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商城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娱乐频道 >> 电视 TV >> 《野火春风斗古城》_搜狐娱乐 >> 相关报道

电视剧《野火春风斗古城》分集介绍(6-10)

YULE.SOHU.COM 2004-09-07 19:20  来源: 搜狐娱乐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0)】 【收藏本文 收藏本文】 【热点排行】【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张靓颖沈阳拍写真
图:关咏荷产后家庭照首曝光
章子怡愿为"他"息影结婚生子
小S婆婆4千万豪宅慰劳媳妇
大牌明星们的卖身契曝光(图) 徐静蕾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历程
蒋雯丽曾落榜张国立曾当工人
林青霞首度回应婚变传闻

  第 六 集

  八里庄杨家,银环迷迷糊糊醒过来。

  里屋外屋静静的,又似乎有许多人。然后听见轻声地说话;让丫头再睡一会儿,是金环的妹妹,晓冬的女朋友回婆家了,等大部队进城了吃杨晓冬的喜糖……。嘻闹声一点点高起,炕边嘘地一声静下来。

  银环翻身睁眼,炕边是慈祥的杨母。

  下炕往外屋走,屋里是人院里是人,都是可亲的武工队同志。杨母趁银环熟睡时,已连夜通知是梁队长。

  久在城中做地下工作的银环,置身这样的环境中倍觉可亲。尤其是杨母,就象自己的妈妈一样可蔼可亲。

  日上三竿,韩燕来才把洋车停到辅仁医院门口。杨晓冬失踪,使他心里十分焦燥。韩燕来看见了神形吊销的高自萍进入医院,高自萍对韩燕来并无映象。

  从小燕子嘴里知道,那天特务是在辅仁医院里开始跟踪的,因此韩燕来也不能去进医院去接触银环。

  洋行车的买办来收月资,入不敷出的车夫们根本交不起高额车租。买办动手打人,憋了一肚子火的韩燕来,和买办狗腿子动上了手。

  金环在西洼地口找到小燕子。小燕子得知是杨晓冬叔叔派来的人非常高兴,带着金环去辅仁医院找哥哥。

  高自萍非常无助,人在医院魂不知在何处。他并不是不想救叔父,可是把杨晓冬交给日本人怎么可能?新的省城地下党如幽灵一般飘忽,银环的不知去向更让高自萍惶恐无助。

  中午,高自萍来到女宿舍,只有小叶在。在高自萍近乎偏执的追问下,以及银环床上留有的男人痕迹,小叶说出了前一晚有一位姓杨的男人住在这里。

  等小叶离开,高自萍快疯了,努力克制着,蜷缩在银环床头。

  金环和小叶来到辅仁医院前,伪警察已经将闹事的车夫都抓走,一些洋车也都集中收回车行。

  黑衣社,多田亲自问讯蒲小曼。问讯的焦点并不是龟山如何被杀,而是来人到底是何目的。蒲小曼坚称龟山意欲强奸时,从后窗进入两名八路,什么也没说打倒龟山,取走了药箱中所有东西,其它事情自己一概不知。

  与此同时,蓝毛带人到司令部。将关敬陶和桃小陶隔离开来,两相对照问讯杨晓冬到底是怎么来司令部的,与关敬陶是什么关系。对于杨晓冬如何假扮大夫进入司令部,关敬陶实话实说,唯独隐瞒了自己意图平安送走杨晓冬的细节。

  有日本人撑腰,蓝毛异常嚣张。高大成初时还忍着,毕竟是自己下属有问题。随着关敬陶与蓝毛的争吵升级,特务要带走关敬陶,高大成觉得蓝毛是有意给治安军难堪了。治安军长枪刺刀与黑衣社手枪队在大院里相峙。

  电话打回黑衣社,多田烦不胜烦,怪蓝毛不会办事,撤回人马。

  多田的烦恼在于病毒样本和复制手册。细菌病毒是非常规武器,为国际战争法所不容,因此日本军部一再严令在大规模投放前必须保密。落入共产党之手,对于多田个人和整个大日本皇军,后果都不堪设想。此为心烦之因。

  恼恨,是因为杨晓冬。飞车中的短暂接触,使多田觉得碰上了个前所未有的对手。杨晓冬在暗处,样本和手册在他手中,多田完全处于被动,不知杨晓冬将要何为。眼下高自萍是多田的唯一希望。

  金环和小燕子到警察局将韩燕来保出来,三人躲开满街的特务警察,一块儿回到金环城中老屋。与杨晓冬重见,韩燕来分外高兴。

  杨晓冬获得了意外情况,大闹药店之人竟然是韩燕来。询问之后,燕来也说不清龟山带的是什么东西,只知道自己拿起了一本册子,依稀好象还有药水瓶子留着没拿。册子放在洋车座里了,而洋车没收回了车行。

  几个人凑了点钱,韩燕来和妹妹去车行赎车。金环与药房老蒲从前便相熟,去找机会将老浦约出来,在城外护城河边与杨晓冬见面。

  洋车行,取洋车一波三折,韩燕来原来用的那辆车已经配给别人了。

  傍晚,梁队长带了四名精干手下,与银环同时乔装进城,相约明日午时在南城茶楼见面。

  银环回医院,梁队长一行五人去茶楼设法与金环联系。

  傍晚,城外护城河边,老浦如约而至,杨晓冬向老浦讲明局势和地下党的意图,老浦表现愿意帮助工作,但老浦也不知龟山带夹在货物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女儿小曼应该清楚一些,但人在黑衣社。

  杨晓冬要老浦以临时补充人手为名,将金环接纳入药房工作。

  傍晚,银环回到宿舍,见到了一副可怜相的高自萍。

  银环对杨晓冬留宿,以及自己消失一天去了哪里绝口不露。高自萍终于暴发怒火,即而又转为哀求,说叔父被困自己又失去组织信任,并且命在旦夕生不如死。银环心软了。高自萍乘势又表达对银环的爱意,被银环不耐地打断,高自萍只有将恨意暂且收起埋得更深。银环心头乱乱地安慰高自萍,说高鹤年和省长以及多田都有交情,相信不至于会因此丧命。

