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历程

  高考: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是中戏在等他

  时间拉回到徐昂高三时。与中戏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是去打篮球,看到挥汗的男生、谈天的老外、爬满青藤的教学楼以及那个比幼儿园还小的的操场,虽然连这学校的名字都说不全,但仍滋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欢。

  其实想做物理学家

  高中时的徐昂,是个擅长数理化的好学生,多次参加奥赛,被老师和家人报以厚望。高考前夕,班长为大家分发各个大学的简介,递到徐昂手里的正是“中央戏剧学院”。

  工作:人艺的“女仆”,人艺的“情人”

  大四时,徐昂被选中与当时同届的中戏表演系女生陈好共同主演话剧《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其塑造的痞子蔡形象广受好评,被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相中,从而成了人艺历史上最年轻的导演。一毕业就进了艺术前辈云集的北京人艺,与苏民、林兆华、任鸣、顾威、李六乙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同列,徐昂成功完成了从学生到戏剧工作者的转变。

  人艺确实有规矩,束缚你,也成就你

  刚进人艺的徐昂,是不敢吭声的。他说:“人艺确实有规矩,束缚你,也成就你。比如导演说戏,无论是否有分歧,大家都要先听着,然后再质疑。我是讲道理的人,如同物理学。让我开心的是,每次跟我合作过的演员,下次还会选择跟我合作。我信任演员,可能因为我做过演员,理解创作过程的痛苦,更明白演员容易受伤害。”

  业内偶像:迪伦马特和让日曼

  徐昂谦虚地把自己所取得成绩的70%都归功于幸运,说起业内的前辈时更是满怀敬意。“我很欣赏迪伦马特,他名气最大的《物理学家》我倒觉得一般,更喜欢《罗幕路斯大帝》。在这部戏里,作者的戏剧观很豁达,不是单纯的民族主义。”“让日曼,最佩服的是他写过一个哑剧,30多个出场人物的大剧场剧目,没有台词,剧本都是由括号构成的舞台提示。我被它的文本形式震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