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第18届上海电影节新闻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电影弄潮儿④何炅:给自己做导演打一百分

来源:搜狐娱乐
电影弄潮儿——何炅
电影弄潮儿——何炅

如果哪位明星要做导演,跟着何炅学,一定不会差
如果哪位明星要做导演,跟着何炅学,一定不会差

>>>《栀子花开》亮相上海 何炅宠溺摸李易峰头

  这可能是商业电影最好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弄潮儿是郭敬明、陈正道、路阳、程耳、大鹏、肖洋、何炅、郭帆、陈思诚这些七零、八零后,他们都过了而立之年,或是不惑之年,但都可以被贴一个听上去朝气蓬勃的标签——新导演。

  比起前辈张艺谋陈凯歌们,他们有棱角,但更适应电影工业,亦更看重观众体验。他们看似被大佬们拥护着、牵引着,但也个个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掌控自己的命运。他们跟很多观众一样,看着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长大,他们心目中的标准多不再是那些留名影史的大师,而是李安、北野武、诺兰、迈克尔-贝……这些名利双收的大活人。

  去年上海电影节期间,我们推出“新大佬,站出来!”系列报道,是为了在几大电影巨头之外,介绍那些势头很猛,但还不够被大众熟悉的公司及其操盘手。今年,我们推介新导演,不要小觑,就是他们,以及还在酝酿中待冒头的新手们,决定着未来几年,我们在大银幕上能看到什么样的国产电影。

  搜狐娱乐讯(黄杰、苏三、木林/统筹 哈麦/文)

  何炅第一次当导演的故事,写出来,就是一本名人跨界当导演的“教科书”。从几年前被各种大佬引诱入行,到把持不住终于出山,到如何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网快速学习做导演、请演员,到如何以不差钱的方式任性地完成拍摄,再到如何利用他所在圈子的媒体资源为影片做宣传。下次,如果哪位明星要做导演,跟着何炅学,一定不会差。你看他多么自信呢,给自己做导演打一百分。

很早就有人找何炅当导演了。直到前年,他才开始认真谈这事
很早就有人找何炅当导演了。直到前年,他才开始认真谈这事


  被大佬引诱:找来的都是青春片

  很早之前,就有人找何炅当导演了。直到前年,他才开始认真谈这事儿。找来的人当中,有他的好友,天娱老总龙丹妮,有中影的负责人。他们拿来的,都是一些当红的青春小说,比如有一个是讲女大学生跟商人之间的感情,有一个是讲超市打工的两个年轻人的故事,还有一个把武侠人物和现在年轻人的校园生活结合了起来。“但跟我没有什么共鸣。我也不习武,也没想过要拍武侠片。打工的那个故事我觉得很可爱,但我拍起来没有说服力,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很小就做《快乐大本营》了,也没有打工的经历。”

  那时候,何炅自己的想法是,拍的话就一定拍跟自己有关系的。“不断开会的过程当中,我提过《栀子花开》这个案子。再比如说我拍《快乐大本营》。或者因为我陪伴很多选秀成长,我曾经想过要拍一个选秀的故事,一个年轻人去参加选秀比赛,最后怎么样,怎么样的。但是这些都只是想法,没有跟进。”

  和老友搭伙:被架着迅速上马

  《栀子花开》是何炅2004年推出的第一支单曲,之后被传唱了好久好久。提这个想法的时候,当时业内资深的朋友都建议,“你新导演最好拍一个成熟的故事,比如说畅销小说,或者是网络上的一些人物,这样比较容易成功。你新导演,写新故事,风险太大,所以《栀子花开》就没有被大家接受。”

  王硕是《栀子花开》MV导演,彭宇是演员。2007年,这几个人又拍了何炅的另一首歌《那段岁月》,这是一个特别有行为艺术感觉的作品,“《栀子花开》的四个人,一个学生,一个模特,一个主持人,一个实习导演,三年之后又把他们集合起来,看这些人的成长。”

