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上一页 开始自动播放 下一页     
跳转至:
页 1/7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赵薇登《淑媛》:我依然欺骗不了摄像机(图)

我来说两句 2008年09月04日13:59 来源:搜狐娱乐

作者:肥羊/综合

  下午一点刚到,载着赵薇(空间)的车准时出现在影棚门口,车门轰然拉开,几个女孩子跳下车来。相隔十米辨认了十几秒钟才注意到一个留着直顺的长发,额上横着一道齐刘海儿的女孩儿,“可能”就是赵薇——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运动鞋当她迎面走来时,让人不禁想起年少时在大院里被无数青涩男生暗恋的邻家少女。

  赵薇是“远距离美女”,因为稍微离近了,几乎就只能注意到她的眼睛,其他五官仿佛只能出现在观者的余光中,变成模糊的背景。一篇专访永远无法写透一个人,一次见面也只是管中窥豹。银幕下的赵薇也有着平常的生活和平常的幸福:喜欢看好友推荐的各种各样的书籍接受采访时常常蹦出萨特黑格尔等哲学大家的名讳;酷爱研究星座谈人论事时常常把星座当作佐证脱口而出;追着看奥运比赛,几乎走到哪里看到哪里,赢了也哭输了也哭,进了影棚还不忘从摄影助理那里刺探一下中国女子体操队的比赛结果;热衷游戏机,一个PSP揣在包里,在换妆间隙无时无刻不拿来通关一下;镜头前,一团纱巾、一个甲虫胸针,甚至一截手套都在她手里玩得有声有色……

  据熟人讲,和朋友在一起的赵薇很有几分小燕子的豪爽和孩子头儿似的“大姐气质”,喜欢张罗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赵薇也有蔫的时候,几个小时的拍摄带来的疲惫,让她不得不奋力搏击睡神的侵袭。而她犯蔫的样子却有一种沉静,沉静下来竟自然生出一种深度和威严,似乎真有些导演的潜质。

  《画皮》释放了我的恐惧

  尽管身上已渐退青涩,但赵薇依然不得不在摄影机前赤条条地展示自己的诚实,因为“摄影机是永远无法欺骗的”,而在《画皮》中,她暴露的最原始、最见不得人的东西可能就是她的“恐惧”。

  不管是《赤壁》中的孙尚香,还是刚刚杀青的电视剧《一个女人的史诗》里的田苏菲,赵薇都成了不二人选,因为《赤壁》的导演吴宇森本来就要借三国的“古”,讽21世纪的“今”,塑造一个纯真、活泼,还带有追求自由、敢爱敢恨等等现代气质的古代美女;而《一个女人的史诗》的作者严歌苓则认为赵薇身上存在的喜感和田苏菲很合拍。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满足了人们心里对赵薇再现“小燕子”式纯真与执着的期待。

  这也许都要归功于赵薇有着非凡的笑容,这笑容有种魔力,这魔力的核心技术大概就叫纯真,每次看到她的露齿一笑,眼睛里闪烁着几分调皮,总会忘记岁月也同样在她身上滑过,而事实上,从这个姑娘21岁那年成名,到现在,已经过了11年了。实际上,赵薇从未停止过改变,从《情深深雨蒙蒙》中倔强的依萍,到《功夫》夫中的光头丑女,到《绿茶》中双重性格的女博士,甚至在《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里操着一口东北话当街叫骂……她一直拓展着自己的可能性,不遗余力。

  9月底即将上映的电影《画皮》就是她的又一次自我挖掘。赵薇接下这个角色,实在该将首功记在导演陈嘉上的头上。从《画皮》开机,网上一直流传着“陈嘉上用面条沟通赵薇”的段子,似成一段江湖轶事,但搞定赵薇的绝不是一碗面条,“应该是导演的口才打动了我。导演普通话说的也不是很利索,但是很有说服力,他让我尝试一个我没有尝试过的角色,这对于我来说就像一种没吃过的东西,很想去品尝一下。”

  在《画皮》中,赵薇前所未有地扮演了一个温婉沉默的妻子,“可能大多数人以为贤妻良母就是一个固定的模式,但是导演为这个贤妻良母构架的一些想法却不太一样。他把一个普通的女人拍得非常不普通,却把一个妖怪拍得很像一个普通的世间女子,这是一种错位的处理。”

  “把聊斋的故事拍成电影,已经很久没有人尝试过了。我一直说这是一部新古典主义电影,用一个古代的外壳包着现代的思想,谈得都是现代人对感情和婚姻的一个矛盾。”用赵薇的话说,“这是一个三角恋的故事,讲一个男人如何去爱两个女人。而她饰演的这个角色就是挣扎在这场恋情中的妻子,另一个女人的到来深深刺痛了她,但因为对方妖怪的身份,却又要装作不知内情。”  

  在《画皮》中,赵薇收敛了她招牌似的笑容。跟以往的角色相比,这个被定义为“义胆贞妻”的角色对于赵薇来说是个挑战,难就难在“整场整场的戏都不说话,就是演感受”。没有台词的支撑却要在沉默中将人物内心的感受演得张弛有致,“这个人物挺压抑的”,赵薇如是说,但对这个角色,赵薇是有一丝敬佩的感情在里面的,“这个女人对感情的处理方法我实在很佩服,如果大家都像她一样处理感情问题,估计纠纷就会减少70%,退一步海阔天空。”

