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无声的较量 电视剧编剧称王
               文/浅也
  刘德华曾经在一部不值得被记住名字的电影(就是《全职杀手》啦)里,说过一句值得所有电影、电视人铭记的台词:“再烂的电影预告片都好看”。很少有人注意到,《潜伏》的成功,其实从它的预告片播放开始就已注定。孙红雷和姚晨火花四溅的交锋,已经让观众深深记住了这两个人物,树剧先树人,观众只有认可和喜欢了人物,才会被他的命运牵动,才会爱上一部剧。
  剧本是立剧之本,而编剧是电视剧的灵魂。09年第一季度的电视剧最让人过瘾之处在于,几位中国最顶级的编剧,在利用他们笔下的人物进行着无声的较量。让观众爱上一个人物有很多方法,将男人写得英俊多金、女人写得美丽善良当然是最简单的方法。而中国的编剧们却都选择了最难的一种:性格塑造。
     一季度金牌编剧:姜伟
   代表人物:《潜伏》翠平

   《潜伏》的最大突破之处在于翠平这个人物,如果没有她,此剧的谍战戏再精彩也无法引起这么大轰动。作为大字不识的一介村姑,翠平姑娘一反村姑就得纯朴的定势,出语稍带粗俗、性格活泼主动,活脱脱现代女性风范。作为全剧活得最真实的女人,翠平无疑是全剧最亮眼的角色。姚晨的演绎更加精彩,全剧的人都在用演正剧的方法严肃认真地进行阴谋诡计,只有她在用无厘头的方式表演。
  编剧姜伟过去写过《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冯远征的角色也同样是名垂剧史的一个。说到电视剧“树人”的重要,本剧男主角孙红雷正是绝佳例子,如果不是当年那部《半路夫妻》中的角色那样讨喜,以他的外形又怎会“国民”到今日的程度。
 
   一季度金牌编剧:高满堂
   代表人物:《北风那个吹》牛鲜花

  《北风那个吹》是前几年风行过的知青偶像剧的卷土重来,与《血色浪漫》等剧中别别扭扭的女主角不同的是,牛鲜花像《东京爱情故事》中的赤名莉香一样,诚实面对自己的感情,勇敢追求心中所爱。在家中以男人为天,男人走了还能自强不息成功转为事业型。
  这个质朴、坚毅、智慧、有担当的女人,爱得坦荡、无私,甚至有点忍辱负重。电视剧的结尾,她装作哑巴保姆去照顾失明的帅子一段,又不失可爱,一把年纪了还干出这种童话故事才有的情节。牛鲜花的完美已经到了男女通吃的程度。男人爱她的贤良淑德,女人喜欢他的勇敢自强。
  编剧高满堂的作品从《家有九凤》、《闯关东》一一数来,总有一个性格突出的女性,她们的共同特点是爽快、主动还有决断力,也不失小女儿心性。这也凸显了一个编剧功力。
 
一季度金牌编剧:兰小龙
代表人物:《我的团长我的团》龙文章

  《我的团长我的团》可能是在故事上最有突破性的一部剧,与其说它的故事有创意,不如说观众没有想到这种情节(军队高层为了处理战败士兵,而一次次派他们参加送死的战争)会出现在电视剧中。龙文章亦是传统电视剧主角的异类,他甚至无法用好人、坏人来衡量。龙文章一生都在寻求一个答案。为求生存他可以二皮脸一样的行贿、猥琐下贱的告饶;但为让事情回到他认为本来的样子,他也可以甩开膀子豁出性命和日本人干。他的癫狂与神经质让他如鬼魅妖孽一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最开始以反面形象出现,再一点点展现性格上的可爱之处。这可能是最有难度的一种技巧,编剧兰小龙也处理得自然流畅。当然他的另一法宝——令万千腐女肝脑涂地的男性情谊,亦在此剧中起到关键作用。
 
   一季度金牌编剧:王宛平
   代表人物:《纸醉金迷》田佩芝

  《纸醉金迷》原著中张恨水简直恨极了田佩芝这个女人。但虽说是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电视剧总归还是要回归传统价值观和真善美的主题的。于是王宛平笔下的田佩芝同情分大增。这个天生丽质、还有些聪明的女人,没能抵过欲望的折磨选择了堕落,最终泥足深陷、积重难返。很多人痛恨她的执迷不悟,也有很多人叹她的生不逢时。
  田佩芝是自信的女人,她自信可以凭借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可惜人算不入天算,一个恰逢乱世却把自己寄托在别人身上的女人,最后只能像一粒灰尘那样被人毫不留情的弹开。王宛平一向善于写女人戏,她总能抓住女人最纤细敏锐的特点加以呈现。如果说她以往作品中的女主人公多少有些理想化,田佩芝则真正展示了她另一面的深厚功力。
  第一季度的编剧们是犀利的,也是幸运的,他们的角色都找到了最适合的演员。树剧固然要先树人,而树人又非编剧一人之功。电视剧演员与电影不同,比起表演实力,它更看重的是灵动和亲和,范冰冰尽管比赵薇更会演戏,就永远无法成为像后者成功的电视明星。
   姚晨和孙红雷献出了本季最有化学反应的荧幕表演,阎妮如此有说服力地呈现了一个“既有智慧又懂得藏锋芒”的中国女性,段奕宏和海清虽然多少有些因袭前路但也算是再创佳绩。在好莱坞电影中,负责选角(Casting)的副导演或制片,要平衡演技、名气和票房号召力等各个方面,是一项非常专业的工作,而中国的电视剧在这一方面的专业程度也已经出乎我们意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