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啸坤:最有意思的小孩与最深刻的音乐人
               文/果子
  很多接触过王啸坤的人对他的形容都是——很有意思的一个小孩。很简单、很直接,但却包含了很多的评价。当大批爱音乐爱唱歌的小孩纷纷通过选秀踏进了这个圈子里,当他们从我们眼前耳边走马观花一样的流过,其中可能有帅的、潮的、可爱的,会唱歌、会跳舞还会演戏的,但真正算得上有意思的,少之又少。幸好,还有个王啸坤。
  06年自认为看起来不太起眼的王啸坤凭借极具感染力和爆发力的表演登上了我型我秀冠军的宝座,那一年,他19岁。3年后的今天,21岁的王啸坤发行了他第一张制作人唱片。此时再回看3年前的那场比赛,王啸坤自己也有些唏嘘。“那是我人生到目前为止发生的最大的事儿了,直接就把我整个儿的人生轨迹给改变了。一开始我绝没想过自己会做个艺人”。
新唱片:要把全部的工作和理想展现给所有人
  时隔2年零2个月,王啸坤不仅创立了自己的独立厂牌“蛋”,更终于推出了自己一手包办的制作人唱片《那些你们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喜欢的女孩》。虽然等待的时间有点长,但他正在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这样的等待是值得的。
    ·搜狐娱乐:这张唱片很有意思的就是它采用了严格的三段式结构,这个概念是怎么来的?
    ·王啸坤: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规划这张唱片。刚开始我说要做成风格跨度特别夸张的三段式,每个都不挨着。他们都说我,你疯啦,绝不可能。我说为什么不可能?其实我就是想把自己的棱角更加分明化,并不是向哪个风格妥协。我只是把我的工作和理想全部展现给大家。其实这三种风格什么都不代表,它们只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
    ·搜狐娱乐:那这三个段落哪部分是工作哪部分又是理想呢?
    ·王啸坤:其实我的大多数歌迷都会跳过第一部分直接从第二部分开始听。我觉得挺好。但你说第一部分流行音乐那肯定也是我的音乐,没人逼着我写。但音乐的功能性不一样,那是我的工作。作为一个成熟的制作人我希望尽可能去尝试不同的风格。
    ·搜狐娱乐:唱片出来有没有刻意去搜集一些别人的反应?
    ·王啸坤:有啊,包括很多乐评人提出的一些问题,我都会认真的看,有一些还挺中肯的。还有歌迷,我在变成熟,他们也一样,也给了我很多意见。其实这张唱片我们就是想做名声,名声怎么好怎么来。做一张大家觉得还不错,我们自己觉得有意思,乐评人有的写的唱片,这就够了。
    ·搜狐娱乐:都有什么问题让你觉得不满意?
    ·王啸坤:有挺多不满意的地方。这张整体来说算是制作精良,但也有很多瑕疵。比如《北京小雨了》我非常不满意那首歌的录制、不满意乐手的发挥。而且我们找了4个混音师,风格上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但这些是在出之前就预料到了的。
    ·搜狐娱乐:那你比较喜欢又是哪几首歌呢?
    ·王啸坤:喜欢《回家吧》、《POP STAR》、《征程》,另外还特喜欢《Hello Honey》。
音乐就是我的日记 唱片就是我的记忆
  王啸坤说音乐就是他的日记,那些音符记录了他去过的地方、爱过的人,还有那些已经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年少和轻狂。“应该是阶段性的回忆吧。我记得我16岁的时候总想我小学的时候,18岁的时候又想高中的事情,现在又开始想把过去的事情都综合起来。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我希望我的歌就是我的日记。我要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以免以后忘记”。
  不止是音乐,迄今为止发生在王啸坤身上的所有事情,对他来说,都是生命中的一种色彩。未来也将是值得珍藏的回忆。“选秀让我有机会去尝试很多不同的东西。拍电影、出书,这都是没想过的。但都挺有意思的。可能我写的不够好,但没关系。我做这些没想一定要有人叫好,这些东西都是留给我自己的纪念。包括这张唱片,还有我今后的唱片,都是我的记忆,而不是一张工业产品”。
 
王啸坤的音乐日记
  《回家吧》男孩小时候都会干点傻事儿,但那其实才是我们记忆里最美好的东西。录这首歌就是玩嘛。喝了点酒,自己带着监听,一边听一边不停地说。说了好多,每段话和每段话都不一样。最后剪出来的这版我觉得挺好,很温和,也最真诚、最自然。因为里面提到了妈妈,还有我的学校。这些都应该放进去。
  《二楼》那个撑着白伞的女孩,就住在我家一个楼里。那时候7、8岁的样子,特别好看、特别可爱。等去年我再回去,完全……整个就是一个被学校摧残的典型例子。那时候就觉得梦破了。
  《征程》我住过太多的城市了,十八岁之前我去过的城市就有二、三十个。自己就是那种很喜欢到不同的地方、喜欢旅行的人。写这首歌的时候我们正在巡演。每天坐着大巴车,穿梭在10个城市之间,从城市到乡间,那感觉,挺有意思的。
梦想:永远能出对得起自己的唱片
曾经有人问王啸坤:“坤少你的梦想是什么啊?”
