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36岁演22岁女大学生,只要刘亦菲敢演,观众就总愿意为她买单

搜狐娱乐专稿(阿禾/文 胖部/编辑)

《玫瑰的故事》开播三天便创下了30000热度值,打破了平台都市剧的热度纪录。

与剧集一样颇具讨论度的,还有刘亦菲的美貌。

此次,刘亦菲在剧中饰演的黄亦玫,是个年龄跨度很大的角色,需要从22岁一路演到40岁。这意味着,36岁的她与22岁的角色存在14岁的“年龄差”。

然而,对于“年龄差”,观众不但不反感她“装嫩”,反而认为她与角色适配度强,演出了女大学生的灵动可爱。

从《梦华录》到《去有风的地方》再到《玫瑰的故事》,近几年刘亦菲每有新作问世,都会掀起不小的声量。

而论调的核心总离不开“美”这个议题。这个议题跟着刘亦菲,从15岁跟到36岁。

这在内娱几乎是独一份的存在。

“天仙”的互文

从目前已播剧情来看,刘亦菲与黄亦玫是高度适配的——颜值顶得住,演技立得住。

先说颜值。该剧由亦舒小说改编而来。原著中的黄玫瑰,是个世所罕见的美人。尽管剧中对原著做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可“美”这个基本盘却未腾挪半分。

要想挑战这种惊为天人的美女角色,演员的硬件、软件缺一不可。硬件拼颜值,软件拼国民度,两样都具备,才能立住角色、造出声势,得到最少的反对声。

从这个角度来说,刘亦菲担得起这个角色。

再说演技。随着与庄国栋、方协文两段感情慢慢铺陈开,刘亦菲的表演也渐入佳境。

网友评价她的表演有一种“平静的疯感”。和张国栋分手后,黄亦玫回到他们曾经的小屋,把自己亲手画的玫瑰涂掉,就像涂抹了曾经的回忆。这期间,刘亦菲把情绪一点点递出,最终眼角流下热泪,带出了很强的破碎感。

和分手破碎感一样直击人心的,还有黄亦玫分娩时的极致痛楚。这也是刘亦菲第一次在作品中演分娩戏。无论是生产时的狰狞表情、撕心裂肺的呼喊,还是生产后无力言说的疲惫感,都被她拿捏得恰到好处。

更令人惊喜的是,刘亦菲还演出了黄亦玫清晰的成长脉络。

从学生时代到婚姻生活,黄亦玫的心境与情绪都在慢慢地下沉,自我认知也在一点一点地觉醒。这在她与方协文的婚姻里表现得尤为清晰,她在婚姻中被压制、被妥协,多次试图挣脱“方协文妻子”“小初妈妈”等标签,最终痛定思痛,逃离了婚姻的废墟。

准确的情绪表达和角色渐变,都看得出刘亦菲的演技进步。

而刘亦菲能在这个年纪遇到这样一个角色,也称得上幸运。

一方面,与原作中的玛丽苏故事不同,剧中为黄亦玫设定了更清晰的成长脉络,出现了很多考验情商的“女性高光时刻”,很可能给演员带来有共鸣度的角色滤镜。

另一方面,无论是角色的高知背景还是成长轨迹,与刘亦菲都有颇多契合之处。比如黄亦玫的父母是清华教授,现实中刘亦菲的父亲安少康也是武汉大学法文系教授。

戏里戏外,刘亦菲与黄亦玫形成了有趣的互文。这使她饰演黄亦玫,看上去更像是对自己既往成长的回顾、提炼与总结。

戏里,黄亦玫被“定格”为美人;戏外,刘亦菲也被“定格”为“天仙”。

放眼整个内娱,很少有像她被如此“定格”的女明星。

“天仙”一词,原是黑粉们给刘亦菲起的黑称,源自张纪中为电视剧《天龙八部》选角时说的一句话: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这种“油腻宣言”,观众原本并不当真。熟料《天龙八部》《仙剑奇侠传》《神雕侠侣》三部作品相继播出,竟让刘亦菲把“天仙”一词坐实成了赞誉。

《天龙八部》里,她是清纯脱俗、才气满满的“神仙姐姐”王语嫣;《仙剑奇侠传》里,她是温柔可爱、天真善良的赵灵儿;《神雕侠侣》里,她是白衣飘飘、面容清冷的小龙女。

十八岁之前的刘亦菲,就用这三个角色满足了很多人对仙女的幻想。

但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演员,这未必算得上好事。

由于仙女大多是“静”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这也就意味着演员无需付出太多精力去琢磨角色,不需要去仔细地给角色抠眼神、抠动作、抠行为逻辑。