  看着高自萍落寞离去的背影,银环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夜,梁队长一行至城中金环老屋。同志相见分外亲热,杨晓光觉得自己充满了斗争的力量和依靠。韩燕来作为临时补充入地下党成员,参加了碰头会。

  杨晓冬分析了进城后几日的情况,关敬陶的策反工作有望,关键要充份利用治安军和日本特务之间的矛盾。新增加的蒲记药房丢失武器设备一事,要不惜一切代价,抢在鬼子前面掌握。由伪省长吴赞东造成的前地下党组织同志牺牲的血债,一定要伺机清算。

  有关高自萍,梁队长与杨晓冬产生了一些分岐,惯于和鬼子汉奸面对面打硬仗的他讲究快刀斩乱麻。即然高自萍十有八九叛变,不如抓起来审问,证实变节毫不犹豫除奸。杨晓冬则坚持高自萍的问题由自己亲自处理。

  夜,高府。高自萍收拾细软准备悄悄逃离,从后门溜出没多久,被蓝毛堵了回来。蓝毛明确告诉高自萍,他的命早已是皇军的,还留着他就是为了让他供出杨晓冬,过了明天还没动静,陪高鹤年一起死。

  高自萍梦游一般回到自己卧室,望着窗外寒月心底琢磨,这情势如要保命只能尽快探出杨晓冬下落,而找杨晓冬只有通过银环。一想到杨晓冬多年来在银环心里占据的不可动摇的位置,高自萍便嫉火中烧,似乎为自己将要进行的出卖找到了一些实在的理由。

  夜,辅仁医院病区,正在上班的银环见到装扮成患者的姐姐金环。俩人进入一间病室,杨晓冬在里面等着。金环有意回避,留出空间给俩人。

  分别了一天,一天中生死了一遭,俩人都觉得十分亲近。银环说见到了杨母,但忽略杨母将她当成未来儿媳的细节。话题转到高自萍,矛盾的银环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偏偏不一样,不自觉地替高自萍处境开脱,希望杨晓冬多给高自萍一些信任,组织上想办法解救高鹤年。

  杨晓冬表示,组织一定想法解救高鹤年,毕竟前期高参议替党做了许多工作,党不会以得失成败论敌友。至于高自萍,银环和他一起工作的时间长,相互了解程度大。杨晓冬问银环是不是能保证高不会变节,银环心里实在是犹豫的,却还是替高自萍作了保证。

  杨晓冬叮嘱还是不要向高自萍透露任何情况,组织自然会单线向他布置下一步任务。临走时,银环问今后自己怎样和组织取得联系。杨晓冬犹豫了一下,告诉自己暂住在银环旧居,是金环提供的,但非到万不得已银环仍不要主动来找。

  杨晓冬走后,银环不知为何心情轻松了一些。也许是因为被破坏的地下党工作重上轨道,也许是因为杨晓冬对高自萍的宽容。银环知道,杨晓冬对高自萍宽容,便是对她的无条件亲赖信任。这么想着,银环心里又乱了起来。

  杨晓冬怎么可能盲目宽容和信任?作为一名地下党负责人,儿女情感和危险工作的关系位置他心里十分清楚。

  深夜,省城街头。韩燕来和梁队长的武工队,在城市各个角落寻找韩燕来曾经用过的那辆104号洋车。

  

  

  

  

  

  

  

  第 七 集

  晨阳临窗,往常这时候高自萍应该出门上班了。眼下高府佣人管家四散,冷冷清清。上不上班对与高自萍来说已无意义,太阳下山前命是否还在都不知道。

  高自萍如一具死尸般赖在床上,眼看着卧室门推开,蓝毛进来将他拎到客厅。

  头上缠着纱布的多田阴着脸,端坐在高鹤年经常坐的那张椅子里,而高鹤年则被两名特务押着立在桌前。

  昨晚蓝毛报告高自萍意图逃跑,使多田本来就稀少的耐心消失殆尽。对于杨晓冬和病毒样本的下落,多田手上没有别的线索,两天的期限也等不及了,只有把宝押在高家叔侄身上。

  一把左轮枪,塞进一粒子弹,转动弹仓压入,放在桌上。高家叔侄一人对自己开一枪,直到高自萍愿意说出应该说的内容。

  死亡的威胁无比贴近,侥幸生存是本能,但高鹤年和高自萍的反应截然不同。高鹤年耿直性烈,生死到在其次,只越来越感觉到强烈的屈辱。高自萍却越来越崩溃,每冲自己开一枪都往猥琐迈进一大步。

  五枪未响,轮到高自萍,彻底崩溃。说自己再也不想干共产党,说杨晓冬实在是连人也见不到。蓝毛的枪顶在高自萍脑袋上,高自萍无论如何不去碰桌上的左轮,开始央求叔叔替他受死,高自萍说自己还年青,即然两个只能活一个,叔叔老了活够了。高鹤年破口大骂侄子,抓过起左轮便冲多田开枪,最后一枪也未响,子弹并未放入。

  羞怒的高鹤年被带走。

  客厅里留下多田和高自萍两人,一番威胁利诱,高自萍表示从此为皇军卖命,但无奈杨晓冬不会信任他。多田让高自萍只管放心,在适当的时候会创造机会,使高自萍重新博得地下党的信任。

  多田又问到银环的身份,高自萍犹豫了一下,向多田保证银环只是自己的未婚女友,与地下工作无任何关系。

  新的地下党组织在杨晓冬的领导下又重新开始工作,对于银环来说,一半是欣慰一半是烦闷。银环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为了避免危险,组织不得不与她保持距离,这一切都是高自萍引起的。尽管在杨晓冬面前,银环不自主地替高自萍做辩解,可银环心里比谁都想尽快证实高自萍是否有问题。

