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33
上网只花6毛钱
首页- 邮件- 短信- 商城- 搜索- 新闻- 体育- 财经- IT- 女人- 生活- 健康- 汽车- 房产- 旅游- 教育- 求职- 出国- 校友录- 游戏
明星追踪影视天地音乐无限霓裳艳影日韩先锋欧美流行专题聊天专访视频漫画宝动漫只约陌生人
财神占卜
性别:
出生时间:
春暖花开GGMM激情相约
无限量手机短信储存站
听得到的幽默让你开怀
短信追踪美伊最新动态
[张信哲] 舍不得对不起
[陈慧珊] 怕你怕我怕
[那 英] 醒时作梦
诺基亚经典大图 诺基亚经典大图
诺基亚经典大图 诺基亚经典大图
  本版最新内容
·如果不做歌手就当包工头 阿杜自称不想演戏(图)
·史可:我的爱情像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
·央视名嘴王小丫抖落小秘密:诚恳是我的底牌
·张元是个“老流氓”?赵薇:他的确很肉麻(图)
·“火车”即将驶出 孙周巩俐孙红雷畅谈电影梦想
·相知到擦肩而过--焦晃追忆与李媛媛的往日情(图)
·大方承认恋情 陈琳:感情是我的动力和支柱(图)
·谈电影不要谈绯闻 郑秀文:结婚当天一定要吃饱
·敢言 反叛--黄秋生: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图)
·坦然面对流言蜚语 李亚鹏:不想被捆住翅膀(图)
 更多...
 
首页 >> 娱乐 >> 明星追踪 >> 人物专访

老夫少妻的相处之道--英达采访李双江梦鸽夫妇
2002-02-07 12:04:46    北京青年报

  当年,梦鸽只身闯荡京城,既是未婚也没有男朋友,那个时候她拜了几位大师,金铁林、李双江、邹友开,但听来听去,李双江声音最嘹亮,身板最挺拔,模样最像老干部,1990年,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要知道,李双江196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此时离梦鸽在湖北出生还有三年时间。70年代中,李双江因《闪闪的红星》中的主题歌《小小竹排向东流》而一炮走红时,梦鸽只有10岁,那么,这对老夫少妻构成了一个怎样的家庭呢?

  ■采访人:英达

  ■被访人:李双江、梦鸽夫妇

  ■梦鸽和李双江从相识到相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英达(以下简称“英”):坦率地讲,你们最不喜欢对方的什么行为?

  李双江(以下简称“李”):她除了太爱干净以外,没有什么毛病。还有,梦鸽对孩子太溺爱,我也有一点意见。

  梦鸽(以下简称“梦”):他毛病挺多的,我觉得。比方说,回到家里不爱穿鞋,我一直特别不理解,就是再干净的家也应该穿上拖鞋吧,可他觉得没事。

  李:不穿鞋会有一种解放感。

  梦:是很舒服,但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时候来一个朋友,他去送客人,可能太集中精力了,几次都是穿着一只鞋就出去了,等我们发现,他已经走到大门口了。

  英:当初你们是谁追谁的?

  梦:实话实说吧,反正大家都知道,那时候他经常到大学里去找我,反正同学们都知道是这样子的。

  英:你的意思就是说他追你?

  李:当时我在中央音乐学院兼课,有四位蒙族男高音,他们就给我们推荐说,李老师,有一个非常好的女高音,唱得也好,人也很好。后来突然有一天,这四个特别殷勤,到楼下接我来上课,并说,李老师,今天无论如何你要满足我们的要求……到了课堂,推门一看,坐着一位女孩,梳了一个马尾头,很朴素,穿了一条牛仔裤,一双靴子,一件红羽绒服。我听了一下,她唱得确实不错。当时我正在春节晚会做事,正好找一个唱山东民歌大拜年的演员找不到,我听完以后觉得她嗓音音准节奏、形象都不错,是一个很好的民族唱法的女高音,而且在中国音乐学院学得也很好,但是我脑子里想的是节目,后来为什么四年以后就走到一起了,就不知道了。

  英:你讲了这么一个复杂的故事,但对方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李:她很努力,很热情,很敬业。我很感动,确实很感动。

  英:你就爱上她了,对吧?

  李:不,何必非得那么具体。

  英: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这个词就不能说出口吗?

  李:不是这个意思,很自然,一切在自然当中的情感就美丽,任何一点勉强或者是强加于人的东西就不舒服。

  英:在你们的婚姻当中,你们觉得自己最像哪一种动物?

