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影 Movie > 华语电影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专访《赤道》导演:不知何为主旋律 3D是尊重市场

来源:搜狐娱乐
陆剑青、梁乐民这对搭档成为备受推崇的新导演。
陆剑青、梁乐民这对搭档成为备受推崇的新导演。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 李楠/视频)2012年,《寒战》让不少观众重燃对港片的热情。也因奖项和票房双丰收,让陆剑青、梁乐民这对搭档成为备受推崇的新导演。三年后,陆梁带来一部野心更大的警匪片《赤道》,集结了张学友张家辉张震、余文乐、王学圻、池珍熙、崔始源等明星演员,跨香港、澳门、中国大陆、韩国、日本拍摄,故事讲的东亚地区遭遇超级武器危机,引出各国、地区之间的政治角力。总之,势头很劲,吊足了观众的胃口。

  可是,电影试映后很多观众并没有得到期待中的惊喜。中立者认为,这是一部用心之作,在当今港片中算优秀,但总体品质和《寒战》相比无甚突破。挑剔者有很大的失望感,因为两位导演把局布的很大,也有国际视野和野心,但成片故事却显得很散,各国之间的政治戏不乏主旋律式的处理,角色个性不突出,结局仓促,反转了无新意。也就是说,创作者自己挖了很大一个坑,但最终没填好,让观众好似看了两小时的超长预告片。

  近日,陆剑青、梁乐民接受搜狐娱乐专访,谈新片创作过程,并回应来自观众的质疑。比如,为什么非要做3D?答案是,我们自己也不喜欢看3D,但尊重市场。比如,为什么要把片名从原来的《赤盗》改成《赤道》?怎么看影片的主旋律气质?答案是,不方便回答。什么是主旋律我们不知道。

  搜狐娱乐:《寒战》据说用了五年准备剧本,《赤道》用了多久?

  梁乐民:用了五年时间也是宣发方面的同事夸张了,创作剧本的时间总不到一年。《赤道》我们从写到开拍花了九个月时间。我们从第一个电影得到一个点——香港,其实也是远东情报中心。我们就是用这个背景来发展故事的。

  搜狐娱乐:《赤道》跟《寒战》比,哪个做起来更难?

  梁乐民:永远都是你现在做的更难,做完以后觉得更享受。

  陆剑青:现在这部戏的后期比较难。因为太多效果啊、枪啊。后期差不多花了八个月到九个月做。

  搜狐娱乐:因为各个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需要权衡,写剧本有困难吗?

  梁乐民:没有太大困难,我们限定了中国、韩国、香港、澳门,到“赤道”本身这些人物的角力。我们写剧本最大问题是资料的收集方面,因为情报不那么容易找到对的人问,找到对的人他也未必告诉你。

  搜狐娱乐:比如大陆、韩国的部分,是有找相关的人聊过吗?

  梁乐民:也要跟一些熟悉韩国传统的朋友聊,因为一开始是一个小朋友的百日宴,要问他们,你们韩国传统小朋友生日的时候布置是什么样的?整个楼层是什么样的?起码让观众觉得,我们用香港和中国的角度去讲人家的故事,你肯定要让人家觉得这是韩国传统的东西。

  搜狐娱乐:电影细节做的很足,这算是你们有意追求的风格吗?

  梁乐民:细节感是让你投入的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因为细节做得对,你就有说服力。一路走下去的时候你会知道,因为之前铺垫够了,你会接受我们下来说的东西。

  搜狐娱乐:拍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陆剑青:我们这次的团队都很专业。去韩国拍要找一些中方申请去拍的场地,申请的时间很长。

  梁乐民:最大的困难是航拍的问题,我们第一部戏有航拍,第二部戏也要航拍。申请航拍才发现,香港只有一辆直升机能挂着镜头,但是这辆直升机退休了。公司来了新的一台机器,但是这个机器要重新到政府每个部门去审批,等了很长时间。为什么等了这么长时间才看到这个片?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最后我们用了另外的方法拍。

  搜狐娱乐:外界传言这部电影花了两亿人民币,有这么多吗?

  陆剑青:场景啊、爆破、动作、人工啊,团队去韩国、日本、台湾、澳门,他们的机票、酒店费啊,加起来,花的钱很多。

  搜狐娱乐:为什么要费很大劲去各个国家拍?

  梁乐民:我们的剧本已经设定了不同国家的人,所以要先交代他们的背景,要拍那么多地方。还有这个武器不是一个地方的事情,是亚洲的事情。手提武器被盗,很多地方的人追到香港去解决问题,很早之前就这么设定的,所以这是故事上要走那么多国家的原因。

  搜狐娱乐:比如最后张学友出现在日本,有人觉得哪里都可以,为什么非要选日本?

