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大博弈》这样的工业史诗剧,请再来一打

原标题:《大博弈》这样的工业史诗剧,请再来一打

2022年11月16日 刊| 总第3057期

《大博弈》是当下荧屏上的一个异类。

真正深入摹写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关系的剧不多,它是一个。把剧名起得雷霆万钧又充满悬念的剧也不多,这里头有故事。

《大博弈》的剧名是编剧周梅森起的。剧本好写名难定,创作时想了很多名字,都感觉不熨帖。后来他无意中看到了一句话:“平衡博弈,没有输家”,被触动了。于是,“大博弈”成为书名、剧名,从小说到剧集一直沿用下来。

周梅森是深入过国有企业、政府部门和资本市场的作家,写中国制造业的风起云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韩晓军是刻苦研习过正剧,独立创作有成的导演。耀客传媒是敢于在非市场热捧题材上重磅落子、另创乾坤的公司。

三方联手,有了这部不同寻常的《大博弈》。它有着戏剧本身该有的跌宕起伏,可以稳定看客的基本盘。它所写的改革者冲锋陷阵和制造业翻云覆雨,又以稀缺性吸引了众多趣味严肃的“非主流”观众。

题材因稀缺而珍贵

经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早已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里头,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国有和民营的混合所有制企业都立下了汗马功劳。

改革没有浪漫曲。改革既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也是打破守成思想的冒险,以及建章立制的创造。这里头,英雄豪杰博浪潮头,公司企业沉浮兴衰。无穷无尽的故事,大把大把的血泪。

影视作品一直是改革开放的参与者和记录者。以工业题材而论,从早年间的《血,总是热的》,到后来的《车间主任》,再到近年的两部《大江大河》,都是触及了真问题的优秀作品。

但也不得不说,随着剧集形态的流变,观众趣味的更迭,以改革者为主角的工业题材电视剧少了。这座关及国家发展和社会民生的题材富矿,有些门庭冷落。

个中缘由一言难尽。但坚守者愈显可贵,而在坚守中生成的作品更见光彩熠熠。

《大博弈》创意的萌生比《人民的名义》《突围》要早,可以追溯到本世纪初。当时,改革开放进入加速期,资本市场的变化非常大,出现了“小蛇吞大象”的案例。周梅森把创作的注意力由反腐转向了制造业和企业家。

周梅森创作的以孙和平为主人公的小说有两部。2009年出版的《梦想与疯狂》,关注股改对股民利益的侵犯,制造业在书里面一笔带过。

小说出版后,他接触到更多的中国企业家,了解到他们的奋斗经历。他觉得自己有些本末倒置了,股改不能决定制造业的命运,是孙和平这样的企业家带领企业走出困境,创造出一个个产业奇迹。于是他重打锣鼓另开张,写了全新的《大博弈》。

大博弈至少有两层意思:首先当然是股权博弈。

剧中开篇就濒临破产的地方国企北方机械公司经历了股权的博弈,形成了大型国企微弱优势控股+职工持股+市场投资者持股的格局。

继而是民营企业红星重汽的股权成为博弈的重点,家大业大的汉重集团、今非昔比的北方机械,以及跃跃欲试的国际大鳄,都对这块“肥肉”虎视眈眈。

第二场博弈推动之下,第一场博弈又有了续篇。第一场博弈的演进,又彻底改写了第二场博弈的结局。目前底牌还没有揭出,但可以想见这应该是一个北机反客为主,“小蛇吞大象”的励志故事。

第二层博弈发生在制造业做大做强,屹立于世界制造业之林的过程中。

厘清股权是为了更好地发展,正确地确立股权就能保护先进生产力。有为者赋能企业,才能振兴实体经济,才能持续地创造就业和装备世界。

这样的题材,这样的故事,呼应着时势,构建着未来。

工业因戏剧而生动

工业题材价值连城,实也难写。

剧集市场中为什么充斥着小情小爱的日常书写?除了观众的牙口啃不动“硬物”的原因之外,也是因为爱恨情仇容易写啊。虽然写出花儿也难,连缀成篇、有所输出不难做到。

那么问题来了,简单的情感纠葛和善恶驱动容易套路化。时间久了,带累剧集这门文艺形式选材越来越狭窄,选题越来越趋同,内容越来越苍白。

观众总是喜新厌旧的。要么在题材上向新的领地进军,这是大开大合的办法;要么在手法和视角上花样翻新,这是微创新。

题材出新又有两途,向热点难点焦点痛点去,或者向专业化的方向去。《人民的名义》以前一条道路为主,《大博弈》以后一条道路为主。

将戏剧冲突附着于专业问题之上,戏剧因此而厚实,专业因此而生动。《大博弈》的前半部分,制造企业的此消彼长是叙事基底,股权博弈是戏剧抓手。

故事开篇时,生产发动机的地方企业北机连年亏损,濒临倒闭;爬坡阶段的民企红星重汽资金短缺,求助于宏远系资本;生产整车的大型国企汉重集团则兵强马壮,还得到了省里给的上市指标。

