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小龙:《团长》是命运戏和人物戏的极致
  《我的团长我的团》无疑是整个3月份期待值最高的一部电视剧。而观众对它的反响也是空前的爱憎分明——喜欢的爱到死,不喜欢的恨得牙痒痒。有人说它阳春白雪,有人说它残败破落……总之若至今你还不知道《团长》是什么,恐怕势必会被归入消息闭塞一族了。
  和《士兵突击》相比,《团长》无论是人物还是情节都做得更加极致。这也是编剧兰小龙着了最多笔墨的地方。他希望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有鲜明的色彩、都有自己的人生、都能被人记住。因此《团长》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群戏,但却难得真正的做到了每一个人物都是鲜活的。
 
 
人性:不赞成性格决定命运
  《团长》是一部人性的百科全书。这里没有纯粹的高尚、丑恶、奉献、狭隘……,有的只是最矛盾、最复杂也是最真实的人性。不知是否是为了加深这样的主题,兰小龙用近乎极致的笔法把剧中每一个人的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龙文章的癫狂与瞬息万变让人琢磨不透,但他自始自终抱定的却是最简单不过的念头——让事情回到它本来的样子;孟烦了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恶毒的攻击所有人却也真诚的爱着所有人,因为他唯一痛恨的只有自己;迷龙手比脑快,但面对老婆儿子却细心得让人起鸡皮疙瘩;不辣的乐观一根筋、郝兽医包容善良、阿译的理想主义……每个人都像一个标签,代表着一种甚至几种不同的人性特征。
搜狐娱乐:您觉得《团长》和《士兵突击》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兰小龙:应该说《我的团长我的团》和《士兵突击》完全就是两个东西。《士兵》的故事是在一个规范的世界内发生的,就是我们当前的社会。很多事都是按部就班的。但是《团长》的世界是混乱的、绝望的,那群人基本山就是在绝境中求生存。
搜狐娱乐:很多观众看完这部戏都得出一个结论——性格决定命运。
兰小龙:其实我不是特别赞同性格决定命运的观点。但是这部剧里的每一个人物还是都有自己的色彩的,而其这个色彩是适合他的人生和命运的。总体来说,《团长》是一部命运戏、情节剧、悬念戏和人物戏,它在这四点上做得非常极致。
 
战争:战争场面只是人物戏的陪衬
  “真正的战争大戏”,这是《我的团长我的团》宣传之初的一大卖点。但是不知道某些战争狂人在看完这部戏之后会不会多少有些失望,因为里面战争场面的数量和质量恐怕很难满足他们的需求。因为这并非是以用特技堆出的超炫战争场面作为卖点的电视剧,它真正要揭示的,不仅是那场残酷浩大战争的本质,更是战争中如蝼蚁般的生命的尊严。这或许才是“真正的战争大戏”这几个字真正的含义,也是《团长》真正的主题。
搜狐娱乐:之前宣传的时候就听说剧中的一些战争场面会成为亮点?
兰小龙:绝对不是。《团长》绝不是用战争场面作为卖点的戏。虽然在战争场面上我们用了很多的精力,但《团长》说到底还是个完全的人物戏。
搜狐娱乐:之前很多演员做采访的时候都爆料说你其实是个武器狂,而我们也在剧中听到了很多不同型号、眼花缭乱的枪炮名字。
兰小龙:说实话戏里面其实也没特别多先进武器的表现。你想他们就是一个炮灰团,他们能有什么先进的武器装备啊。都是一个底层到不能再底层的人了。所以我只是尽量在战争和装备这个环节上做到不要差太多就好了。
 
女人:不会超现实到脱离生活的程度
  《士兵突击》曾以“三无”作品而被人称道——无明星、无爱情、无宣传。其中无爱情的最根本原因是,全剧几乎没有女性角色,果真是部如假包换的男人戏。而《团长》也是男人戏,但很多“突迷”们却异常激动,因为《团长》里有女人、有爱情了。
搜狐娱乐:很多观众对《团长》中的女性角色很关注。
兰小龙:我听到一些人很激动的说“你们终于有女人了”,好像我们多想有女人似的。《士兵》里的世界本来就应该是没有女人的,没女人没什么了不起。但《团长》的背景是一个边陲小镇,小镇上本来就应该有女人,没有女人就太奇怪了!我们总不能超现实到这个程度。
 
群戏:好看不好拍
  有人曾总结《士兵突击》的特点是每一个人都很鲜明,无疑它是群戏的成功之作。其实相比单一主角的电视剧,群戏若是拍得漂亮更容易出彩。但难也就难在这里,这么多人物如何才能既充分表现出各自特色又不会显得分崩离析?难怪导演康红雷也曾表示,把一个人拍好了不叫本事,把一群人拍好了才叫厉害。这句话对编剧来说同样适用。
  段奕宏曾经评价兰小龙是“决不会浪费每一个出场的人物”。于是《团长》中几乎很少有观众叫不出名字的人物(除了真正的龙套之外)。
搜狐娱乐:和《士兵突击》相比,《团长》似乎出场的人物更多了?
兰小龙:《团长》是一部比《士兵突击》还要群的戏。我们几乎把所有《士兵》的演员都找来了还不够用,你说它有多少人吧。
搜狐娱乐:那之后还会做这样的群戏吗?
兰小龙:本来想《团长》是这种团队戏的最后一部了,但后来想想还是在做一部吧。还是想用原来的团队,但是一定会加一些新的因素进去。
搜狐娱乐:那这会是一部什么样的戏呢?
兰小龙:我觉得我们这群人。老康也好、其他演员也好,还都是比较喜欢创作的人。所以我会在保证投资方利益的条件下做一些比较负责任的尝试。下一部戏也是尝试,会比较邪一点。至于怎么个邪法儿,暂时先不说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