王啸坤反问:“我也不知道,你说是什么呀?”
“拯救华语歌坛啊!”
“别逗了你!”
 
  王啸坤笑称学校不是属于他的地方,属于他的只有音乐。为此他没少和父母起争执。甚至最后一个人漂在北京,吃白菜、组乐队,过了一段颇为艰苦的日子。后来老爸在报道里看到他这一段经历的时候,也多少有些感动。“他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拼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我能做的事实在是挺微薄的。为音乐做事情也就是在为自己做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要对得起自己。”
  王啸坤曾经有个梦想是做空军,直到现在仍会不时的想起。他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放下一切东西,有充足的物质基础可以开着车周游列国。对于一个21岁的小孩来说,有再多的梦想其实都不奇怪。而对于音乐这件事,它既是王啸坤的梦想,更是王啸坤的生活。06年拿到型秀冠军之后,王啸坤也曾不可避免的膨胀过,幸好现实让他迅速找到了自己。“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有资本去和别人要求什么了,瞬间忘记了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很感谢后来的一些演出,遇见了真正人气高的歌手,才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现在可能对自己的认识越来越清晰了,我就是一个做音乐的音乐人,不是偶像歌手。对我来说我希望我的唱片不管好不好听、成不成功,起码态度是严谨的。而且我希望我能永远出唱片,而且绝不会出一张10首以下还卖钱的音像制品。因为我没办法想象音乐如果没了唱片会什么样,虽然它可能会消失,但我希望不要发生在我身上”。
转行制作人 想做最前卫的音乐
  比起做歌手,现在的王啸坤更想要去成为一个专业成熟的制作人。而他最开始对自己人生的规划,也是一个幕后的音乐人而非歌手。在《那些你们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喜欢的女孩》里,他终于过了把制作人的瘾。而且,这个瘾过得还不小。他担任了整个唱片中10首歌的词曲、演唱和制作人。应该说,这是一张当之无愧的“王啸坤作品”。
    ·搜狐娱乐:第一次做制作人,还是自己的唱片,过瘾吗?
    ·王啸坤:非常过瘾!我觉得这就是我的东西。不像第一张(唱片)那样,我都不知道该找谁发脾气。因为那张每个人都很辛苦的工作,但大家的风格差距实在太大了。而这张最起码如果有人说不好,说什么玩艺儿太难听了,我愿意担起这个责任,更痛快一点。
    ·搜狐娱乐:你之前曾说过想要转成幕后的制作人?
    ·王啸坤:肯定有一天会转的,或早或晚一定会。我现在还不是一个职业的制作人,只是在把控制作自己的唱片。所以我其实挺希望今年能拿个什么最佳制作人奖,然后就可以去骗骗小孩,说你看我多厉害,你来找我做歌吧。(坏笑)
    ·搜狐娱乐:如果是一个制作人,考量的就不能只是音乐本身。如果你的音乐理念和市场有冲突,你会怎么样?
    ·王啸坤:顺一部分,再拒绝一部分就好了。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什么。这么说可能有点理想化了,但我确实想做那种真正最前卫的音乐,我不想总是跟着别人走。但作为一个制作人,我知道我该干什么,我不会像有些人想的那样都玩自己的东西,我知道这不是儿戏,这是我的工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