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影 Movie > 华语电影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乌尔善:不拍《寻龙诀2》 对国产科幻不抱希望

来源:搜狐娱乐

 乌尔善:不拍《寻龙诀2》

  >>>乌尔善回应陆川呵呵 指霸唱状告给业界提醒

  >>>专访乌尔善:黄渤不是靠脂肪完成角色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 玄反影/图)1月11日,《寻龙诀》导演乌尔善,主持人崔永元,《霸王别姬》、《活着》、《狼图腾》编剧芦苇,影评人严蓬、周黎明,脱口秀主持人黄西出席一场题为“当《寻龙诀》遇上《星战7》,激辨中外商业大片”的论坛。

  谈及当下影市火爆的现实,乌尔善说,“就是他妈人多,人他妈的对电影要求低,就这么一个国情决定的。中国现在是处于兵临城下,如果没有自我保护的政策,中国文化市场早就沦陷了。”中国电影未来想要更好地发展。“一,能不能国家把电影定位为娱乐业,而不定位为宣传,这是最核心的。电影审查要开放,要分级制,要变成客观标准判断产品。第二位的就是好莱坞其实给你提供一个很明确的电影类型的级别,A级制作几个类型很清楚,不用我们自己摸索,科幻电影、魔幻电影、超级大的动作片、谍战。还有惊悚类的,中等成本喜剧、人物电影,还有分众的,喜剧片……中国这么庞大的市场,绝不可能只是喜剧。中国应该有一个非常丰富的细分,层次特别均匀。”

  乌尔善还表示,不再拍《寻龙诀》续集。“我已经把对奇幻冒险类的文章发表在网上了。秘方已经公布了,就不准备干了。”对国产科幻,他也不抱乐观态度。“科幻电影是愤世嫉俗的。所有科幻电影,表现未来是在批判现实,如果我们无法面对现在的现实,是不可能产生好的科幻片的。所有对未来的假定都是我们对现在的批判,未来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什么样的体系?大家生活好还是不好?这是科幻电影最根本的问题。我们现在敢说吗?敢假定吗?如果不敢这样,那我们没有拍科幻片的资格。中国自己有任何在科幻领域有先见性的理论没有?没有,别谈科幻。不是导演能力问题,是我们没有土壤。但是中国可以拍一些软科幻的,硬科幻方面是没希望或者不乐观的。可以拍太空灾难片,像《地心引力》,那不属于科幻电影,属于灾难片。”

  谈到中国电影、文化、价值观的输出,编剧芦苇说,“五四这一代学者对中国文化有一个定义,胡适、陈独秀他们发现,是一种功利主义,是没有彼岸的价值追求的文化。这个文化我们就发展成为经济实用主义,政治实用主义,小市侩的实用主义,大知识分子的实用主义,渗透于我们血液当中。我们看到电影界混乱问题是极其严重的,跟我们价值是一样的。价值观的问题不是一个电影的问题,是一个文化的问题,也是社会形态问题,这个问题在电影界反映特别严重。要按照我们混乱不堪的价值观,我们想做文化输出,基本上是一厢情愿的梦想,痴人说梦。”

  《星战7》好看么?“粉丝电影+酒吧文化+肥皂剧元素”最佳结合

  《寻龙诀》上映三周,目前已经超过了16亿的票房,是国产大片的代表性作品。《星球大战7》在中国上映几日票房已破2亿,该片在北美市场异常火爆,有望打破《阿凡达》保持的票房记录。经过两年的发展,国产商业大片也具备了和国外大片抗衡的可能性。在电影工业的制作水平方面、故事表现层面,甚至在一些更深层的意识文化层面,国产商业电影到底还有多大差距?优势又在什么地方?

  嘉宾们率先讨论了正在上映的好莱坞电影《星战7》周黎明率先发言:“我略微有一点失望,网上有一些同行看完以后做推荐,其中四个人推荐,四个人不推荐,通常这种情况下不推荐的人,会在网上被蜂拥的砸死,但是非常奇怪,没有一个人到他微博去骂,可见这些粉丝都是40岁以上的,而且都是非常理性的。《星战7》是一个粉丝电影,如果你不知道这个演员,在之前的30多年前那个片里面演什么样的角色,你是无感的。所以他没有像《阿凡达》当年带给我们的那种冲击。”

  嘉宾黄西说:“如果美国没有宗教,《星球大战》就是宗教。《星球大战》里面很多场景,确实是很生活化的美国场景,比如说里面呈现那些酒吧,美国人可能看了非常熟悉。把酒吧里面东西变一变,他觉得很有意思。但是这些小细节,在中国市场可能大家看不出来。”