  后来他们开玩笑,说十年之后还要再拍一个。“当时讲这个话听到我的耳朵里是一种情怀,但是彭宇和王硕觉得这是个事业,或者说是一个作品。他们一直有这个心,这几年我知道他们一直在搞《栀子花开》的电视剧,包括其他一些相关的项目。电影这个事情是我跟他们讲,很多公司在找我拍电影,我都不知道拍什么,一直拒绝。他们突然想说,是不是把《栀子花开》拍成电影的时机来了?于是他们就拉了钱,做了班子,再把我打动了,我开始披挂上阵。”

  制片方叫世纪百年影业,是一家2014年才成立的新公司,有非常强的积极能动性。“跟我开会,商议好方向之后,他们立刻就行动,飞快的投资就到位了,然后飞快的他们把编剧全部拉到北京,租了一个房子让大家关在里面写剧本,一个月之后给我这么厚的一本。我自己的想法是慢慢来,拍电影应该是个长远的计划,但当他们已经全部动起来,每一天都在烧钱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必须要跟上他们的节奏了。你要说我是被架在那儿的,或者说我是因为不想辜负别人,其实也对。但是最后真正燃的人就是我,因为我最喜欢《栀子花开》,而且最后发现所有事情都必须我出面,因为我是导演,没有一个环节跑得了的。”

何炅拉来了好友黄磊当监制
何炅拉来了好友黄磊当监制


  找安全感:拉好友黄磊当监制

  何炅给自己定的方向是,“如果要拍,就拍跟别人不一样的,而且不是怀旧的青春片,而是让大家觉得活在当下,我就是最有机会实现梦想的年纪。”一开始编剧们花了六个月时间,改了八稿磨出来的故事最终没用上。“《栀子花开》里一定要有爱情,但不能只有爱情,我要有梦想。六个月之后,遇到新的编剧傲立(《同桌的你》),他提出三个故事给我来挑,我选中了现在这个。讲在2015年的夏天,大学毕业前两个月的时间里,有一群热血的,非常冲动的同学,为了实现别人的一个梦想,不顾一切地去完成一个计划,而且全世界都觉得他们来不及,但是他们最后做到了,就这么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起初,何炅以为王硕和彭宇组的班子很专业,都已经准备好了,后来才发现,他们也是一群新人,傻乎乎的在努力。“那个时候我有一个朋友,他想投资《栀子花开》,我就说你去找我的制作人谁谁谁,谈完了之后他就说,这人做过电影吗?我觉得好不专业呀,他提的好多想法就好像没有做过。我说是吗?我以为他做过。”

  但何炅还是找了安全感,就是监制黄磊。这之前,他也想过找一个有经验的人来当幕后军师,接触了很多大牌。但又想,“我希望我的监制是懂我、宠我、纵容我、给我空间,他是把着我的方向,但又不会管我要往哪儿去的人。我希望找到一个人是很牛,但他又会给我空间。一些大牌监制我不认识,不说怕他们吧,但是我一定会唯他马首是瞻,我可能不会太懂得怎么去跟他们沟通。在这种情况下,我就选择了我最亲密的搭档黄磊,因为他是我很尊敬的一个专业人士,与此同时他一定会懂得用最合理的,最舒服的距离来为我保驾护航。”


  定主演:李易峰爱约我去他家看《古剑》

  李易峰和何炅很早之前就认识了,两人虽然有互动,但打交道不是太多。“李易峰是一个非常非常低调的人,他很羞涩,以前有时候我们约他出来玩,比如朋友去K个歌,他都不来的。他就是在家宅着,玩玩游戏,或者跟他朋友打打球。倒是他红了之后,会主动约我。他特别爱约我去他们家看《古剑奇谭》,他有朋友,但是没有什么娱乐的,乖乖待在家里。我们俩喝杯小葡萄酒,看看《古剑奇谭》,聊很多事情。有一次我们俩都聊到两点钟了,都喝得有点小晕了。他一定要送我,其实我们是邻居,我下楼转个弯就到家了。然后送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是从外面走就回家了,我们都喝多了,就送到车库,我们俩在车库又手拉手,聊了一个小时,现在不记得聊了啥了都。”

