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娱乐 > 戏剧 drama > 2010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 > 评论荟萃

2010青戏节《卡夫卡》:让我们深情地纪念你

来源:搜狐娱乐 作者:蓝冷冷
2010年09月21日11:27

  第七个箱子——梦与死亡之箱缓缓打开,衣着单薄的女人从马戏团的飞奔中停了下来,她静静地坐上秋千,坐在孤独的聚光灯下,凝视着另一片孤独中的饥饿艺术家,讲起了他的故事。忧伤的音乐一秒秒地落下,饥饿艺术家的眼神一秒秒地暗淡下去,当马戏团管理员在杂草中发现了被众人遗忘已经奄奄一息的他,他问他怎么还不吃东西,饥饿艺术家认真地回答道:“因为我只能挨饿,没有别的办法。因为我找不到,适合自己口味的食物。”整场戏慢慢堆积起的情绪在此刻一同爆发,坐在剧场里的我,终于为了这句简单的台词泪水决堤。该是怎样的心灵,才能写出这样的绝望,又是怎样的深情,才能呈现这样的孤独。直到此刻我体会到了导演的真情,直到此刻,我谅解了全剧所有的不完美。

  之前一周的观演已经使我对青戏节不抱期望,前天看过《卡夫卡的七个箱子》的师妹又剧透给我此戏实在讲述卡夫卡生平,平淡至极。开场前剧场一直在放着聒噪的电子杂音,舞台阴暗而混乱,我暗自无语这一定又是个很实验很得瑟的东西,不晓得要把卡夫卡肢解成什么模样。开场后我也没怎么进入状态,两段戏过后还小嘲讽地和旁边同学私语:这不过就是卡夫卡小说改编舞台剧片段,顺带创作背景讲述。卡夫卡的短篇小说在中戏表演系的课程中没少被再创造,无论《在流放地》还是《变形记》,我都看过更好的呈现版本。

  《卡夫卡的七个箱子》剧情相当简洁,它的故事就是卡夫卡写过的无数小故事和他自身的部分人生故事。作者以卡夫卡好友布劳德整理遗作这一行动为线索将这些小片段贯穿起来,把卡夫卡的作品分类为七个箱子——父子之箱,审判之箱,动物之箱,爱情之箱,寓言与格言之箱,迷宫之箱,梦与死亡之箱,分别以《判决》,《在流放地》,《变形记》,《给米莲娜的情书》,《小寓言》,《马戏团顶层楼座》和《饥饿艺术家》这些作品为剧本基础进行舞台演绎。起初觉得作者这样做有些讨巧,因为他不须再去费力创造什么,卡夫卡作品本身已足够震撼。然而随着演出不断进行我被深深感动了,为了卡夫卡的心,也为了导演的心。梦与死亡之箱是全场我最喜欢的段落,女孩缓缓地讲着饥饿艺术家和他的艺术,她哀伤又钦慕地望着他,当他们要将他带走以动物取代,她几乎要哭出来地喊着:“不要!”在这个偌大的马戏团里,只有她理解他的艺术,并且,理解他的悲伤。我忽然明白,那个饥饿的艺术家就是卡夫卡,那个马戏团的女孩,就是导演自己。女孩为艺术家流泪的时候,我知道,导演也曾为卡夫卡流过泪。

  之前的段落真的不够完美,为了戏的节奏导演牺牲了卡夫卡作品的气质。以现代舞蹈动作配上格言的朗读很有新意,却使许多格言失去了引发思考的力量。《在流放地》排得有点混乱,作为重要象征的杀人机器,用演员的身体来造型总感觉少了一点味道。《审判》和《城堡》都被压缩得很厉害,没读过原作的人恐怕会有些摸不着头脑。布劳德这条线索本可以再丰富一些,作为二十二年的好友,他对于卡夫卡该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呢。也许是导演太沉浸于卡夫卡的世界,布劳德先生最终彻底沦为了报幕员式人物。

  可我是真的很喜欢,喜欢这出并不完美的戏,正如喜欢并不完美的卡夫卡和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我想起有人曾在论坛发帖问大家为什么喜欢卡夫卡,好些人都这样留言:“因为,他让我想到了我自己。”我又想起了《雕刻时光》中那句成为我座右铭的话,一个观众写信给塔可夫斯基说:“当我坐在那间幽黑的戏院里,凝视着被你的天才所燃亮的那片屏幕,那是此生以来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并不孤独。”

  导演说,排这出戏,是希望你们不要忘了卡夫卡。可我们怎么会忘了他,当我们面对着父母无缘无故的责骂,当我们面对着工作日复一日的单调,当我们面对着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们都会想起他,想起一颗同样承受过这些痛苦的心灵,他会陪着我们一起流泪。当有双忠实的眼睛陪我们一起流泪,就值得我们为生命而受苦。

  谢谢这场演出,也谢谢那个叫卡夫卡的男人。音乐结束场灯亮起的时候,我想起你,我感到自己并不孤独。

(责任编辑:炊烟)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娱乐资料库 影讯    电视节目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娱乐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