  《寻龙诀》导演乌尔善补充道:“《星战》整个的故事主干,就是主人公鲁克的成长,这完全符合西方经典神话中英雄成长的历程,英雄的冒险历程,鲁克的成长,是完全符合这个神话学的规律。 同时人物关系主题又是美国最家喻户晓的家庭肥皂剧模式。鲁克是这样的、阿纳金是这样的、哈利-波特是这样的,包括蜘蛛侠都是孤儿,这是非常经典的英雄神话的模式,麦克把这种整个神话了,把当时最时尚的理论做了一个新结合。”

  乌尔善再度对《星战》之所以受到追捧做出剖析:“《星战》把美国历史跟整个西方传统做了非常巧妙的连接。美国在此之前,历史电影其实只有西部片,这是他们把它处理成一个西部片类型。美国自己独有的文化是科幻的文化,这个是美国独有的。它把西方的整个的神话传统和美国的科幻的文化,再加上最通俗的肥皂剧做一个结合,这就是《星战》三部曲的伟大之处。《星战》是一个伟大的创造独立世界观的电影,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寻龙诀》是“及格”的类型作品:用类型的规律 讲好自己的故事

  崔永元与其他嘉宾在现场讨论了“何为工业化电影产品”?崔永元在现场率先抛砖:“好莱坞生产的是工业品,生产线出来保证质量合格,不一定是最优秀,但是保证了质量合格,而且可以批量生产。”

  崔永元现场询问了《寻龙诀》制作方面的“内幕”,他像导演乌尔善询问《寻龙诀》在特效方面的花费,乌尔善说:“我们的特效总监是好莱坞的,有好莱坞几个好的团队,帮我们写了程序。其中很多程序是比较复杂的,比如说水和力学方面的,然后还有韩国的团队,然后还有中国的团队。应该是一个联合国。”

  崔永元:“几个还是十几个?”

  乌尔善:“十几个。”

  崔永元:“中国电影是一个新的话题,过去想都不会想。现在工业化生产体系,做电影都是这样做,这个很正常。”

  乌尔善对工业化提出了全新的看法:“我们一直可能把工业化定位在技术方面,制作方面。其实很重要的所谓工业化环节,是剧本研发和应用。一个剧本往往经历不少于20个编剧去做,有去做之前初始概念,有做成一个大纲的,然后还有剧本医生,大量的编剧参与一个剧本。它是一个很复杂的团队配合。”

  乌尔善首次,在影片上映的同时,在公开场合对《寻龙诀》做出评价:“《寻龙诀》到底做过什么?《寻龙诀》做了一个类型的拓荒,当然仅仅只做到了一个类型的及格线,是一个新类型的及格作品。更重要的是,《寻龙诀》所有故事元素,全部都来自中国人真实历史中的生活经验。这是我自己觉得可以加5分的事,《寻龙诀》我认为是65分,有5分加给这个,讲的中国人自己的冒险故事。我们很多历史都被隐藏了,只有通过学习研究,非常刻苦的挖掘,才能了解到一点。如果在娱乐化的类型电影里面能够展现一点点,对我来说都是有意义的。就是在这么一个娱乐化的电影里面,我们讲到了文革,我们讲到了当时破四旧对文化的破坏,我们又讲到了80年代的邪教组织,我觉得都有意义,虽然很娱乐,很浅。但是有比没有要好。

  周黎明也补充了自己对《寻龙诀》的看法:“我觉得《寻龙诀》做的最好的地方,是两个平衡。一个是现实跟奇幻之间的平衡,还有不同元素的组合,里面有爱情,有喜剧。最初人家买票不是冲着笑话去的,最初是冲着盗宝去的,本身有非常强的基础。探险+奇幻,这个类型在中国是做的,以前差不多是空缺,但是以前有一个史上最棒的IP,西游记。里面讲到神话故事原型,《西游记》符合坦波尔的原理,孙悟空同时是一个喜剧角色,同时又是英雄成长。在里面体现最好。我们要学习好莱坞的,不是说去模仿《星战》,而是学习工业的操作系统。”

  “另外一个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讲故事方式。讲故事方式的确有一套科学理论,乌导讲到《英雄》,《英雄》在里程碑意义上,是超过《寻龙诀》的,但是《英雄》有一点不如《寻龙诀》,《英雄》不可复制,而《寻龙诀》成功是可以复制的。因为《寻龙诀》是在一个很科学的,很工业化体系里面做出来的,做的非常认真。它得成功是可以第二部、第三部,一直拍下去的。”

  《寻龙诀2》《寻龙诀3》,乌尔善还打算将《寻龙诀》系列拍摄下去么?乌尔善说:“我已经把对奇幻冒险类的文章都发表上在网了,我想跟大家说,这个事情就过去了。我的秘方已经公布了,我就不准备干了。”

  黄西问乌尔善,“您觉得中国商业大片,什么时候能够进到美国市场?”