  银环在医院药房意外地再次碰见姐姐金环,金环是来送货的,以蒲记药房伙计的身份来送货。

  姐妹俩短暂的交谈使银环心里更郁闷。金环问妹妹,医院里都在说银环和高大夫是一对究竟是否真的?银环说自己从来就没有这种意思,都是高自萍利用一明一暗两种工作便利,故意造成的声势,还有就是老参议高鹤年确实是对她不错,有心想撮合她为高家侄媳妇。自己心里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杨晓冬,眼下只是觉得高自萍处境无奈,多少有些和自己的处境一样,身不由已无法得到新组织信任。金环直觉银环情绪有问题,但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省城街头报纸大幅刊登,原省府参议高鹤年私通共党,被皇军抓获感化,不日即将在省府大楼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异帜。

  梁队长是在大街上看到报纸的,韩燕来气喘吁吁跑来说,104号洋车找到了。连同其它五架洋车,一共六辆被黑衣社包了,刚才看见六辆车就停在宴乐园门口。

  梁队长主张伺机抢车,韩燕来执意要先通知杨晓冬。梁队长急了,在城外打了八年游击,还没碰上过敢顶撞自己的人。韩燕来可不管那些,心里面就只有杨晓冬。

  韩燕来留下看守,其余人回到住处商量对策。

  金环和梁队长一行在住处汇齐。梁队长要硬抢104号洋车,杨晓冬不想硬来,主张控制现场,寻机由韩燕来和一名武工队员替换车夫。

  行事习惯采取最直接手段的梁队,再次表示不理解。时间紧迫,杨晓冬没工夫说服众人,下令按布置伺机行动。

  金环杨晓冬梁队长一行乔装接近宴乐园,六辆洋车还停着门口,还有几个特务守卫。车夫都是和韩燕来相熟的,金环先假称坐车上了104号洋车,车夫却不肯走。燕来劝说车夫趁特务不用车的时候拉趟私活,几个车夫死活不肯,好说歹说掏出钱才肯到对街酒档喝口酒。

  与此同时,打探情况的小燕从宴乐园出来,说蓝毛和吴赞东都在里面,宴乐园里至少有二十几名伪警察和特务。

  杨晓冬指挥立即行动,梁队长执意要亲自和韩燕来去替换车夫,晓冬拗不过,再三强调无论如何不能打草惊蛇。

  四名武工队员在酒档附近戒备着,韩燕来和梁队长套上带来的车夫背心,装作车夫模样,以车篷为掩护就在街边开始翻车座取东西。

  车座掀开,里面的册子还在。宴乐园里的人却突然出来,是伪省长吴赞东和蓝毛一行,刹那间将六辆洋车围了个水泄不通。梁队长压低帽沿试图躲过去,蓝毛一屁股坐到104号车上,挥手喊走!

  酒档边的两个车夫欲动,四名武工队员亮出家伙。车夫不声张了,杨晓冬却犯了愁,原本设想即使出现变故,凭着五个人五支枪在街上制造混乱,也能保全车内资料撤退,没想到事出突然,眼睁睁看着敌人将梁队长和韩燕来卷走。

  跟着吴赞东的轿车一路小跑,韩燕来也懵了,身前身后黑压压一片特务,再瞅梁队长倒是不慌不忙。

  蓝毛就坐在梁队长身后车斗里,摇摇晃晃瞟着梁队长的后背面无表情。

  终于一路熬到黑衣社,以为可以脱身,蓝毛挥挥手却招呼六辆车全部进入大院。身后大门关闭,蓝毛喝令特务将六名车夫团团围住,什么也没说,先陪着吴赞东往后院进去。

  韩燕来和梁队长面面相觑,不知哪儿出现在问题,其余四名车夫更是不知所措。趁着看守的特务还离得远,梁队长小声叮嘱四名车夫不许胡说,自己和燕来是换班拉车的伙计。

  吴赞东来带高鹤年的。报纸上有关高鹤年即将宣布易帜的消息是登出去了,但高鹤年吃软不吃硬。多田的意思是叫吴赞东出面说服高鹤年易帜,让这两个当初企图策反皇军的人,自己相互策反共产党。

  杨晓冬一行赶到黑衣社附近时,吴赞东的小轿车正将高鹤年从黑衣社接出来,由大批伪警和治安军护卫着,往治安军司令部而去。

  黑衣社重新大门紧闭,里面静悄悄没有动静,愣冲蛮干肯定是不行,越等越心焦。尤其是金环,梁队长遇险她比谁都焦急。

  院内,蓝毛从内院出来,阴阴地到梁队长和韩燕来跟前,说你们俩是干什么?燕来说拉车的呀!蓝毛说,你是拉车的我是玩鹰的。这六辆车我们包了两天,六个臭拉车后背的号码老子搭过一眼,就倒着能背出来。你们俩是谁呀?

  梁队长说,中午吃饭的当口儿,小仨儿哥俩换班了,这车本来就是我们俩和他们单双日轮换着拉活儿,您多心了,不信问大伙儿!