  梦:我像狗,看家的狗,忠诚、善良、本分,还守家。

  李:一个家庭光有狗看家还不行,还得有人在外边努力,给家里做很多贡献,什么东西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看我像马。要出力气,要维系这个家庭。

  英:如果离婚,你们将如何分割财产?

  李:在我的字典里头就不想有这种东西,你问梦鸽吧,看她怎么打算。

  梦:没想过这个问题。

  英:这样吧,假定我离婚了,你帮我出一个主意,怎么分比较好?

  梦:我要是你的话,既然离婚了,没有感情了,还要那么多财产干什么呢?人都没有了,要那么多东西干什么,是吧?

  李:我觉得要是真有这种情况的话,作为一个男人,应该将全部财产都留给女人,大男人再闯去吧,男人总比女人好过些,这样,将来走在马路上,脚底下也硬朗一点。

  英:但是这个假设实际上折射出了李双江老师对于金钱的态度。

  李:钱虽是万恶之源,但是油盐酱醋茶、孩子上学、老人需要关照都需要钱,怎么看待钱呢?我们现在生活得挺好,一旦怎样,把钱要看淡一点。我告诫全世界的男同胞,万一遇到这种事情,请站得高一点,手松一点,情感多一点,这时候跟自己原夫人弄来弄去一点意思没有,好的就出去再挣,别跟自己老婆在家里吵来吵去。

  梦:钱多多花,没有少花,但是钱买不来感情,你物质再丰富,家再美丽,再漂亮温馨,可是你没有人,这代替不了情感,而且钱是赚不完的,差不多就行了,反正也够吃够喝,也能工作,这样,家里也比较安宁,没那么多矛盾,可能钱多矛盾也会更多。

  ■梦鸽有时不知道丈夫日常的安排起初有抱怨,但后来就习惯了

  英:前两天安排你们做节目时,给我们的感觉好像梦鸽不知道他平常的安排?

  梦:是,因为他现在不单纯是像过去那样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从事教育工作,另外还有很多行政上的工作,还有每年同学们的比赛、招生、毕业生分配工作等等,我觉得好像有做不完的事,他也没有一个规律。

  李:我今天第一次觉得我太太比较了解我了。

  梦:不是第一次,我都跟人家这么讲。

  李:我很少能够按时下班,我家里的事几乎全是我老伴儿管。我基本上不管家里的事。

  英:就算他名气再大,现在又是身居要职,将军了,但是他还是个丈夫,他经常不在家,有好多事情需要商量或者直接需要丈夫来办的事情,他又不在家,你会有什么感觉?

  梦:大多数时候,我们常常是电话遥控,相互用电话商量得多一点。因为每天我的工作也不是很规律的,也经常外出,即便回到家,我们也很难凑在一起吃顿饭,我觉得已经很正常、很习惯了。

  李:家里的事我还是能做都做了,我儿子有一句话很到位,说,有了困难找警察,要买东西找爸爸。他的话让我听了以后很舒服,很高兴。我觉得做丈夫要了解妻子所想、所急、所需。六年前她想读研究生,我支持,我也想,如果李双江的妻子能够读完研究生,也有我一份光荣。

  说实在的,我觉得她实在太用功读书了,其实她考研好像我考,我得帮她。房子里冷,暖气不好,我就拿一盆热水放在脚底下,把她的脚放在里边,我一看还不行,赶紧熬一碗粥给她,这可能比你送她口红更好,然后一直到天亮,我刚刚休息一会儿还要去上班,一睁眼,她还在那儿读书,这令我感动。

  英:你们都有自己的事业,经常不回家,从某种意义上讲,你们家里团聚的时候比较少,你们觉得,为了事业,是不是要适当牺牲一些生活的动作?

  李:大部分都牺牲了。

  梦:没办法,因为两个人事业心强的话可能都会影响到一些日常生活,但是,好在我们都因共同的追求才走在一起,所以,也就乐在其中了。这是自己的选择,我就觉得心理上还比较平衡。有时候,他回来晚了我也会唠叨几句,但有的时候说完也很后悔,比方我说他:“你能不能尽量让工作时间短一点或尽量保证能够早一点回家休息。”其实是出于爱护他,可一说完自己又觉得很后悔,因为他确实也挺累的,责怪他吧又觉得不合适,时间一长也就很习惯,不说了。他回来了,那赶紧休息,就这样子。我要是不从事这个职业的话,我想难免会发生很多冲突。其实,按我个性来讲,我喜欢比较稳定一点、安静一点的工作。

  李:因为我想我们还是很要强的,人活在这个世上,总要有一件很得意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业,这个事业虽有不同,成就有大小,我尽心了,我就觉得我的一生让我很得意。如果你在事业上能够搞得更好,这个家庭可能更稳固。

  ■梦鸽从爱唱歌到爱上唱歌的人

  李双江在事业上对她很有帮助

  英:你们在“对婚姻的稳定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什么”的回答中看出,梦鸽认为是知识背景的差异,李双江老师认为是性格差异,你们都觉得名声地位不重要,为什么?