  所以,当《栀子花开》还只有四个字的时候,李易峰就答应把何炅预计的拍摄期留给他,然后推掉了其他所有戏。“那个时候我的拍摄因为剧本的关系推迟了一个月,他就等我一个月。后来因为他扛不住,公司让他接了一个戏,他的戏杀青完了,然后我又等他,我们就是这么互相迁就。有很多人都说,李易峰那么忙,是不是天天请假?真的没有,从来没有因为李易峰要请假,耽误过我一天的拍摄。而且他尽量把他的工作……比如我们在曼谷拍的时候,他有一天休息,他就把他的一个广告安排在曼谷拍。”

何炅的团队给他列了40多部参考片,全是青春题材
何炅的团队给他列了40多部参考片,全是青春题材


  突击学习:看40多部青春片,以及《导演工作手册》

  一个新手突然要当导演,都要学习些什么?何炅的团队给他列了40多部参考片,全是青春题材,有欧洲的、美国的、日本的、韩国的、台湾的、泰国的。比如《七》(seven),由7岁、17岁、27岁、37岁四个故事构成,何炅从这个电影里学到,“不要担心去记录一些平凡的小事,因为有的时候会想这个桥段是不是太普通了?可是那个电影就给我感觉,如果这个细节的点它挂到了某一个观众会燃的,那么普通就会变成力量。所以《栀子花开》里面也有一些场景,可能是特别生活化的。但因为它的前因后果,就会觉得特别有劲。”

  就在刚刚要开拍的时候,《爆裂鼓手》出来了,美术负责人马上把这个片子找到给何炅,“他说导演,这个里面热血的感觉就是我们要拍的感觉。我觉得是一种情绪。导演表达情绪有很多方式,有的可能是委婉的、酝酿的、含蓄的,有的是直接的。我在这个电影里有的部分特别含蓄,比如不准张慧雯在悲剧的时候哭,我要她有难过,但不准流眼泪,因为她特别会演哭戏,我不希望她精湛的哭戏转移了观众的注意力,说这个演员好会演哭戏啊。我要观众被他的情绪带到剧情里面,银幕上的演员没有眼泪,但是观众感动到流泪了。所以这个部分我会非常隐忍。《爆裂鼓手》给我的感觉就是有的部分我就直接来,这种热血的东西在青春校园电影里一定要有,就直接来,不讲道理,很粗暴,非常的直给。男生的这种部分看起来会特别帅,特别过瘾。”

  何炅还研究了《导演工作手册》,全是各种专业知识,但太厚了,没看完。

  就近取经:向韩寒、张艺谋讨教

  对何炅最直接有用的方式,是和各种导演交流。比如韩寒。“他录完我的节目之后,那天我跟他同一班飞机,我们俩坐在一起,他就完全没有休息,从头到尾把他怎么样拍电影的过程跟我讲了一遍,第一步是投资怎么样,接下来剧本怎么样,然后什么时候去见发行方,什么时候出预告片,对我帮助非常非常大。”

  另外,何炅还向张艺谋、刘镇伟、张一白、滕华涛、陈国辉等很多导演取经,“张艺谋导演是介入最深的,因为慧雯算是他的艺人,所以还在磨剧本的阶段,他就帮我看了第二稿,我们聊了整整一个下午,他把所有剧本前前后后,哪个桥段好,哪个桥段有问题……讲到兴起,手舞足蹈。比如说我原本的故事结尾有两个高潮,他说不可以这样,你必须做选择,没有任何一个电影可以有两个高潮。你可以有一个递进,但是最后观众一定要结在一个点上,就因为他的这句话,我就把结尾进行了修改。”

  其他导演帮何炅的多是临时的事情,“比如刘镇伟导演,那个时候我没有找到合适的执行导演,我就想到了之前我跟他合作《完美假妻168》的时候我们的执行导演,我就问刘镇伟,他说非常好,一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你用他是很好的选择。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刘镇伟又给我发了一条微信,他说如果**没有时间,我给你推荐另外一个执行导演,他叫刘镇伟,他年纪大了点,但是他有经验,而且他愿意把他所有的心血放在你身上,陪你拍这部电影。就特别特别感动,虽然我知道我用不起,不是说钱用不起。”