  四个车夫一连迭地点头。蓝毛阴笑着,说车都拉出去,你们俩留下。

  眼瞅着四个车夫将六辆车拉出去,梁队长暗暗松了口气。

  两名特务推推搡搡将梁韩二人弄入一间屋子,关上门,蓝毛说给我搜搜这俩,我瞧着他们就不顺眼。

  梁队身子往门口挪了挪挡住通道,说别搜了,我自己把家伙掏出来还不行?说着从后腰一左一右拔出两把二十响。

  屋内两名特务和蓝毛欲动作,梁队长说别动了。我姓梁,城外武工队的,打听打听去,从一数到五,我两把盒子炮能挨个儿摞倒二十个人,枪枪都打在额头上。

  梁队长的名声大,特务治安军没有不知道的,果然都不动了。韩燕来乐了,上前下了蓝毛和两名特务的枪,沉甸甸地插满了前后腰。

  蓝毛依然阴阴地,说这是黑衣社大院,我不信你敢开枪。枪一响,谁也别想活着出去。梁队长说没错,你不乱喊我也不动,平安无事就此别过,以后我有得是机会把你毙了。

  六辆车从大门里出来,杨晓冬也松了口气,到僻静处打开车座取出手册,匆匆看了几页,直愣愣地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四名武工队员在一边关心的却是队长,听车夫说梁队长被特务扣了,几个人嚷嚷着要冲进去抢人。杨晓冬厉声喝止,情绪异常地不近情理,下令撤退。

  金环不走,与四名队员一个口气,不能置梁队长和韩燕来于不顾。杨晓冬怒了,这些在城外打惯硬仗的同志,根本无视地下工作规则。尤其是金环,泼辣爽直的性格加上和梁队长的感情,也使她失去理智。

  仅凭四五支枪硬闯黑衣社无疑痴人说梦,但手下失去控制又坚决不走。杨晓冬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命令一名队员和金环带资料先回住处,其余三人留下和自己在黑衣社四周街道制造混乱,吸引特务出来给院内的梁队长和韩燕来制造机会脱身。

  金环怀揣资料依然犹豫。杨晓冬不由分说地下令,到手的资料是第一位的,重于任何一个人的生命。眼下情景在城内制造混乱已足够危险,万一组织因此再次受损,金环和护送队员片刻也不能在城中停留,火速出城设法将资料转交上级组织。

  金环和另一位队员迟疑地离去。

  略作简单布置,眼看着三名队员往四周街道散去,杨晓冬心里象压了一块铅。梁队长和韩燕来遇险,他心里也着急,但更让晓冬觉得可怕的是,身边的同志们所缺少的地下工作耐心。

  如果说那份资料的内容让杨晓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么眼下的局面和即将在四周响起的毫不必要的枪声,让杨晓冬的心沉到了底。

  和金环一起离去的那名武工队员走到一半,便执意往回折。

  金环很矛盾,从杨晓冬恼怒的情绪里,她感觉到了资料的重要性,但梁队长遇险,杨晓冬和同志们一同涉险更让她难以独自离去。

  

  第 八 集

  梁队长暂时控制了屋内的局面,但不能安然离去,院子里就是特务。

  韩燕来得了三枝枪,洋车和资料安然出院,觉得一切尽在掌控,就着小屋子开始审起蓝毛来。韩燕来问蓝毛,知不知道那天劫蒲记药房的是谁?就是自己!蓝毛不太明白蒲记药房的事,多田跟谁也没有明示自己的麻烦。

  韩燕来要蓝毛交待那天自己没带走的那瓶药水,日本人藏在哪儿了,不说就要蓝毛的命。蓝毛也是个狠主儿,说你今天要不了我的命,隔天我挖地三尺把你找出来活剥了,还有药房那小妞在我手里,我也饶不了她!

  韩燕来怒了,上去三下五除二拍晕三个特务,还想下狠手被梁队长拽住。外面随时会有特务进来,再不脱身恐出支节。两人扒了特务的褂子礼帽,韩燕来再把盒子炮斜挎上,推开门低头准备混出院去。

  走到院子中间没人注意,韩燕来突然停下,说是要去探探蒲小曼关在哪里,顺便救出去。

  如果梁队长勇武是艺高胆大,那么韩燕来则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鲁莽。俩人僵在院子中间,韩燕来不服梁队长,梁队长又不能硬拉,一时间特务的注意力过来。形势危急,别说救小曼,连自己都要暴露了,梁队长正准备先下手为强,门外街面上突然传来枪响,迅速地其它几个方向枪声也响起来。

  看门的特务进来喊,街上有八路。院子里刹时乱作一团,一部分特务们纷纷往外窜,另一部分特务往蓝毛所在的屋子去。

  梁队长不由分说,拉了韩燕来趁乱出院。

  枪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受伤脱困的蓝毛疯狂无比,将一名武工队员逼到一个死胡同里,武工队员弹尽牺牲。街上的抓捕持续到天黑。

  天黑,众人陆续回到金环老屋。牺牲的那天名武工队员,正是离开金环折返的那名队员。街上还在抓捕,大家不敢开灯,黑黢黢的屋子里气氛异常沉闷。

  一个沉闷而严肃的会。杨晓冬先向大家讲了到手的资料意味着什么。上级要求不惜一切代价追剿的东西,是日本人即将投入使用的化学细菌武器。如大批复制投入战场,将给八路军造成前所未有的重创。就是那一小瓶样本溶入河流,溶入供水系统,这个城市也将成为一座死城,遗患子孙后代。

  城外大部队即将攻城,城内地下党必须全力阻止小日本的罪恶行径,保证将一座干净健康的省城交给大军。眼下样本在多田手里,鉴于此等严峻形势,领会上级不惜一切代价的意思,就是为了得到并且销毁与资料一同进城的那一瓶样本,在座的每一名地下党成员都应该毫不犹豫为此付出生命。