  梦:假如一个高科技方面的男士,一个做农务的女同志,他们在一起的话,时间一长,在兴趣爱好、在共同的知识面上没有相互的一种撞击,没有共同语言,我想这个感情很快就会慢慢疏远的。

  我记得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是著名的歌唱家了。他老母亲和他在一起,每天熬一点粥,吃点咸菜,这就是他们东北人的习惯,床单都是我后来从湖北沙市回来的时候背回来的。

  李:那时我很穷,家里是木板床,床底下有一个洗衣盆,洗衣盆里就是脏衣服。那时候,我想找个有钱的也不是找不到,但选择妻子不是寻找什么科学家,如果你们有共同兴趣,志同道合,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找到了,跟着感觉走就全找到了。假如梦鸽那时是个卖花的女孩,我要爱上她,我就会娶她,就是这样,还有一点其实是应该注意的,年龄差距不要太大了,我主张男大女小。

  英:您说太大是多大呢?

  李:这个要根据每个人的感觉。

  英:但是,梦鸽,你们俩之间还是有巨大的差异,有年龄上的,也有名声地位上的。当时李双江老师在春节晚会上是音乐总监,换句话说就是掌握着年轻歌手的生杀大权吧?

  李:我们只有推荐权、建议权。但是梦鸽还真不是我推荐的,我当时对她还不是特别了解。我在当艺术总监的时候,没推荐过什么演员。

  英:梦鸽,当时遇上这么一个老师,年龄比你大,名声也是,他又有可能推荐你,你当时有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我和李双江老师关系搞好了,他是不是能帮帮我?

  梦:其实我要说想认识他的话,可能会提前三五年就能认识他。因为当时在沙市有一个曲作家叫李莎,当时我来北京上学的时候,就给我推荐,说你去找找李双江老师,他这个人特别好,特别热情,给我写了条,把他家里的地址、电话都给我留下了。我1984年来北京,举目无亲,住着农民的房子,那个时候,我没有登过他家的门,也没有找过他。

  英:明白了,你是从爱唱歌到爱上唱歌的人。

  梦:后来是因为历史把我们推到现在这个样子,一步步的,而且只能好不能坏。因为我认识他以后,大家就很容易把我们这种关系想成你想问的那种,觉得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性。其实,我后来参加比赛、参加晚会等等这一切活动,都让人觉得很有背景,当然我一点也不否认,他在事业上对我确实有很大触动。

  英:虽然不是有意的,但是客观上也确实是有帮助的。

  梦:对,我觉得肯定是的,朋友之间都会互相帮助,何况一家人,我觉得这也是情有可原、理所当然的。

  英:你的亲戚朋友对这事有没有反对的?

  梦:当然了。虽然做父母的有很多想法,但都希望儿女快乐幸福,我觉得这是缘分,我很珍惜。

  李:只要想好好往一块过,没有过不下去的,对吗?梦:我觉得长时间的夫妻生活也要靠大家多付出、多维护一些。

  李:我老母亲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对我说过几句话,那时候我家境不好,我上音乐学院父亲不同意,但是母亲支持,最后我背着父亲到北京来读书,从兄弟姐妹的被上剪下一条,从爸爸妈妈的被上剪下一条,从爷爷奶奶的被子上剪下一条凑成一个小被子。我带着这条被子上路,妈妈跟我说:儿子,要记吃不记打。我上大学几年都不懂,但经常想起。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分到新疆,当了一名解放军文工团的独唱演员,又经过“文化大革命”,受过很多苦,但还是不懂妈妈的话。后来,调到北京,唱红了,掌声、鲜花、赞誉有了,这时候突然觉得,这句话多么重要。那就是曾经在你困惑的时候给你一口饭吃的人,永远不要忘记他。打你一顿,在后面整你的人,就把他忘了吧,因为掌声、鲜花、赞誉都在你这儿了,你就不要计较了,你要天天跟人家吵架,天天去计较这些,你的事业就没了,所以老母亲的这句话在我有了一定成就以后,我觉得很重要。夫妻相处也是这样,老婆给你做好吃的,你就记一辈子,不愉快的事就忘了吧,这样才能过好,不是吗?