  最终,选了香港的陈伟强,“强哥是非常多新人导演御用的执行导演,他从业有30多年的经验,而且人性格特别好,不会给新导演任何压迫感。那个时候我还面试了他,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很担心,我这么年轻的一个电影,强哥年纪大的话,第一,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我们在拍什么,另外我怕他太资深的话,到时候我就没有办法跟他讲我的想法,因为我会尊重他的想法。结果他就来面试,穿的特别鲜艳,反戴一个棒球帽,还问我说,导演,我是不是很年轻啊,特别可爱,一看我就很喜欢他。”

何炅给自己做导演打一百分:不是因为我导的有多好,而是因为我比想象的要进入的快
何炅给自己做导演打一百分:不是因为我导的有多好,而是因为我比想象的要进入的快


  快速入戏:给自己导演打一百分

  有了以上准备,加上何炅也客串过不少戏,“在做表演的时候,我的这些导演朋友特别爱把我拉到监视器旁边,跟我分析很多,或者希望我给他们镜头上的建议。所以那个工作对我来说不是特别的陌生,而且我算是一个学东西比较快的人。我记得有一次我拍一个演员奔跑的戏,跑了一遍之后,摄影老师刚刚拿起对讲,我就在对讲里说,谁谁谁,接下来脸是奔跑的表情,但是步子放慢一步,不然的话摄影师要跟着你跑,他跟不上,而且焦点很难抓。这个时候我回头看到摄影老师特别惊喜的看着我,说你拍过啊。那是我们拍的第一天。或者比如说我跟我的演员说,中间空一秒再接台词,嘴形可以张,但台词不要大,因为有可能这条我会剪到上面用,这时候我的录音老师就说,导演,你是懂的人。我那次还跟别人说,我给我自己做导演打一百分,不是因为我导的有多好,而是因为我比想象的要进入的快。”

  作为一个新导演,何炅一天都没超期。“时间表,分镜头全部都有,我每一天都做好了安排。”《栀子花开》在广州和泰国曼谷两地拍。“在曼谷你知道我有多奢侈?在大学里面拍,只准周六周日不上课的时候才可以用,那个场景我要拍五天,就必须要三个周末,这中间就跨了一个春节。于是我们的剧组付钱所有人留下来,在曼谷过春节。在曼谷拍了20多天,我放了八天假。香港的强哥从业30多年,说从来没有哪个剧组放这么多天假的。”

  之所以选择曼谷,是因为,“我只能在曼谷找到一个校园是我可以清场的,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大学,第一是怕我的演员很冷,因为要穿夏天的衣服。更重要的是我没有办法让李易峰在校园里走,他的粉丝特别多嘛。果然后来回到广州的时候,有一次拍一个场景是在户外,三千多人围观,根本没法拍,后来想办法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面完成那天的拍摄。”

  因为好不容易抓到何炅这个名人导演,片方对他提出的所有要求都会满足。拍完电影了,何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他们只问过我一次,我第一次才知道有钱这回事。有两个草地,一个租一天五万,另外一个五千,问我租哪个?我说五千那个。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五万那个,因为五万那个最漂亮。但我是这么想的,那场戏不是最重要的,而且说它漂亮,其实也就是一个远景镜头。五千那个地方,就是我那天三千多人围观的那场戏。幸亏我才花了五千块钱,要是五万块钱,三千多人,最后也没拍成全景,我哭死了。”

  导演品位:就一个烂好人观众

  何炅可能连一个影迷都算不上,就是一个烂好人观众,看电影不挑,喜欢在影院看,喜欢身边有别人的那种氛围。最让他记忆深刻的电影是《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斯琴高娃老师演的,一本小说改编的,讲的是一个最普通的故事——家里的老人身体不好了,女主人就想说希望她多运动,身体可以强壮起来。这个老人不想让女儿失望,就一直在配合。后来老人去世的时候,医生才告诉这个女儿,说她妈妈的身体情况其实是根本不能动的,她简单的只是走一步,就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女儿知道了之后就非常的崩溃和后悔,也特别的难过。”何炅还记得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影院里六七十人,“是嚎啕大哭,太感人了,电影结束的时候大家都不好意思看对方,那样的电影我就觉得好有力量。”

