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宛平:给《纸醉金迷》的每个女人都添点灵魂
               文/果子
  无论在什么时候,最受普罗大众欢迎的剧集种类里,一定少不了女人戏。在一季度大片宣传战热热闹闹之际,《纸醉金迷》的播出简直可以用悄无声息来形容。但这一点也没阻挡到观众善于发现的眼睛。因此《纸醉金迷》其实是一季度里实打实硬播出高收视和口碑的优质剧集。曾有一多年不关注内地电视的朋友深夜发过短信,兴致盎然的探讨此剧,彼时我真是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纸醉金迷》的魅力。
  张恨水的作品近年来屡被搬上荧屏,与《金粉世家》、《啼笑因缘》等相比,《纸醉金迷》透着一股子厚重劲儿。一个身家清白的美丽女子被欲望蒙蔽了双眼,抛夫弃子以肉体换取金银,最终泥足深陷、积重难返;一个平庸懦弱的丈夫意外固执的等待迷途的妻子归家,哪怕一次又一次被谎言欺骗;一个利用女人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以牟取暴利顺带报复社会的女拆白党;当然还有那一群沉溺于声色犬马、尔虞我诈的男人和女人们……这些人物交织出来的世界其实早已超过了原著所能传达出来的重庆。这一切,当然要归功于《纸醉金迷》的编剧王宛平(当然,还有已故的杨晓雄先生)。因为正是他们给《纸醉金迷》添加了新的生命力。换句话说,是他们让《纸醉金迷》和里面的人物都有了“魂”。
 
 
田佩芝和魏端本 就像武大郎和潘金莲
  田佩芝的堕落是《纸醉金迷》的主线,很多观众恨其执迷不悟、也有人叹她生不逢时。而对于魏端本,则几乎是清一色的恨铁不成钢。真真应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总会听到有人不停再问,为什么田佩芝堕落至此、为什么魏端本隐忍至此……这两个人物性格和发展的合理性,也正是王宛平力求在原著基础上更加丰满的东西。
搜狐娱乐:原著中对田佩芝这个人物基本上是完全批判的态度,那您在做剧本的时候会不会考虑到当前的实际情况做些改动?
王宛平:会有一些改动。原著里田佩芝是一个真正的反面人物,但我们写的时候,立意就是要往回拉一拉这个人。比如我们要给她找一个堕落的理由,最后还会让她忏悔等等。剧里这个女人就要比原著中的田佩芝复杂得多,它由一个清纯的女学生到贤妻良母,再到受到诱惑一步一步走向深渊,这个过程伴随着道德、亲情等情感纠结和挣扎,是有一条非常明确的心路历程的。
搜狐娱乐:那魏端本呢?这人物很多观众都替他不值。
王宛平:这部剧里魏端本确实是一个比较正面的人物。原著里的魏端本就是个其貌不扬的小公务员,老家还有妻子和孩子。田佩芝是18岁风华正茂的时候嫁给他的,他们俩的悬殊一开始就特别大。对魏端本来说,能找到这么一个美女当然特别的知足,就像武大郎遇到潘金莲。我们在写这两人的时候做了些变化,加了爱情的因素进去。所以其实魏端本会有那样的表现也比较合理。可能是因为邵峰来演的关系吧,他还是有点帅,看起来俩人没那么大差距了。
 
袁苑倾注最多心血 朱四奶奶添了魂魄
  女人戏对王宛平来说是轻车熟路,她善于抓住女人最纤细的特点呈现出她们各自的姿态。因此《纸醉金迷》中四个主要的女人的性格如春夏秋冬般四季分明,原著中的辅线变成了电视剧里精彩的主线。从原著小说里概念化粗线条的描写,到电视剧里复杂丰满的人物形象,王宛平的确在这四个女人身上花了不少心思。
搜狐娱乐:在《纸醉金迷》这么多人物里,您个人比较喜欢的是哪一个?
王宛平:特别喜欢倒是谈不上,不过我写的时候用心最多的应该是袁苑。这个人物原著里并没有明确的发展,几乎就是杨晓雄创造出来的。所以在写她的时候也是最费心的。袁苑其实有一点矫情,从被迫成为朱四的棋子到后来洗心革面,我必须让她的转变和发展合理化。要合理化就要加入很多的感情,所以我在这个人物上投入的感情是最多的。
搜狐娱乐:但是好像很多网友都感觉您喜欢曼丽更多一点。
王宛平:曼丽这种女人某种程度上是值得敬佩的。她的生命力超级顽强,像蟑螂一样。这是很多女人都望尘莫及的。一开始这个人物其实是有点没心没肺的,后来导演就和我商量,觉得还是应该给她加点灵魂,比如姐妹情什么的。和曼丽相比,我倒是对朱四奶奶的改造更大一些。朱四在原著里是个很概念化的人物,就是一个坏人。很脸谱化,基本没什么内心的东西。但电视剧里我们给她增添了很多新的东西,她的情感依据、从被伤害到复仇的心里转变、她所作所为的目的性等等,更加丰满了这个人物。可以说是给朱四装上了魂魄。
 
现实人物更易写 《纸醉金迷》里其实没爱情
  邓超曾经评价王宛平是个“骨子里很浪漫的人”。其实这一点我们从她以往的作品中也完全能够感受得到。从《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到《金婚》,王宛平笔下的主人公总能在不经意间打动观众的神经。我们感谢在这个感情越来越飘渺不定的时代里还能看到如此温暖坚定的爱情故事。但《纸醉金迷》不同,我们仿佛看见一群穿着华美旗袍洋装的人撕裂时空的间隔,用自己淋漓的伤口嘲笑当代人的丑陋。欲望是任何人都逃不脱的魔咒,这是王宛平在这个无关浪漫、甚至都无关爱情的故事里所传达给我们的东西。
搜狐娱乐:《纸醉金迷》不太同于您以往作品的风格,在写的时候有没有一些不适应?
王宛平:其实也没有。首先它有原著,杨晓雄也做了大纲,说实话我是去救场的。而且这个剧里面的人物都很真实,他们都有七情六欲,只不过有些掩藏了起来而已。写这样真实的人物反而更容易。倒是之前那些人物多少有点理想化,那样写起来还比较难。总体来说《纸醉金迷》写得还挺顺,不累。
搜狐娱乐:有些观众反映这部剧有点灰,甚至人物都没有完全正面的。
王宛平:可能因为这是一部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吧。人物可能都是灰色人物,但也不一定是反面人物。《纸醉金迷》的原著小说就很灰,当然我们在写的时候加了一些亮色进去,但整体还是比较沉重的。我觉得改编还是不应该把原著给改轻了。其实《纸醉金迷》里根本就没有爱情。
 
 
后记:
  都说原创不易,但其实改编更难。这就像是在比较究竟是在一片空地上盖房子难,还是把一栋房子推倒重建更难?王宛平写《纸醉金迷》是临危受命,用她的话说就是“救场”。杨晓雄老师的故事大纲十分简单,基本与原著无异。但他在动笔之后却完全推翻了自己的大纲,于是王宛平也只得按照杨晓雄的思路奋战下去。王宛平坦诚她对炒金、商兑这些东西不感冒,也幸亏原著对这部分内容的描写比较详尽。而她则致力于让每个人物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都趋于合理化,也希望给每个人物添上他们独有的灵魂。这或许也正是《纸醉金迷》之所以好看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