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王心凌抢得C位,回眸“浪姐”三年,限定团的概念却被逐步做空

原标题:王心凌抢得C位,回眸“浪姐”三年,限定团的概念却被逐步做空

又一年“浪姐”收官,不知不觉看过三年。

8月2日凌晨1点,当王心凌带着三代姐团一起亮相赛后发布会时,曾经的许多激动都变成了平淡,自嘲穿得像个火龙果的谭维维说,“困懵了”。

从2020年9月4日到2022年8月2日凌晨,两年时间不到,三代“浪姐”出炉。

姐圈的风浪要比想象里更叱咤,只是都藏在时间的快速更迭里。

初代姐团:宁静亲手敲碎成团概念

在“浪姐3”的总决赛上,那英和宁静作为陪伴的师姐也各自拿了奖杯。

发言里,宁静小声嘟囔式的告诫所有姐姐,千万不要在舞台上说不想成团之类的话术,只能在心里想一想,毕竟时不再来。

这句话瞬间让人回到2020年9月4日晚的“浪姐1”总决赛,拿到C位的宁静看着郑希怡、王霏霏、阿朵等人未能成团,当众黑脸,直言自己不想成团。

那年的宁静充满野心,早在总决赛开始前就在接受樱桃采访时表示自己参加“浪姐”只为C位而来,她并不遮掩自己的欲望,就是想要赢。

恰是这种野心,让姐圈成团的概念更具吸引力。

但也是宁静将这种期待值一点点打破,除开说自己拿了第一不想成团,她在总决赛当晚的后台直接开怼李斯丹妮、张雨绮、万茜和黄龄,笃定自己不想成团,认为对方已经穿上队服孤立自己,并用“熟悉的陌生人”来形容彼此,不睦的气氛让现场落至冰点。

因此,成团既解散的话题也在当时成为了焦点。

经过各种猜测,2020年第四季度,初代姐团还是凑在一起拍了团综《姐姐的爱乐之程》,还一同合体亮相芒果跨年。

只是零点钟声刚过,宁静在后台直接宣布解散,初代姐团X-SISTER刚进2021年,在完成第一次合体舞台后,就原地解散。

宁静的两次反复,让姐圈成团的概念成为了空谈。

因此,她在“浪姐3”看见孟佳、李斯丹妮和金晨后不断感慨X-SISITER要重组,却让孟佳直接追忆在跨年晚会后台,看到宁静宣布解散时泪如雨下的画面,曾经的阴影不言而喻。

都是已经成名多年的女明星,要凑个女团是“浪姐”最大的噱头,外界都在好奇如何才能让这些习惯各自为战的女明星能够彼此磨合协作,宁静一锤子就敲碎了它。

如今50岁的宁静懊恼自己48岁时太年轻,不懂成团的意义。

有一说一,宁静虽然让姐圈成团变成了随机且随性的事情,但“浪姐1”时,每个女明星为了成团的拼是真实的、

总决赛当晚,黄晓明接受樱桃采访时自曝在后台看到王霏霏的母亲和蓝盈莹落选后泪奔。

就算宁静站到C位后黑脸说不想成团,也清晰可见她心疼身边队友的心情,她对于占据更多出道位是渴望的,这就是看重成团本身。

只是,后来的她太红了、档期太满,没时间和其他人排练,所以干脆散团单飞。

二代姐团玩平衡

“浪姐1”并未上演女明星版《甄嬛传》,这也为第二季的姐妹情深埋下伏笔。

有了第一季的出圈,“浪姐2”的阵容算是摸到了综艺的天花板,那英、张柏芝开局就跨过了王菲和谢霆锋的芥蒂;

周笔畅、容祖儿、王鸥、杨钰莹、陈妍希这些名字也都个个响亮。

中间加了一轮突围赛,杨丞琳半途入局,曾黎这种极品美人也只能打了个酱油。

贵妇金巧巧因为镜头少,都气得忍不住暗讽节目组看人气来决定出镜率。

这就是爆红之后的效应,比起第一季时邀请女明星轮番吃了闭门羹,“浪姐2”开始前,连端水大师黄晓明都说他身边的女明星们纷纷抛来橄榄枝,姐圈成了个香饽饽,资深女星们都想要参赛。

但是在这一季比赛里,清晰可见的是,那英练了一季,甚至躲在厕所里抹泪,但最终舞台表演的成效平平;

张柏芝被那英拉着教声乐,但该跑调还是跑调,绝佳的颜值是不朽的门面担当,但真不能唱也不能跳。

所幸,整季节目让人记住了那英的喜剧人身份,记住了张柏芝的大大咧咧、记住了周笔畅原来是个干饭刺客、记住了杨丞琳和容祖儿的拼。

悄然之间,“浪姐”能够帮这些资深女星立标签,隐藏技能被放大。

关于成团,态度最激烈的当属那英,总决赛当晚,她请了肖战、沈腾、黄渤等大半个娱乐圈下场助威。

但在总决赛时,杨丞琳在出道感言时感慨自己没有找任何艺人来打call,因为觉得尴尬,甚至连老公李荣浩有意助威都被她拒绝。

这番言辞说来无心,但却完全可以对上她身边的那英,连颁奖的李斯丹妮和万茜都开始窃窃私语。

最终拿下C位的那英直接开腔回应了杨丞琳,认定自己出道以来从未求人,而这次求人拉票,是因为担心自己进不去前七名,因此决定下场求援,她希望可以以后也能让身边人找她帮忙。