  乌尔善认为这个问题不具备讨论意义:“这个问题我觉得意义不太大。我一直觉得中国现在是处于兵临城下,如果没有自我保护的政策,中国文化市场早就沦陷了。”

  中国会产生自己的科幻大片么? 乌尔善:这取决于我们能否说真话

  《寻龙诀》是一个中国本土文化基础下的盗墓故事,又有探险因素贯穿其中。这是否是一个中国科幻影片的雏形?国内能不能够也出现真正的科幻电影?

  乌尔善给出的回复非常大胆:“科幻我是觉得要解决两个大问题。一个是我们自己是否能够说真话,科幻电影是愤世嫉俗的类型。所有科幻电影,表现未来是在批判现实,如果我们无法面对现在的现实,是不可能产生好的科幻片的,所有对未来的假定都是我们对现在的批判,我们未来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什么样的体系,大家生活好还是不好,这是科幻电影最根本的问题。我们现在敢说吗?我们能说吗?我们敢假定吗?如果我们不敢这样,那我们没有拍科幻片的资格。”

  “第二,我们有没有科幻理论?我们的超前科幻理论作为支点,这两个是很难突破的。但是中国可以拍一些软科幻,借用现有的科幻背景讲一些别的东西,但是硬科幻方面没有希望,或者说不乐观的这个事情。”

  乌尔善透露《寻龙诀》中“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这句话来自芦苇的讲述,就像《星战7》里的“原力与你同在一样”:“但这句话是正确的吗?如果没把自己的文化想明白理清楚,凭什么能输出?美国人为什么要看不认识的中国人打来打去?”

  中国电影什么时候长大?芦苇:对类型有清晰的认识时

  嘉宾在现场讨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中国电影如何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类型片,又如何挖掘自己的独特性。主持人严蓬举例说:“《大圣归来》讲的是孙悟空寻回自我,跟以往西游记作品的主题都不太一样。”

  芦苇参与过武侠片《双奇刀客》的故事创作,他回忆到:“当时我们的想法,就是把美国西部片剧作模式和影片结构移植到中国里来作为尝试,当时我问这个片子有多少钱?对方说有一百万。我说那就打不起来了,我就得想一个招,来虚的,不来实的。所谓的硬武打就是来真的,那个我们也玩不起。那就是一阵黄沙过来了。我这里面归结到一个话题,关于电影,关于类型的,中国电影什么时候长大呢?从技术层面来讲,什么时候对类型有清晰认识和准确掌握以后,中国电影真的长大的。 ”

  周黎明在现场回应了对《大闹天宫》的看法问题,他说:“《大闹天宫》我看了10分钟就看不下去了,技术上很不成熟,但是档期好,取得了好成绩。即便做的这么差,还是有观众。中国观众太需要自己的故事了,需要我们自己去进步。《寻龙诀》在前人基础上往前大大进步了,一方面是一个现代题材。现代题材应该来说更难做,因为老的题材可以天马行空,大家知道这个故事是假的,是编的,又有巨大的IP的效应。”

  “我觉得有了《寻龙诀》以后,我觉得未来的中国的奇幻片和魔幻片,就可以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做以前的神话,做以前传统东西,另外是做现代故事。现代故事我觉得做的极致就不会出现类似钢铁侠这些,蝙蝠侠,就是现代神话。我觉得《寻龙诀》是往现代神话跨了一大步,肯定是接下来会有人再往前走的一步。等到我们出现一大批自己的现代侠客的时候,我们整个在市场上跟好莱坞的抗衡更有底气了。”

  乌尔善认为,品牌电影最重要的是建立一套世界观,不必新创,但要会运用:“《西游记》《封神榜》都有世界观,但能不能成功融进类型片里,能不能讲好两小时的故事,能不能将经典文本电影化很关键,决定了其能不能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周黎明在现场总结发言:“好莱坞电影成功也是两条路,一个是特别贴近地气,这样影片不大容易出自己的国界,还有一种站的比较远。我看到有一个话剧,里面的唐僧是一个黑人在演,当我们成为老大的时候,我相信很多纯粹主义者反而会抱怨说,我们输出的其实都不是中国文化,其实都是变种的中国文化。”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60112/n434211769.shtml report 6833 乌尔善等出席“激辨中外商业大片”的论坛【点击进入高清组图】乌尔善:不拍《寻龙诀2》>>>乌尔善回应陆川呵呵指霸唱状告给业界提醒>>
(责任编辑:孙倩 UK001)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