  杨晓冬特别批评了金环和三名武工队员,白天的行动虽然达到目的,但由此暴露出来的目无组织纪律,在此后的行动中必须严格杜绝。

  众人各自承认了错误,只有梁队长闷声不响。

  会议完毕,杨晓冬嘱咐众人散去,今后由小燕子负责联络彼此。

  韩燕来回家,武工队一行四人已于前几日由燕来安排两人临时入车行,梁队长和另一名队员在车站煤场以帮工做掩护落脚,金环已在蒲记药房落脚。

  众人散去,屋子里刹时安静下来。杨晓冬心头乱乱地瞧着墙上银环的相片,思绪似乎又回到了五年前,和银环相互扶携的学生时代。

  外头有声音,晓冬闪到门后。住屋从外看是久未住人的样子,并且是锁上的,但分明传来的是开锁的声音。

  人影进屋被杨晓冬从后一把揽住,怀内兰气轻吐的是银环。

  杨晓冬放开人,一通责怪银环不该擅自来找,早已叮嘱过不说,眼下非常时节万一引来特务怎么办!责骂到半途话打住了,银环眼泪汪汪地委曲得不行。

  银环说白天特务日本宪兵大规模抓人,自己就是担心同志可能又遇险才忍不住来看看的。前几日整个组织遇害的情景历历在目,现在谁都不和她接近联系,银环真怕从此又见不到杨晓冬了。

  杨晓冬气消了一些,银环说来时已甩了跟踪。

  两人往下的话,不免又牵出些隐隐约约的儿女情长。银环说不堪忍受被组织冷落的滋味,就此不想回医院了,干脆和同志一起工作。这么说的另一层意思是和再也不想和杨晓冬分开。

  杨晓冬断然否定银环的想法,医院的工作是一个及其有利的位置。首先可以接触关敬陶夫妇有利策反,其二可以合理地接触到高自萍。

  话题即然转到高自萍身上,杨晓冬便把自己的想法展露给银环。他说不管高自萍是否主观变节,目前已肯定沦为多田的棋子,不然不可能仍能行动自由。多田将其当成一枚棋子,无非是要对付地下党。那么杨晓冬也不妨将高自萍当成一枚与多田沟通周旋的棋子,而银环正是联接杨晓冬和高自萍多田之间的通道。

  杨晓冬对高自萍的态度,还是让银环有些难以接受。毕竟旧组织只剩下银环和高自萍两人,银环觉得如果连杨晓冬都觉得,高自萍可能没有主观变节的行为,只是被多田利用,此种境遇更应该给予保护,而不是利用。

  送银环出门的时候,依依惜别的气氛中,夹杂着另一些情绪。银环说,分别五年你变了许多。杨晓冬问那儿变了?银环说你变得更冷静,或者更冷酷。

  杨晓冬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斗争形势严峻必须冷酷。

  走到外面,杨晓冬跟出来欲言又止地问了银环一句;我进城的第一天,高自萍说要和你结婚了,是不是真的?

  银环摇摇头说,我爱的人五年前走了。

  银环离去,杨晓冬还愣愣地半晌不动。梁队长从楼角闪出来。

  门外的话梁队长都听见了,误认杨晓冬陷于和银环高自萍之间的情感。刚才在会上梁队长没有多说什么,眼下单独和杨晓冬交换了看法。第一,是领导工作方法。杨晓冬一反进城之初对梁队长的那种顺从谦让,坚持城内地下工作要服从统一决策,而自己必须是唯一的决策人。第二,杨晓冬表示是喜欢银环,但绝不会因此影响正确的判断。

  梁队长不好再说什么,提醒此处不宜再久住。

  杨晓冬说自己也考虑过几日搬离,如此严密搜捕城内已无绝对安全之处,先前敌人搜索过的西下洼反而比较安全。

  多田对地下党新领导人的惊惧不是多余的,事实证明杨晓冬对高自萍就料之于先,防于未然。然而杨晓冬还是不可避免地给了多田一个大好机会。韩燕来在黑衣社自作聪明地,问蓝毛那一瓶样本的下落,提示了多田,地下党只拿到资料没有拿到样本。

  样本是在蒲记药局失踪的,现场当事之人龟山已死,还得着落在蒲小曼身上。

  多田亲自督促特务再审蒲小曼,酷刑加上特务的污辱,小曼求死不得痛不欲生,你终于说了样本还在药房。

  中午时分,金环在柜上忙药铺事务,突然来了一队日本宪兵和黑衣社特务,药铺关门落闸,遍体鳞伤的蒲小曼带进来,后面跟着多田。

  小曼说进后院仓库之前,得跟爸说几句话。

  特务在场,父女重逢也说不出什么。老蒲说女儿你委曲了,小曼只说爸你要保重。三句未过,小曼被推入后院仓库。

  金环和一众伙计拘在前院柜上,眼睁睁不知鬼子要干什么。

  后院仓库,面对半库的液体药剂瓶,蒲小曼愣了半晌问多田,假如自己找不出那瓶样本呢?多田说那么你得死,这药店也别开了。蒲小曼双眼已瞟到了屋角的那瓶样本,日本人为了隐蔽,包装和普通的液体瓶并无二致,可小曼仍然一眼就能辩别出来。

  蒲小曼一边佯装翻找一边说,可以告诉我那瓶样本是什么东西么?后面没有回答,再回头看时,仓库里半队鬼子兵已经挨个套上了毒气面罩。小曼怔了怔,手轻轻滑过那瓶样本,从里拣出一瓶普通液体。

  多田在面具后的声音闷闷地,说是这瓶么?小曼缓缓地点头,多田朝小曼接近。小曼将药瓶举起作势欲往墙上摔,多田怔住,离小曼两步之遥,愣不敢再走。小曼说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戴防毒面具?