  《画皮》里,赵薇忍的是角色的感情,释放的却是她自己的恐惧。拍完第一部电影《功夫足球》的时候,赵薇曾说过,电影特别敏感,你可能敢欺骗你身边的人,但你不敢欺骗摄影机,让你不得不把最原始的东西,最见不得人的东西展现给它。3年后《画皮》已经是赵薇的第6部电影,但赵薇依然不得不在摄影机前赤条条地展示自己的诚实,她坦承,在《画皮》中暴露最多的东西可能就是她的“恐惧”。“我在生活中很少去恐惧,恐惧是人最基本的一种情感,人在生活中却很少有机会表现自己的恐惧,它被深深压在自己的心底,我也一样。而《画皮》却让我将这种恐惧集中、彻底的表现了出来。”

  田苏菲很“轴”

  有媒体评论说,田苏菲是“小燕子”十年后的又一次回归,但在赵薇看来,田苏菲“单纯、热情、善良,但不泼辣、人有点憨”,而且“这部戏并没有夸张到让人崩溃”。

  除了《赤壁》和《画皮》,今年注定是赵薇著作颇丰的一年,刚刚杀青的电视剧《一个女人的史诗》是赵薇另一部让人们翘首企盼的作品。在这部由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中,赵薇饰演的是女主角田苏菲从十几岁到四十几岁,年龄跨度将近30年。这30年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而在田苏菲的世界中,这30年她只追着、围着一个人而活——她的丈夫欧阳萸,用无比笨拙的方式表达着对这个男人的爱,而爱情也就是她一生的事业。

  有媒体评论说,田苏菲是“小燕子”十年后的又一次回归,听到这个评价,赵薇不由叹了口气:唉,什么都往这方面扯!在赵薇看来,田苏菲“单纯热情、善良,但不泼辣、人有点憨”,而且“这部戏并没有夸张到让人崩溃”。

  刚看到剧本和小说的时候,赵薇也觉得这是一部喜感十足的戏,有些东西是可以恶搞一下的,比如田苏菲在话剧舞台上夸张地演出样板戏,现代观众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很好笑,“但结果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像演《刘胡兰》、《沙家浜》,这些在我们父辈那里曾经让他们热血沸腾的东西,我原本以为这些戏被我们年轻人演出来应该挺搞笑的,但真演出来,大家却惊讶地发现:诶?我们怎么被这个‘刘胡兰’感动了?”

  在电视剧开拍前,赵薇曾与严歌苓有过一次长谈。在严歌苓看过的为数不多的电视剧中,就有赵薇的《还珠格格》,在她看来,赵薇有着亦庄亦谐的能力,这点与田苏菲有几分合拍,而更让严歌苓赞许的,是赵薇的上进和爱读书。在赵薇眼里,严歌苓是一个脱口秀型的女作家,敏感且长于表达,她的作品下笔独特,对事物总是有非同一般的洞察和描述。“严歌苓小说里的女性都有一个共性就是特别‘轴’,而且她们认准的事情就特别坚持,但是她们的追求都不是那么世俗,她们总跟别人不一样,但是她们又挺享受这个自虐的过程的。田苏菲这个人挺悲剧的,给她一个笑脸,她获得的幸福就比别的女人从丈夫那里得到精心呵护所感受到的幸福还要多。”

  而对刘烨演绎的欧阳萸,赵薇的评价很高:“刘烨演欧阳萸还是挺适合的。他把欧阳萸演得很帅,因为他觉得小说中把欧阳萸写得如此帅又才华横溢。‘帅’有时候是可以演出来的,就像一个美女可以把自己演得很‘美’。看了他的演出,我们都觉得:嗯,欧阳萸确实鹤立鸡群,难怪小菲会对他情有独钟。”

  我要健康的爱情

  赵薇要的爱情也很简单,就是“健康”二字。在她看来,婚外情和多角恋都太刺激,让她敬谢不敏,她更喜欢光明正大、平和的感情。

  尽管前段时间在《画皮》的宣传会上,赵薇怒斥了一名故意蹲在地上去“制造”她走光照的记者,但采访过赵薇的人对她的和善几乎是有口皆碑。因为这次采访只能利用化妆的时间进行,不免有诸多干扰,化妆完毕后,赵薇不止一次关照说:文章的素材够吗?不够就接着问吧。

  于是认真问道:网上流传的那些绯闻,哪些是真的?“都不是真的,我压根儿就没谈过恋爱。”赵薇毫不犹豫一本正经地回答,然后看着笔者一脸的惊愕,旋即又笑着解释:“我骗你的,还是不要八卦了吧。”

  对待爱情,赵薇坦言不会像田苏菲一样为一个人奉献那么多,而她要的爱情也很简单,就是“健康”二字。在她看来,婚外情和多角恋都太刺激,让她敬谢不敏,她更喜欢光明正大、平和的感情。

  在赵薇的博客上,曾贴过一篇小故事:一个三角形梦想找到一个圆,带着它一起滚向幸福的远方,于是它不停寻找残破的圆,希望可以挂在上面一起滚走,但是每次它总是被半途抛下,直到它最终也在寻找和等待的路上被磨成一个圆。

  赵薇很喜欢这个小故事,单纯是因为它的主角是一个三角。但曾几何时,她也曾是一个梦想幸福的三角,大一时即红透中国,但初试锋芒却迎来官司缠身,遭到无情棒杀;进军银幕,却被称为票房毒药……然而拍戏的辛劳、不为人知的情感心酸,起起伏伏波波折折都掩盖在她的光环之下,默默消化,也许所有三角最终都会被磨成圆,只有那时才能到达幸福的远方,而赵薇还在路上……  

(责任编辑:小肥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