北机投身汉重集团旗下,得到一笔救命钱。红星也以股权换资金,得到了宏远系的助力。

三年之后,北机在董事长孙和平(秦昊 饰)的带领下扭亏为盈,赴港上市,成为明星企业。而汉重集团则负担沉重,举步维艰,不得不靠北机“输血”度日。

红星重汽已是市场里的一方重镇,但持有红星大量法人股的宏远系却陷入“非线性迷乱”,暗藏着多米诺骨牌式的崩塌危机。

仅仅三年,重汽行业格局天翻地覆。优秀企业家的能量有多大,民营经济的成长性有多强,僵化的大型企业的内耗有多重,剧中没有直接写,但可以清晰感知到。而野心勃勃的资本玩家能捅多大娄子,则是书写的重点。

北机想要摆脱沉重的负担,进一步做大做强,一统重汽江湖。但汉重集团董事长杨柳(谭凯 饰)早已窥破“孙猴子”的用意,一再敲打不管用,干脆翻手把他压在五行山下。孙和平虽然暂时落败,仍在酝酿更大的反击...这条线上是太极缠斗。

宏远系当家人刘必定(田雨 饰)生活上如同花花公子,生意上行走在灰色地带,一路支持红星重汽成为行业重镇。他的钱来路不正,暴雷在所难免。与孙和平的股权交易不成,妻子、盟友更“落井下石”,一个资本巨人轰然倒下...这条线上是刀枪并举的恶斗。

在这些以专业术语开路的缠斗和恶斗中,剧中人的个性风采尽出。

孙和平是打冲锋的改革者,有着惊人的创造力和铁血的执行力。这样的人能开创灿烂的事业,也容易中箭落马。

秦昊有意识地避开了叱咤风云的能人定势,奉献了一个貌似多有妥协,实则坚韧不拔的企业家形象。

杨柳是稳健型的掌舵者,有着宽广的格局和枭雄般的手段。这样的人能为改革者保护侧翼,让他们发挥所长,但也无力突破既有的掣肘,有时会成为落后生产力的保护者。

谭凯的表演文雅中透着杀气,老到而不乏果断,把一个身陷复杂局面,内心也相当复杂的人物演得生动淋漓。

刘必定是乘风而起的冒险家,人性中的贪婪和赌性在他身上体现较多。这样的人能成为实业家的鼎力支持者,也能让众多的集资人和小散户血本无归。

田雨自带的喜感冲淡了这个人物身上恶的气息,但资本大鳄的猖狂和可悲依然一览无余。“反面教材”总是拥有更多彰显欲望的自由,刘必定因此而更显立体。

在最新两部作品中,周梅森连续用了“同门三兄弟(妹)”的结构。《突围》中的齐本安、林满江和石红杏是一个工人师傅教出来的仨徒弟,后来人生歧路。《大博弈》中的孙和平、杨柳、刘必定是同窗就读的“汉大三杰”,这次没有板上钉钉的反派。

而其他人物的布局也围绕汉大的同学关系展开。孙和平的CP钱萍(万茜 饰)是他的发小,也是汉大的师妹,刘必定的妻子祁小华(张萌 饰)是汉大的校花,杨柳的妻子秦心亭(柯蓝 饰)是汉大的学霸。

这六个人在事业上进行博弈,同时又有着复杂的友情和爱情关系。这既是一幅缩微的社会关系图,又是紧紧扭结的戏剧螺旋。可以说,写小说出身的周梅森已深谙戏剧三味,把一个既抽象又复杂的故事写得举重若轻,张弛有度。

其他的几个人物,杜源扮演的老书记钱建国、褚栓忠扮演的汉重集团总经理周到,已经充分显现了他们的个性。而李洪涛扮演的红星老总任延安、刘琳扮演的省国资委主任陈丽娟,大概还要在后头发挥关键作用。

这部剧没有写太多普通职工,剧中人也没有多少“烟火气”,但他们在工作中展露了复杂的内心世界,同样是“圆形人物”。

结语

社会财富由企业创造,就业岗位由企业提供,企业是经济发展的基石,企业家的故事值得大书特书。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是实体经济,制造业百转千回的来路值得文艺作品记录。

《大博弈》讲了一个企业借资本的翅膀,实现逆风飞扬的故事。这既是制造业的故事,又是资本的故事,也是关于人的故事。

三位主人公从不同的角度为中国制造业做出了贡献。然而他们都是甲方型人格,好人之间的斗争同样激烈,必须在市场中分出胜负。而市场经济必须是法治经济,一个人开创多大的事业,取决于他的雄心、能力和对规则的善用。

昨晚,《大博弈》播到19集,接近全剧的一半。“三国杀”胜负尚在未定之天,我们继续看戏。

文/李星文

往期推荐

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历史消息

↓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山西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