  多田说你没必要知道,因为找到了东西就不能再留着你。说罢迅速拔枪近距离开枪,在小曼倒地之前夺过药瓶。

  前院只听到一声枪响,待日本人从后院出来,防毒面具已收好不见。特务鬼子什么也没说,一蜂窝离去。老蒲冲入后院抱着小曼的尸体放声大哭,那瓶样本滚入仓库更深的角落。

  看着小曼的尸体,金环琢磨着日本人转一圈到这儿来害死小曼,到底是什么意思。金环还不经意注意到,小曼的左手食指指甲断裂,手指上的血和着胸口的血流在一处。

  

  

  

  

  

  第 九 集

  高大成最近都在忙着按排高鹤年易帜的记者会,这是多田亲自交待,从黑衣社手里转过来的事儿。

  至于高鹤年在记者会上是否配合,高大成一点儿都不担心,不愿意就枪毙,不信还有不怕死的人。高大成的乐趣在于看着吴赞东成天愁眉苦脸,一会被高鹤年嬉指为共党从犯,一会儿又被高鹤年骂得狗血淋头。

  吴赞东简直是度日如年,多田的安排是明摆着的,共党也明摆着不会放过他,他身上背着三条地下党人的命。即将到来的记者会上,高鹤年的态度等于吴赞东的态度,如果这倔老头执意不卖日本人的账,吴赞东的省长恐怕也坐到头了。所幸这些天地下党没有再找上门,不然这日子就甭过了。

  吴赞东将这一切都归罪于高鹤年这个又傲又固执的老头,要不是一时听信高鹤年扇动,何致于落到如此地步?

  关敬陶因为杨晓冬的事,前一段没少挨黑衣社和多田的盘质,甚至高大成都对他冷落了,由此更加心灰意冷不问世事,共产党和日本人他是两头都准备敬而远之,每天忙完司令部的事便一心服伺老婆桃小陶。

  自从那天在司令部被黑衣社质询之后,桃小陶便病情加重,好几次都命若游丝。关敬陶管不了那许多,老婆的身体要紧,干脆让小桃住进了辅仁医院,自己隔三差五也老往医院跑,免得待在司令部里多是非。可有些麻烦推也推不干净,高鹤年易帜一事,日本人是有意交给治安军办的,中国人自己出自己的洋相。关敬陶是治安军团长,临到记者会那天的押送高鹤年任务,自然落在他头上。

  银环遵照杨晓冬嘱咐,不急于暴露自己的身份劝说策反,只是尽心尽责照顾好桃小陶。桃小陶在医院住的是单人贵宾房,银环和小陶本来又熟悉,所以每回关敬陶从司令部过来,也不避讳银环,谈论高鹤年根本不象外界言传那般准备易帜,终日大骂日寇汉奸赴死之心早决,恐怕记者会之日便是高老头的忌日。

  银环趁势旁敲侧击,高鹤年一介文儒都能如此铁骨铮铮,关敬陶身为军人,似乎更该有所为而有所不为。关敬陶一时英雄气涨,再看眼前娇妻又儿女情长。

  银环通过每日进医院卖油饼的小燕,将高鹤年的真实情况,以及对关敬陶的策反感化进展报告给了杨晓冬。

  高自萍如游魂一样上班,感觉每天都是未日。忍了几天银环对他不温不火的态度,终于绷不住了,午休的时候将银环堵在宿舍里。

  高自萍觉得自己付出许多,为保护银环忍受了莫大的危险,只想就此和银环一起缩头不问世事,最好拥着银环躲到温柔乡里过一天算一天,可银环不愿意。在高自萍看来,自从杨晓冬出现之后,银环离自己越来越远。

  银环一方面往好处想高自萍,予以同情。一方面又不屑于高自萍此时所流露出的退缩投机态度。言语相冲高自萍急了,不由分说将银环往床上摁,意图强暴。银环努力挣扎开,高自萍又痛哭流涕认错。

  银环心软安慰高自萍,说杨晓冬并未不信任他,只是为了工作需要恢复单线联系,到时候自有任务会布置安排。

  高自萍又将话头提到前一段,银环于杨晓冬在宿舍过夜之后,失踪的那一日一夜去了哪里。银环为免无聊纠缠,说了自己是出城去八里庄见了杨母。

  金环在菜市口附近找到小燕,通过小燕联络,金环和梁队长杨晓冬在外城护城河边见面。有两个情况需要分析决定,第一从关敬陶处得到的情报,高鹤年易帜是敌方谣言,老头儿准备在记者会上以死相拼。第二,多田领人突然到药店,蒲小曼牺牲。

  三人细细分析了多田在药店杀害蒲小曼的过程,杨晓冬惊觉错失了一个得到样本的机会。此时悔之已晚,样本踏踏实实落入敌手,必须尽快主动出击。

  梁队长主张强夺样本,可样本现藏于何处都不知晓,谈何强夺?晓冬思忖着,即然已尽落下风,唯有棋行险招。按部就班探究样本藏放之处,等于大海捞针,不如借高鹤年易帜记者会做文章。

  杨晓冬再次问清去蒲记药店的人还有蓝毛,这说明除了多田,蓝毛也可能知道样本藏放之处。

  杨晓冬详细说了自己的计划。梁队长对其中将要利用高自萍的环节,又和杨晓冬发生了争辩,他甚至都不太相信高鹤年会与日寇翻脸。在梁队长心里高家叔侄这样的殷实阶级,不是抗日的材料。

  金环当时没说什么,分手之后泼辣地说了一顿梁队长。她说杨晓冬的处境已经很不容易,论智商梁队长三个绑起来也不顶人家一个,这里不象城外打硬仗,以后少费话听吩咐,前头是个火坑杨晓冬让往里跳,跳就是了肯定有道理。这话要换作杨晓冬说,肯定又是一翻火暴,可换作金环嘴里说出来,梁队长服服帖帖没脾气。

  杨晓冬忘了吩咐一句,小曼牺牲之事暂时不要让韩燕来得知,怕燕来悲怒横生枝节。晓冬想自己腾出空来,好好儿和燕来说。

  通过小燕联络,地下组织行动起来,一一布置按排。

  金环预先到省府大楼戡察了解楼内线路。

  黄昏的时候,郁郁的高自萍从辅仁医院出来,招过一辆洋车。车行到高府付钱,车夫塞入手一张纸条,一溜烟消失在街口。

  进入客厅展开,字条是地下党组织的行动布置;明日易帜记者会,组织按排营救高鹤年。高自萍只需去看望叔父,通知高鹤年做好准备。到时候枪一打响,自会有人接应掩护趁乱离开。