  ■李双江把精力都用在培养新手上

  有时也感到愧对孩子和年轻的妻子

  英:我想问一下,你们结合了,冲破了这么多的压力和风言风语,李双江老师的名声比原来更大了,梦鸽,我记得你原来曾经马上也要大红大紫了,后来怎么就回家了?

  梦:为了孩子。其实我挺欣慰的,我的儿子成长得很健康,应该说很平安,这也是我所追求的生活的一部分。我觉得一个女性在事业上无论多么成功,但作为家庭来讲,她应该是一个好母亲、好妻子。尤其对女性来说,如果一个家庭不稳定,孩子不能尽心去照顾,我觉得这恐怕缺少了很多,孩子的成长对我们的事业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而且这是我们家的核心。

  李:我所追求的家庭生活是不要太浮躁,要脚踏实地地生活。我亲眼看见早上起床梦鸽给孩子数数,数六七次,我儿子腾一下子起来了,以后逐渐少,再以后不数儿子也能起床了,我就做不到,她确实特别耐心。

  英:我刚才注意到,梦鸽在谈到李双江老师的时候,她用了个词:李老师。在家里你叫他什么?

  梦:叫双江啊。

  李:这事我来说吧,要是做什么事,就说:哎,双江,家里缺一点什么。要给我提意见的时候,就说:李老师,我告诉你。要是很原则的就说:双江同志。现在又多了一个:李教授,你怎么怎么,那是很厉害的。

  英:李双江老师,作为丈夫和父亲,你给自己一个评价。

  李: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尽职、很尽心的丈夫。因为做丈夫要有责任心,你要把妻子的一切都放在桌面上计划好。作为父亲,我是一个很称职的父亲,儿子不是说了吗?有了困难找警察,要想买东西找爸爸,这也很不简单的,不是说他要什么我给他买什么,有时候,跟我儿子之间斗争也是很激烈的。五岁的孩子有时候也不大好管,这里学问很大,情感很深。

  英:梦鸽,你觉得呢?

  梦:作为父亲他还是很称职的,因为对孩子的生活照顾,对孩子的学习关心都做得很周到。相爱的人当然时间很重要,可我们现在已经不在这个阶段了。我觉得我们好好把工作搞好,把孩子带大,这对我们来说更重要。

  李:这番话我以前没听过,我们俩平常好像很难在一起说这样的话,这几年在带孩子的问题上我要检讨。她对儿子尽心尽意,几年的幼儿园,几乎都是鸽子送孩子,但是,有一天,我说:石头,爸爸送你。儿子说:好高兴,我的同学可以看见我爸爸。这是他马上想到的。正好我们政委打电话让我赶快走,我又说:石头,真对不起,爸爸有重要的事情。他说:我听见了,你走吧,妈妈送我。我到学校以后,刚坐下,电话响了,我拿起来,儿子说:爸爸你到了吗?我说:爸爸到了,你不要说话了,爸爸要开会。他的小心灵受到了伤害,说:哦,对不起,我打错电话了,爸爸。当时我心里特别不好过,我又跑出去给儿子拨了一个电话。我说:石头,爸爸对不起,刚才说话太生硬了,爸爸以后有机会一定送你,你不要生爸爸的气。

  我觉得好像我为儿子做的事太少了,今天想向妻子做检讨。我总觉得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说不定哪天就退休了,我想在退休之前能够把自己的事业更上一个台阶,所以就忽略了自己的儿子和妻子。我在这里向你道歉,我应该特别珍惜天伦之乐,但是我真觉得我四十年的军龄,唱了一辈子军歌,我希望有更好的第二代、第三代歌手超越我们,我要做一个人梯,所以我全部精力都在这里,把那么可爱的孩子、年轻的妻子放在一边,有时候心里的确也很惭愧。

搜狐短信体育新闻:为您实时报道体坛的最新动态与信息
神秘占卜地带:财运、性运、一夜情......
神秘情人:梦中的神秘女郎随时伴你身边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相关新闻:
  • 喜剧导演说喜剧演员 英达"评"周星驰陈佩斯葛优 (01/15 08:45)
  • 上学不交费还要倒找钱 雪村偷师英达学导演 (01/03 12:00)
  • 英达:要把马大姐拍下去 拍到蔡明直接变成马大姐 (12/30 08:53)
  • 新闻集团慷慨解囊 英达情景喜剧又“开张”(图) (12/25 08:36)
  • 英达英壮重新演绎情景喜剧-《候车室的故事》 (12/11 11:27)
  • <闲人马大姐>昨日开拍 英达蔡明看球拍戏两不误 (10/09 11:36)
  • 英达反思三次婚姻 全心全意呵护现在的家庭 (09/24 13:35)


  • Copyright ©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