一来一往倒没有伤到姐姐们的和气,但是姐姐们之间的暗涌还是清晰。

2021年4月7日的成团夜后,那英在后台采访直接认定团体应该有两个队长,自己是声乐部分,周笔畅则是舞蹈部分,言辞之中悄然做了平衡,也验证了她对于团队分工已经有了预想。

只是成团即解散这句话对于二代姐团算是一语成谶,成团夜当晚的发布会成为姐姐们出道后的最后合体印象。

那天之后,她们各自奔忙,再未集体聚齐,团综、舞台全部都打了水漂,但每个成员都资源暴涨,综艺和商务都接到手软。

哪怕是没能成团的张柏芝、陈小纭等话题选手,都综艺接到手软。

名利双收,是姐姐们乘风破浪的回报。

只是,对于那英来说,只怕是有点失望,所以她在“浪姐3”的总决赛上忍不住对着这些后辈感慨:“成了团,也没什么用”。、

果然还是心直口快的那英,一语道破的姐圈的转变,但她立即调转话锋,认定成团无用,但收获了特别珍贵的友谊,还有自身散发出来的能量。

将成团的意义从组合变成女性之间的鼓舞,那英算是点出了姐圈内核的转变,她没说的是,鼓舞之外,翻红、自我突破、捞商务也都是姐姐们更真切的获得。

三代姐早已看淡成团

“浪姐3”开锣,节目组也没有料到请回了那英和宁静来上演宫心计,结果却是王心凌穿着校园款服装搭配《爱你》点燃了气氛。

在第一期节目里,默默洗碗的王心凌突然就成了回忆杀鼻祖,一群80后、90后的中年人记忆回春,不顾发福的身材也要跟着跳起来,魔幻场面成为现象级。

对比第一季时女明星们之间还有微妙,第二季时张柏芝无限示好那英,第三季的女明星们从见面就亲如一家人,哪怕是情敌碰面,哪怕算是语言不通,这些都可以快速被快乐友好的氛围融化。

曾经撞衫都能翻脸的女星圈,如今的姐姐们见面就已跨过曾经娱乐圈的爱恨情仇,一秒立即姐妹情深。

不闹脾气、彼此协作成了女明星们之间的默契。早在那英说出“成团没什么用”这句话前,女明星们显然都深谙了此理,有人为了翻红,有人为了戏约增多、有人为了跨圈,总之,姐圈破浪一次,大家各有目的,却并不彼此妨碍。

这并不是诟病节目,而是姐圈的姿态发生变化。因为2020年的“浪姐”横空出世时,爱豆圈的女团风潮正盛,各种限定团陆续亮相,但基本都是匆匆几个亮相后就开始各奔前程,这也验证了限定团在内娱就水土不服,更何况如今的限定爱豆团已经全部毕业,已成绝版。

新人都尚且如此,已经看过娱乐圈腥风血雨的女明星难道不懂?成团不是目的,如何通过节目换来观众的认知和好感才是姐圈的价值。

目的清晰,女明星们又何必宫心计。

虽然节目组将出道名额增加到十人,虽然目前已经传出于文文、张俪等人或将录制一档海边经营酒馆的真人秀等等,但是这都不限于必须要成团才能拿到的资源。

8月2月凌晨,“浪姐3”尘埃落定,王心凌稳站C位,谭维维、郑秀妍、于文文、蔡卓妍、钟欣潼、张天爱、郭采洁、薛凯琪、唐诗逸纷纷出道,整体名单和外界预估的大差不差。

十个姐姐穿着死亡芭比粉套装亮相后台,虽然真的刺眼,但齐刷刷得很有女团气势。

采访中,大家都显然看淡了成团的概念,自嘲穿得像个火龙果的谭维维感慨以后未必还会参加真人秀,蔡卓妍和郑秀妍如出一辙地表示应该要休息休息。

蔡卓妍直呼不用练舞的日子是幸福的日子,姐妹们以后有机会可以聚起来约饭唱K。蛤,难道不是应该一起去营业吗?

娱乐圈里女团们出道后马不停蹄开始跑场,姐姐们已经想好如何下班。

目前被爆出在筹备的节目,虽然被认为是“浪姐3”的团综,但没有凑齐十人全阵容,而且也并专门提供给已经抢到出道位的姐姐。

所谓成团之夜更像一场仪式,细看姐姐们的社交平台,商务内容琳琅满目、演出活动几乎满档,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收获。

Ending

看过三年“浪姐”,如果一定要说第三季有什么遗憾,那就是刘恋和薛凯琪的《梦中人》没有拿到最佳舞台奖。作为整季节目里最出圈的秀,有种遗珠之憾。

但想想也无所谓了,大家都真情实感被代入,曾被惊艳,就已足够。

就像薛凯琪说,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刘恋,接来下希望大家都能多接受她们的新歌、新作品。

姐圈抛砖引玉,最终照入事业版图飞升,这才是姐圈的双赢。

成团概念已经被做空,但“浪姐”的意义却并未消散,这些已经出道的女明星无论目的为何,都展露了她们拼尽全力的过程,这个真的很美好。就如同宁静说,这些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自成一团,不必强行成团。

除开摘得C位的王心凌,刘恋、徐梦涛、张蔷、黄奕、张俪、张歆艺甚至是黄小蕾、吴莫愁,这些没有抢到出道位的女明星,都展露出了自己的个性,让外界都认识到了她们的另一面,这就是意义。

荧屏给30+女明星的露脸机会是不多的,这个节目的贵重并非成团出道,而是让外界看到30加的女性不缺努力,也不缺才艺,缺的是被看到、被放大。

让每个人都能solo出精彩,这比起成团的意义要可贵。所以,如果要办第四季,其实可以不用弄组团出道的概念了,反正好看的是过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湖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