  高自萍愣了半晌,叔父在他心里早就没了,他拿起电话拔通了多田。

  

  

  

  

  第 十 集

  多田接到高自萍的通报并不意外,只是有一些疑惑。

  自己从药房侥幸取回样本,杨晓冬不会懵懂无知。在这个节骨眼儿,怎么还会为了一个高鹤年,而再次不惜动用重新组建的地下党?何况还通报了高自萍!以杨晓冬的精明干练,对高自萍只是利用罢了。

  多田觉得自己差不多洞悉了这个对手的企图,劫救高鹤年是假,另有所图是真。所图肯定是病毒样本,可如何图?如何借高鹤年易帜记者会达到目的,多田想不明白了。

  蓝毛讲究实际,考虑的办法也比较万无一失。干脆取消记者会,在治安军司令部就地处决高鹤年,地下党也就没有文章可做。

  策应方法虽然实用,但不合多田的脾性。省城还是大日本皇军的地盘,岂能因为区区地下党而束手束脚?杨晓冬这个对手,让多田体会到了一些猫捉老鼠的乐趣,更体会到了逼人的锋芒。自己和蓝毛两次与地下党交锋,吃了两次大亏。对于大和武士多田来说,碰到这样的对手不但不能使其退避,反而乐于应对。

  何况易帜会已发布出去,高鹤年宣布脱离共产党,向大日本天皇陛下效忠,这是多田十分愿意看到的场面。支那战争八年,攻城掠地是手段,收降人心才是目的。

  多田与蓝毛商量布置了应对计划,决定记者会照常进行,如地下党敢于露头,正好一网打尽。

  这是夏季未尾的一天,外表如往常般平静庸碌。

  南城鞭炮铺掌柜打开门板,一名洋车夫早已等在外面,这是一季以来最好的一笔生意。这名五大三粗的洋车夫,几乎买走了铺内一半的鞭炮。

  辅仁医院,惯常的忙碌查房。高鹤年记者会,对于这个城市的普通人来说丝毫无关,但和高自萍有关。为保自己,高自萍已不顾叔父死活,他知道今天注定不是平静的一天,地下党将有所行动。他早早便来到了医院,并且不打算离开医院半步,将要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会躲得远远的,当然视线内还得有银环。银环在医院,便说明没有参于行动,因为这场行动已经被他亲手出卖。

  银环照例查房到桃小陶病床,往常这时都在的关敬陶没有来。

  省政府上班的人陆续进入大楼,金环在人群中,如一位普通的公务员。

  高大成已先行到达省府大楼记者会现场。出风头的场合,高大成例来不耽误。整个记者会外围内务都已由多田亲自指挥安排,多田乐得满足高大成这种无耻的虚荣。

  多田没有丝毫张扬地,悄悄进入省府大楼,直接来到省长吴赞东的办公室。吴赞东颤颤惊惊地,将要进行的记者会有可能变成一个杀戮场,自己是场杀戮的中心或者陪衬?

  金环在楼内游走着,将前一日已经观察好的记者会位置,多田的位置,以及二楼夹屋一间戒备森严的屋子,前前后后再予以核实准备接应。

  菜市口南街,治安军司令部去省府大楼必经之路。韩燕来将鞭炮交给两名武工队员后,拉着车快步赶往省府大楼,途经蒲记药房。

  韩燕来忍不住想安慰几句形容憔悴的老蒲,他让老蒲别伤心,小曼迟早得救出来,说不定今天就能从黑衣社回来。

  老蒲说小曼已经出来了,死了,死在多田和蓝毛手里。

  韩燕来整个人都傻了,愣愣地自语,要是那天下手救人就好了,要是那天打死蓝毛就好了。

  时近中午,辅仁医院。一打眼儿的工夫银环不见了,高自萍满科室地找,有人拍了高自萍人一肩膀,回过头看竟然是杨晓冬。

  晓冬说别找了,今天组织营救你叔父,银环去做该做的事了。高自萍额上涔涔冷汗。晓冬说你通知高鹤年今天要营救了么?高自萍摇着头,说没有,自己连叔父的面都见不着。

  杨晓冬让高自萍跟他一起走。高自萍慌了,不知道要带自己去哪里,说外面一直有特务盯着自己。晓冬让他放心,今天这城里的特务忙得很,分不出人手到医院来。

  治安军司令部,押运高鹤年的车待发,关敬陶坐入自己的车,车内随行两名卫兵。跟着高鹤年的车驶出大院,关敬陶觉得有些不对,一路上陆续有两辆车前后若继若离,前车开得不快,还有一些自行车跟着。

  能看出这些都是黑衣社乔装的特务。关敬陶心想既然不放心自己押送,干脆都由黑衣社操办罢了。再一想,反正就是一趟公务正好落得轻松。

  内心悲怒的韩燕来遵照安排来到省府大楼后街指定地点。二楼夹层窗口,金环早已等候着,召呼了半天,心绪不宁的韩燕来才听到。

  确定位置后,金环消失在窗后。

  省府三楼大厅记者全都到了,高大成如过节一般,逗着记者。说自己早就觉得高鹤年是共党,话里话外趁机暗示挤兑吴赞东。有敏感的记者,问到高鹤年的侄子高自萍怎么不以共党论处,事关多田的按排不好解释,高大成吱唔着顾左右而言他。

  八楼,多田打电话下来通知高大成注意戒备,高鹤年已经出发在路上。吴赞东如小媳妇一般,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只有听吩咐的份儿。