  但与此同时,何炅也非常喜欢《哈利波特》系列,漫威的超级英雄系列,包括《左耳》,他看了两遍。我看有些影评说友朋导演在执导上是不是太节奏慢,或者细节太多,或者年轻演员的表演比较稚嫩。但我真的觉得挺好看的,那些年轻人的状态,就是这个电影需要的东西,而且我能够感受到友朋他在表达的过程当中……因为他就是一个很细腻的人。我是一个特别舍得的人,剪完初稿是两个半小时,必须要剪掉一个小时的戏,别人还没动手,我就先把两条线砍掉了,一下就少了二三十分钟。我不会去纠结说我一定要这个,一定要那个,专业人士给的意见一定要听。但是我相信友朋导演他是处女座,可能会比较坚持,一定会有人跟他说,你两个小时太长了,但是我特别感动于他的坚持,它就是我的作品,我就是要让它是我的样子。”

  个人追求:完成了,就是成功了

  何炅也早有心理准备,《栀子花开》拍出来一定还是会有负评,但他表示对这次跨界当导演完全无压力,“我就算是拍了一部大家都觉得不好的电影,我依然是很好的主持人。我对自己的作品我没有过高的奢望,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拍一部在中国影史上留名,或者说一下就跟张艺谋导演、冯小刚导演,或者陈凯歌导演可以比肩,我知道不可能的,这不科学。但是我要求我的作品一定是有诚意,有品质,有情怀,与此同时有趣、好看。一个新人导演可以做到这一点,让观众买票进到电影院,100分钟他觉得时间愉悦的过去了,而且走出电影院,他还感觉到有一些力量在心里涌动,那我觉得就很好了。”

  何炅说,这部作品完成了,就是已经成功了。“在导演的这件事情上,以我自己的资质,我已经尽了全力,我并不是为了要拍这个戏,我就潜心准备了十年,然后去攻克导演的一些专业的知识。我既然没有付出那么多,我又怎么敢奢望我就一夜之间成为一个非常牛的导演呢?我太清楚自己的分量了,所以不会对自己有过多的求全、责备。”

  以前,有人说何炅是捧场王,就是不管哪个演员或导演到《快乐大本营》,他总会说,这是哪天上映的电影,请大家多多支持。看到预告片,就说好精彩呀。“我拍完这个电影之后,我特别庆幸和高兴我原来做了这样一些事情,因为我真的觉得做导演太不容易了,我真的尊敬每一个导演,不管他的作品被别人怎么样评价。这一次的经验我很享受,但是我完完全全没有想到把它当做我的一个新的职业方向,这次《栀子花开》就是因为我心动了,我有了一个感觉,或者我有了一些冲动要表达的东西我才拍。那么在下一个让我心动的题材出现以前,我不会说因为这次的票房成功,明年我再拍一部,后年我再拍一部,没有这样的规划。”

  结语:

  《栀子花开》将于7月10日上映。何炅又动用了他积攒了多年的媒体资源,火力全开忙着宣传。他和郭敬明一样,太清楚如何把产品卖给既定的观众了,所以,《栀子花开》在票房上成功,是极有可能的。但作品本身如何,还要等看后再做评论。目前来看,何炅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的电影圈对明星导演是如何的饥渴,以及,人脉关系,对于一个混电影圈的人是多么重要。当然,从何炅很坦诚的讲述中,新人导演们,应该也能学到不少对自己操作项目来说很切实的东西。

  故事还没完。《栀子花开》的营销宣传,可以单独再说。那个故事里的何炅,以及他的团队,在卖电影这件事上,有以前没怎么见过的,一些独到的手法。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50618/n415242128.shtml report 12896 电影弄潮儿——何炅如果哪位明星要做导演,跟着何炅学,一定不会差>>>《栀子花开》亮相上海何炅宠溺摸李易峰头这可能是商业电影最好的时代。在这个时
(责任编辑:杜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