,走下了病床。当年秋,他的身体稍有好转,即投身到配器工作中,2015年春节,乐谱定稿。今年6月,《日出》首演,金湘观看《日出》的演出后热泪盈眶。

  追忆

  指挥吕嘉 找机会演奏金湘全部作品

  歌剧《日出》的指挥吕嘉称,23日是音乐界沉痛的一天,“中国失去了一位伟大的作曲家,金湘先生是有跨时代意义的作曲家。大概六七年前我和他认识,特别投缘。这次排练《日出》时,他天天和我们在一起,带病坚持了两个礼拜。虽然每次我们排练完他都会非常累,但是他会说自己非常开心。”

  吕嘉称:“虽然我们非常悲痛,但是金湘先生为我们留下了那么多作品,我会找机会做一次金湘先生所有作品的音乐会。他对于歌剧语言的运用非常对,对歌剧的理解甚至比现在很多知名作曲家还要透彻,而且旋律非常优美,另外他对戏剧冲突的理解非常准确,这也是很多人所不具备的。尽管他在配器的运用上可能比较传统,但是他对音乐的执着、视音乐为生命的精神是很多人无法达到的境界。”

  歌唱家宋元明 用《诀别》告别非常难过

  《日出》中出演女一号陈白露的宋元明称,这个作品给了她很大的历练。“金湘老师把陈白露的音乐写得非常扭曲,跨度大,技术上也有很大难度,就像人物性格一样,所以我在演唱时,常觉得不用再有动作,单是音乐就能很好地表现人物了。金湘老师非常直接、正直,把音乐当生命。我们做音乐作业的时候,金湘老师经常一上午、一下午地陪着,所以我也觉得要演好这个作品,才对得起他老人家。”

  宋元明透露,就在11月,她还参加了中国音乐学院举办的金湘作品音乐会,“当时金湘老师已经病重了,没能来现场,他是通过电视屏幕观看的这场音乐会。音乐会的节目单是和金湘老师商量过的,我本来以为老师会让我唱陈白露的咏叹调《你是谁》,但没想到金湘老师让我演唱的是陈白露临死前的咏叹调《诀别》,我真的非常不想用这种方式和他老人家告别,所以心里非常难过。”

  编剧万方 让《原野》色彩丰富感染力强

  著名编剧万方回忆了自己在歌剧《原野》《日出》中与金湘的合作。“我和金湘先生合作《原野》大概是20多年前。那时候西洋歌剧很少,了解的人也少,所以《原野》排练完,很多人有不同意见,提出把宣叙调改成说话,就是让歌剧有说有唱,当时我爸爸曹禺还活着,他看了排练说‘非常好’,《原野》才保持了现在大家看到的样子。金湘先生写的《原野》音乐感染力强。因为歌剧的剧本非常简单,就一个大体的框架,但是在《原野》中,金湘先生赋予剧本丰富的色彩、力量和情感,使整个作品呈现出来是非常美丽和生动的。”

  万方称:“这次再合作《日出》的时候,听说金湘先生已经生病了,但他一直坚持创作,所以我觉得他真的是将音乐视为全部的生命在做。”

  歌唱家戴玉强 《日出》后约我演《雷雨》

  与金湘合作过多次,并在《日出》中演出诗人的歌唱家戴玉强回忆:“今年6月17日国家大剧院首演《日出》,21日演出最后一场后我请大家吃饭,当时知道老爷子身体不太好了,所以跟他说有这么个小聚会希望他能来,当天他还真就来了,我们还喝了点酒。老爷子状态特别好,还和我约定接下来要写《雷雨》,让我唱大少爷,当时我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演,没想到半年老先生就驾鹤西去了。”

  戴玉强称,金湘的歌剧创作毕其一生的功力,“金湘先生创作的歌剧《原野》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而这部《日出》又是他呕心沥血创作完成的。《日出》的男高音写得很难,我也下了很多功夫,但离金湘先生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老爷子厉害到什么程度?他写的那些复杂的伴奏、和声,在排练时钢琴伴奏一不留神弹错了一个音,他立马就能听出来,这些细节都让我们感动。金湘先生一直有个愿望,让我演《原野》里的焦大星,我比较犹豫,因为焦大星比较窝囊,我那时候还和他开玩笑说我要演焦大星,谁来演仇虎呢。我非常尊敬金湘先生,他对我也非常好,现在就这么走了,我只有沉痛地悼念了。”

  教授刘青 中国音乐学院传承金湘衣钵

  金湘的学生、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刘青称,昨天凌晨得知老师去世的消息,非常伤心,“上上周我还去医院看过他,但那个时候他的状态已经不好了。”刘青说:“作为老师,他在创作上和理论上都具有极高的造诣,是一位双料音乐大师,他既有那么多的大部头作品,也有很多专著阐述他的思想,他一直把建立中华乐派当作最高理想。在教学中,他也特别注重学生的文化底蕴,他认为作曲不仅仅是一种技术,而必须要有深厚的文化功底,所以我们在和他学习的时候,他会让我们看很多中国的哲学、美学等方面的理论书籍,他把中国音乐家的底蕴素质看成是一个标签,可以说实际上他不光是一个音乐家、也是一个思想家,金湘老师的这些思想和教学理念至今一直被中国音乐学院传承,我现在自己作为一个老师,也在传承他这样的教学理念。金湘老师的精神就像灯塔照耀着中国音乐学院的所有老师砥砺前行。”

yule.sohu.com true 京华时报 http://yule.sohu.com/20151225/n432534087.shtml report 4285 金湘(资料图)2015年6月17日,《日出》首演后,金湘登台热泪盈眶。京华时报报道(记者/杨杨)在歌剧《日出》的首场演出结束后,身患癌症的金湘眼眶湿润地说:“我
(责任编辑:李治政 UK005)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