  关敬陶一行两辆车到菜市口南街,突有一辆空洋车从街边滑出,挡撞住第一辆车子。车刚刹住,枪响,准确击漏两只车胎,顺枪响方向看去,一个身影远远从一幢房顶跃下。

  四周突然出现许多特务追击而去,附近街巷顿起枪声,枪声密集地邪乎。关敬陶坐在后面的车里,只见前面押运高鹤年的车内,也钻出许多特务,往附近街道追去。然后车四门大开,竟然没人管了。

  关敬陶让一名卫兵下车上前察看,卫兵回来报告前车是空的,根本没有高鹤年。还没有醒过劲儿来,两个人一左一右开车门进入车内,是梁队长带着一名手下。梁队长笑嘻嘻地说,早料到多田不会把事儿交给你办,知道为什么?因为你是我们的策反对象,早晚咱们是一路,所以现在也别声张了,配合着点儿,免得我盒子炮走火。

  关敬陶又气又恼,气得是共产觉为什么老和自己过不去,恼得是自己也不知为何竟然一次一次地默认配合。

  追击的特务陆续回来一无所获,附近满街巷的枪声都是鞭炮。从外看,关敬陶的车子没有异样,依然是关团长和一名司机两名卫兵。

  特务们挥挥手,这回明着在前开路,领关敬陶的车直奔省府。

  又有两辆车驶进治安军大院,一辆车里全是日本宪兵,另一辆车里下来的是蓝毛,神形销瘦的高鹤年被带出来,押入车内。

  院外,提着油饼蓝的小燕子注视着,铁钉子顺着油饼蓝缝儿,一路从治安军大门撒到街口。

  行进的车中,关敬陶无可奈何地,看着梁队长两人扒了两名卫兵的衣服换上。车过拐角放慢速度扔下两名卫兵,梁队长吩咐两人,啥事儿也没有只管回去,多说一句等于害了他们的团长。

  关敬陶一行到达省府,众记者围上来没有见到高鹤年。梁队长二人一左一右护着关团长,跟着大批特务直入二层银环看好的,那间预先有戒备的大屋。

  蓝毛一行两辆车从治安军大院出来,就扎了胎,一路漏着气儿开。走到一半儿不动了。当街停车下来一看立马寒毛倒竖,疑心是落入了埋伏。

  两辆车的枪手警戒了半天也无动静,倒惹来车内的高鹤年一通讥骂。

  街面上过来几辆洋车,瞅着象是有活儿了,可蓝毛对洋车敏感死活不肯坐。

  省府会场的局面,高大成渐渐有些弹压不住。有些记者开始觉得治安军不靠谱,易帜记者会怎么连主角都没有?

  多田有些坐不住了。关敬陶一行遇了个假埋伏到了,蓝毛一行打电话到治安军司令部说是出来了,反倒没了音讯。杨晓冬看样子是打准了主意劫救高鹤年,并且有可能已经劫救成功,那样的话这场记者会,反倒宣传了地下党的能耐。可多田还是觉得不可能,以地下党的人手,再历害也对付不了押送高鹤年的一车日本宪兵和一车特务。

  本来觉得运筹帷幄的多田忐忑起来,不知杨晓冬接下来将要干什么!

  楼里人心惶惶闹哄哄地,楼底层地下室暗门静静地。三声轻叩,里面的金环拉开门,是神色平静的杨晓冬和面色苍白的高自萍到来。

  随着杨晓冬沿通道七拐八拐一路往里走,然后上楼梯,高自萍心里越来越没底。

  高自萍说,我们这是去哪儿?

  杨晓冬说,救你叔父。

  高自萍说,我叔父这会儿该在记者会上。

  杨晓冬站一扇门前站定,拉开门说,往前走到头,拐弯。

  高自萍说,怎么就我一个人?同志们都在哪儿?

  杨晓冬说,今天组织中每一个人,都严格按照布置在执行自己的份内任务,别人的行动你不用问,按我说的做,往前走。

  高自萍犹豫地往前走,来到那扇门前。拉开门,喧哗声扑面而来。他首先看见的是个手持相机的男人后背,然后这个男人回过头来,叫着,高鹤年的侄子高自萍!

  不断的闪光灯,高自萍胆颤心惊地被簇拥到一张光滑的台子面前,然后他看到了高大成即惊讶又恼怒的脸!

  搜狐娱乐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搜狗(www.sogou.com)搜索:“杨晓冬”,共找到 1,524 个相关网页.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热点排行】【推荐】【字体: 】【打印】 【收藏】 【关闭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相关链接
  • 荧屏又见红色经典《野火春风斗古城》(图)(06/27 16:47)
  • 《野火春风斗古城》改编上荧屏 姜武要演汉奸(06/27 16:43)
  • 快节奏 多悬念《野火春风斗古城》锁定年轻人(05/27 08:19)
  • 视频:《野火春风斗古城》精彩片花抢先看(图)(05/08 14:40)
  • 电视剧《野火春风斗古城》分集介绍(1-5)(09/07 19:18)
  • 电视剧《野火春风斗古城》故事梗概(09/07 19:14)
  • 《野火春风斗古城》主创人员(09/07 19:13)
  • 娱乐天天精选
    明星的化妆间中的走光
    明星的化妆间中的走光
    靠胸吃饭的众女星全解
    关之琳成长私密照曝光
    ·明星新闻-笔笔暗指春春壮阳|梁咏琪自剖分手真相
    ·章子怡中田英寿亲密看秀|张靓颖提起黄健翔就变脸
    ·娱乐社区- 看明星牙齿揭露明星另一面 夫妻吵架
    ·八位保养得面目全非的女明星 张靓颖走秀输给周迅
    ·我音我秀- 锵锵揭露假币骗局 CrazySoccer 卢正雨
    ·网友原创视频四部曲 过年了您该休息了 九曲黄河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言: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搜狐商城
    化妆|春季彩妆5折争艳
    家居|06年最抢眼饰品
    音像|周杰伦:霍元甲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