  陆剑青:他是一个国际的犯罪集团的人,他要离开。原本我们要去一个地方,王老师找他的时候,怎么样都找不到。原本的构思是找一台欧洲的有包厢的火车,但是很难找。亚洲也没有太多这种火车。北京去俄罗斯有一台,但是要坐两天,没可能我们的剧组、演员陪我们坐两天。还有是刚刚过年,春运很多人,很难借给你们拍电影,火车不够使。我们有一个朋友,他以前在日本工作,想一想,日本有一台火车,但不是你们构思的这种。我们一看,风景很美,那在这里拍。

  梁乐民:香港太小,对于一个国际大盗来说,你很难藏,很难躲。对于一个国际大盗,我们设计他的版图、能力,他走到哪里都行。

  搜狐娱乐:电影里有些剧情设计有人看了觉得蛮主旋律的,比如韩国和中国的部分,这是基于国际关系上的考虑吗?

  梁乐民:首先什么是主旋律我不知道。什么叫主旋律?我们在《寒战》拍完以后,也有人说我们的电影是主旋律,主旋律不在香港出现过。我们不理解这个意思。

  陆剑青:主旋律我们没有这个概念,主旋律是什么我不知道。你们的主旋律是什么?拍什么算主旋律?

  梁乐民:其实中国的朋友和香港的朋友和其他地方的朋友的最大分别是,国内的朋友看电影的时候他有很多解读的情绪在,有时候不是我们想那么多的。比如《寒战》的时候看到很多朋友写评论,有些写了两万字,非常厉害。我看完,其实我们故事的原意不是这样的,但是他们有一个很可爱的逻辑,分析。我享受看这个过程,也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每个人都有解读,我们尊重他,他会帮助我们之后的创作更贴近观众。

  搜狐娱乐:普遍认为群戏难拍,比如怎么平衡角色戏份的多少?

  梁乐民:故事有两种,一种是演员带动,一种是事件带动的,事件带动的电影不管演员平不平衡,戏份多少这个问题。

  搜狐娱乐:《寒战》票房不错,也拿了很多奖。《赤道》会有同样的成绩吗?

  梁乐民:未来的事情没人可以估计到。

  陆剑青:奖是希望拿的,但是我们没有对这个有太大的一定要拿的心情。像机器一样,我们今天租几十万一台过来,它有问题。你不用了,它没问题。很多事都是这样。

  搜狐娱乐:3D是你们自己决定来做,还是不得不从了老板的意思?

  梁乐民:其实3D是市场需要,看市场喽。警匪片其他地方都喜欢看2D。我们是跟着市场安排。

  搜狐娱乐:大陆很多观众不喜欢3D的,所谓的市场需要大多是强加给观众的。

  梁乐民:你要告诉发行一下。

  搜狐娱乐:比如郭子健的《救火英雄》,投资人要求做3D,但他觉得这样对电影不好,也会坑了观众,所以拒绝。你们的态度是什么?

  梁乐民:我们的态度是尊重市场,市场告诉我们怎么走。如果你有能力告诉发行商,原来国内的观众是讨厌3D的,你给他们充足的数据。他们用数据告诉我们的。

  陆剑青:因为这是一个商业的世界,永远都是从商业的出发点去弄。对我来说我不喜欢看3D,因为我戴眼镜,戴两副眼镜很辛苦的看出来。不是特技很大的片,一般都是我要很舒服的看剧情,戴两副眼镜很辛苦,会影响我看这个电影的drama。你这个问题是我们尊重每一个市场去做3D的。

  搜狐娱乐:有观众感觉《赤道》盘子很大,但有些散,没有《寒战》效果好,你们能接受这种评价吗?

  梁乐民:我们已经用了你们人生的两个小时去看电影,你们有资格喜欢跟不喜欢,这个是交给你们的。我们不能做到每一个观众都喜欢这个电影,我们尽力,我们以为收到你们的批评之后我们会努力改善我们的缺点。

  陆剑青:我们没办法,每一个人看东西都不一样,我们只有尽量拍一部电影出来,观众开开心心去看,他们觉得不会浪费他们的160块钱就OK了。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50430/n412164501.shtml report 6136 陆剑青、梁乐民这对搭档成为备受推崇的新导演。搜狐娱乐讯(哈麦/文李楠/视频)2012年,《寒战》让不少观众重燃对港片的热情。也因奖项和票房双丰收,让陆剑青、梁乐
(责任编辑:朱童曼) 原标题:专访《赤道》导演:不知何为主旋律,3D是尊重市场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