于是长此以往,因着这种美貌滤镜,刘亦菲一度局限到了一个统一的表演模式里。就像金庸指出的那样,她的表情总是大同小异,不敢大哭,生怕影响美貌。

“天仙”这个称呼,既是观众对她的肯定,也成了她的无形枷锁。

那些年走过的弯路

当意识到“天仙”设定可能成为一种阻碍,刘亦菲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去进行“自毁式转型”。

这种“自毁”主要表现在两方面:

一是突破式选角。敢于尝试一些未尝试过的角色,比如电影《烽火芳菲》里的农村寡妇,《二代妖精》里的凶悍狐妖,以及《夜孔雀》里与三个男人有不伦恋的女学生。

二是“自杀式”拍戏。拍打戏经常不用替身,身上经常遍布淤青,无论是《露水红颜》里的撞车戏还是《花木兰》里的动作戏,都由她亲自上阵,身心饱受考验。

但没有演技托底,这些不可能带来真正的改变。

2008年拍完《神雕侠侣》后,刘亦菲开始转战大银幕。

但大银幕不仅放大了她的颜值,也放大了她的演技短板。

比如主演《恋爱通告》时,全素颜出镜的她依然能让观众为美貌惊呼,但也有不少观众认为其“角色形象单一,演来演去一个味道”。

2008年后,在她担纲女主的电影里,豆瓣评分及格电影只有《鸿门宴传奇》和《恋爱通告》两部。其他电影口碑大多在四五分左右徘徊。票房表现更是惨淡,以至于她本人一度被视为“票房毒药”“烂片女王”。

到2020年的《花木兰》,电影梦算是告一段落。

《花木兰》反响平平,有妆造、剧本、东西审美差异等各方面原因,但与刘亦菲的表现力亦不无关系。电影里的她,虽素颜出演,但还是端了几分仙女架子;一旦遇到一些考验演技的情绪戏时,她就会陷入五官不知如何摆放的状态。

直到2022年凭《梦华录》回归小屏幕,刘亦菲中间用了16年时间在大银幕“试错”。对女明星来说,这个试错成本无疑是高昂的。

但正如老话说的,人生的所有经历,都是一种财富。

16年的大银幕生涯,让缺乏专业训练的刘亦菲屡屡碰壁,却也以一种残酷的现实教学,逼她完成了一定的自我进化。

谁能想到,刘亦菲放在电影里缺乏表现力的演技,放在古偶剧里却堪称清流?

《梦华录》中,刘亦菲演出了赵盼儿的心思细腻。赵盼儿发现自己爱上顾千帆后,刘亦菲用无奈委屈的眼泪,带出了角色暧昧状态下的悸动与不安。

凭借剧中演技,刘亦菲数次登上了热搜。不少声音会认为“刘亦菲演技好像没那么差”,“跟如今的流量演员一比,胜出了一大截。”

但正如老话说的,人生的所有经历,都是一种财富。

16年的大银幕生涯,让缺乏专业训练的刘亦菲屡屡碰壁,却也以一种残酷的现实教学,逼她完成了一定的自我进化。

谁能想到,刘亦菲放在电影里缺乏表现力的演技,放在古偶剧里却堪称清流?

《梦华录》中,刘亦菲演出了赵盼儿的心思细腻。赵盼儿发现自己爱上顾千帆后,刘亦菲用无奈委屈的眼泪,带出了角色暧昧状态下的悸动与不安。

凭借剧中演技,刘亦菲数次登上了热搜。不少声音会认为“刘亦菲演技好像没那么差”,“跟如今的流量演员一比,胜出了一大截。”

她的这种优势,不仅表现在网播市场,在台播剧领域更是一马当先。

毕竟,对父母辈观众来说,看剧不得看个明星熟脸?

而眼下的大剧资源,哪怕是平台自制剧,在选角方面,亦要兼顾台播收益。于是刘亦菲的优势便锋芒尽显。

刘亦菲的无可取代,还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她的颜值或是性格。

虽然我们不主张颜值内卷,但客观上内娱近年来“审美降级”的争议确实存在,而刘亦菲作为一种符号化的存在,真切地让颜值具有了市场价值。

另一方面,刘亦菲那种“不在乎”的性格,在内娱也堪称异类。粉丝们对女明星的要求一向严苛,从头细致到脚:身材要瘦削,代言要高奢,接戏频率要密、“抠脚时间”要少……

可刘亦菲却不被这些条条框框所束缚。无论是她早年的“叛逆言论”,还是她近年来对身材争议的0回复,都彰显出了她恣意的态度。

在“全民玩梗”时代,这种作风获得了粉丝和路人们的格外包容。

而属于她的低调和清醒,在当下也算得上独一份。

20多年过去,提起刘亦菲,她仿佛还是记忆里的“天仙”,是永不褪色的“神仙姐姐”。但当行业重新回到内容赛道,刘亦菲重新回到了舞台前沿,属于她的新时代,依然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