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音乐 > 内地音乐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新京报:青春已逝,朴树仍是宠儿

来源:新京报
朴树
朴树演唱会现场

  来源新京报

  【聚光灯】

  每首歌曲唱罢,歌迷都会喊“多说两句吧”,朴树就笑,不知说什么,准备好的话也词不达意,嘴笨得不要不要的。这时候他的眼神如小兽,清澈纯粹,简单直接,有一股少年赤诚之气。或许就是这种赤子之心,让朴树成为了当下音乐界“唯一的宠儿”。

  多少年后,想起“2015年朴树全国巡回演出”这件事,其中的美妙经过岁月酝酿定会更加甘醇。10月17日巡演首站北京,朴树的首场个人演唱会。《好好地》首唱,现场效果出奇地好。或许这么多年他的歌迷早习惯了等待和意外的礼物。他难得放松的状态,然而状况依旧不断,频频忘词,说话磕绊,唱了一段又停下重来,跟排练一样。即便如此,现场依然沸腾着热泪和尖叫,全中国的音乐人恐怕也只有朴树在状况百出的情况下依旧成为唯一的宠儿。而来听他的人们沉迷于这种宠溺,就像微笑看着自己的孩子在放纵撒娇,而自己的青春已在脸上刻下道道划痕。

  客观说,这是朴树大型演出最放松的一次,舞台效果和音效也都很棒,他还难得演唱了《妈妈,我》,难得清唱了《在木星》,难得有20分钟的安利时间跟歌迷互动哼唱。虽然开始时整体效果一般,也能觉出仓促,但对于喜欢听他音乐的人来说这都不重要了不是吗,只要他在唱!

  他是艺人,却是异类,习惯性逃离,想唱了再回归。他没有强曝光率,却依然被万众追逐念想。他的粉丝不疯狂,却不远千里赴他一面之约,默默看着,安静唱着,泪流满面。他就有这种黏性的魔力,不在江湖,江湖甩不掉他的传说,因为音乐绕梁,旋律永恒。

  好多人在说,听到朴师傅的某首歌,音乐刚起就泪奔了,比如《那些花儿》,比如《且听风吟》,比如《平凡之路》。从1999年的《我去2000年》到2003年的《生如夏花》再到现在,15年,30首歌,很少,首首经典。这些,无外乎他从始至终纯粹至极地真实、真诚、向往自由、坚持梦想。

  北京站演出前,他写长文袒露心中焦虑,每个字都让人心疼。这是执拗倔强的艺术家才有的纠结吧。每首歌曲唱罢,歌迷都会喊“多说两句吧”,他就笑,不知说什么,准备好的话也词不达意,嘴笨得不要不要的。这时候他的眼神如小兽,清澈纯粹,简单直接,有一股少年赤诚之气。或许就是这种赤子之心,让朴树成为了当下音乐界“唯一的宠儿”。是的,赤子之心,可以破万物。

  不过朴树也变了。比如唱及《召唤》、《九月》等,他说不理解这些歌了。他如今的歌都在回望过去的得失,然后充满希望地迎接风雨和阴霾。每个青春都有独特存在的意义吧,没有谁会轻易责怪发自内心的稚嫩和坦率,何况制度下的条框本就有诸多束缚和枷锁。北京站朴树请来的嘉宾是万晓利,朴树对四个巡演城市嘉宾的定位是“有才华,而且诚实”,如他。如你,如我,如每个有过难忘青春的人。

  42岁的朴树不理解曾经20岁的自己,你我一样,到处充满疑惑沉默不说,曾陷入迷茫,为理想奋斗,时光惊鸿一般短暂,过去的人都老了各自天涯,过去的事都被风埋葬。这是他冥冥之中的路,也是每个人大同小异的路。朴树在台上感慨老了,台下有人喊该埋了,朴树笑着想了许久说,“但时间并不可怕。”是的,明天尽管来吧,Open now,好好地!

  唱完《她在睡梦中》,有歌迷大声喊:“全是回忆啊。”看到周围好多人都在抹眼泪。一定有一个人,在那些抹眼泪的姑娘、小伙的世界里扮演了朴树音乐的角色,他们是相爱相杀的情人。如果欢颜不能永留身边,那不如在历经沧海待阅尽悲欢心倦知返时,就这样绝情地老去。

  □阿顺(制片人)

yule.sohu.com true 新京报 http://yule.sohu.com/20151019/n423570056.shtml report 1880 朴树演唱会现场来源新京报【聚光灯】每首歌曲唱罢,歌迷都会喊“多说两句吧”,朴树就笑,不知说什么,准备好的话也词不达意,嘴笨得不要不要的。这时候他的眼神如小兽,清
(责任编辑:李治政) 原标题:新京报:青春已逝,朴树仍是宠儿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