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娱乐

往期回顾

唐嫣:娱乐圈不相信玻璃心 “虐粉狂魔”霍建华:不要试图了解我 “霸屏男”胡歌:有时癫狂 有时忧郁 陆川:躁动分子、野心家、大忽悠 王千源:把戏演好是最大事 徐峥:当“产品经理”型导演不丢人 曹保平:95%的IP都是垃圾 佟大为:我不无聊,只是把工作和生活分开 袁姗姗:我不会一辈子都是烂演员 大鹏:屌丝男士的逆袭之路 “人生赢家”赵薇:没有时间矫情 孙红雷:懂了别人的难,变柔软了 李佩斯:国色天香和糙汉都是他! 董洁:一切已结束 现在带孩子 商人黄晓明:没准哪天我就不演了 伊能静:想做王菲,却还是伊能静 韩红:感谢孙楠和汪涵抢了头条 刘德华:我能做的,都尽力了 李健:一直是娱乐圈的边缘人 李冰冰:我依然年轻,还能折腾 徐静蕾:假如文艺女青年是病 早弃疗! 姜文:当崇拜姜文已经成为一种“电影新宗教” 葛优:不是“假正经”,而是“真谨慎” 蔡依林:说我不好,我翻Ta个白眼 TFboys:少年的心事,就是这么萌萌哒! 陈建斌:一个电影“勺子”的诞生 Angelababy:长着范冰冰的脸,藏着李冰冰的心 陈奕迅:末代歌王 他也唱累了 张震:帅到有腔调,非做影帝干嘛 “中年”韩寒:厌倦代表任何人 张翰|偶像包袱?其实我也自卑 许晴|会撒娇的女人最聪明 陈道明|留点余地,是给自己面子 袁姗姗|滚出娱乐圈?我不服气! 黄磊|40岁,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 五大导演|新生代导演"五虎将" 张辛苑|网络红人的“变现”之路 郝云|春晚这点事,不足以改变我 李敏镐|与长腿欧巴零距离 高圆圆:美是上天赋予的 范冰冰:白天的所有夜里化为孤单 郭敬明:比起韩寒,我诚实得多 小龙女陈妍希:请叫我小笼包 吴秀波:我是一个自由而无用的人 章子怡归来:站到最后成为赢家 点击进入更多精彩专题>>>
  

【关注搜狐娱乐微博】

【关注搜狐视频微博】

  • 封面人物 ››
  • 演戏这件事儿››
  • 情商这件事儿››
  • 对话吴亦凡››
  • 采访手记:25岁››

嘉宾档案

吴亦凡:演员、歌手

吴亦凡


代表作品:《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老炮儿》《西游伏妖篇》《爵迹》《致青春2原来你还在这里》

监制:王羚| 责编:陈俊君

设计:费费 | 专题编辑:kyumin

主笔:李文婷 | 视频:李楠 | 摄影:马森


  从电影《老炮儿》的宣传期能看出,吴亦凡身上的“韩国制造”标签已经越来越被弱化,告别唇红齿白的花美男形象,从服装到造型,再到接受采访时的语感,他都越来越“本土化”。本土化了的吴亦凡,找到了一种更自在的方式做自己。比如他不只一次地跟大家强调,不想再做小鲜肉了,更想做“小爷”、“硬汉”。

  刚回国的那段时间,圈内的顶级经纪人几乎都接触过吴亦凡,一下子涌过来众多所谓的关心人士与合作伙伴,这样的状况势必让他深陷众多选择,也不得不快速地做甄别。而彼时的吴亦凡,是个对国内娱乐圈运营生态完全陌生的年轻艺人,所以他的公众形象始终停留在“粉丝很多”这个层面上。现在,吴亦凡渐渐把到了娱乐圈的脉,他更加清楚,自己作为艺人的诉求是什么。

  回国发展一年多,吴亦凡已经手握8部电影,并接连集邮了管虎、周星驰、徐克等名导。这位90后,除了老天爷赏饭,给了他出挑的外在,让我们更好奇的是,他凭的是什么?顶级导演们在选人上自是不会含糊,想必吴亦凡同学也有着我们不知道的一面,是支撑他能在短短一年时间,就在电影圈获得认可的最重要因素。我们试着了解这一面。

演戏这件事儿

靠脸吃饭——“他不用演,站在那里不动,就够了”


  《老炮儿》是吴亦凡第二部电影作品。虽然不是主角,他饰演的“三环十二少”谭小飞却在片中怒刷存在感。这个人物多少代表了90后在老一辈们心中的形象:飞扬跋扈,行事乖张。谭小飞染了一头白发,飙车、打群架,一个标准的新新人类。虽然吴亦凡的外形帮助他更接近这个角色,但是他所呈现出来的状态,让小飞更加立体。尤其是最后一场重头戏,面对在冰面上艰难行进的六爷,小飞默默哭了。


  让人意外的是,这场情绪复杂的戏,吴亦凡一条就过了。开机前先培养情绪,他说,“因为情感需要一点时间去酝酿,就想想那些事情,我觉得差不多了就叫导演,结果一条就过了。”


  可能在专业影评人眼里,他在《老炮儿》里展现的演技仍然生涩,但对普通观众来说,这张脸,这个人物带来的视觉效果,已经立住了。有人评价,谭小飞这个角色,吴亦凡不用演,站在那里不动,就有八成相似。说白了,这就是 “祖师爷赏饭吃”。他的外形放在日常生活中,无疑是过于打眼以至于有些锋利,而在镜头下看来,却仿佛自带戏剧张力,令人不自主脑补遐想。


  最先找吴亦凡演电影的徐静蕾就说过,她看了那么多人,一眼挑中这个男孩,所以无论花多大力气,都要叫他回来演男主角。


不靠脸吃饭——“希望大家忽略我的样子”


  回国前,吴亦凡的工作主要是在舞台上唱歌跳舞,回国后,大部分时间都是扎在一个个剧组拍戏。从一个偶像歌手到演员,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吴亦凡说,“真正的演员影迷,我觉得他们可能更喜欢的是这个电影里面的角色,比如说他们可能会很喜欢小飞,但是这些歌迷他们喜欢的可能是吴亦凡这个人,这是我觉得最本真的差别。”另一个明显变化则是,他搜索自己名字的次数变少了,“在拍戏,也没什么消息就不搜了。”语气中满是自我调侃。


  他说,在唱歌和演戏上,目前仍是一半一半,然而,演员作为一份“新事业”,无疑带给了他更多成就感。“喜欢以前歌手吴亦凡的粉丝,不一定会喜欢现在演员的吴亦凡。假如说我饰演了一个角色小飞,大家还只是喜欢吴亦凡不喜欢他,我觉得我好失败,你知道吗?”


  吴亦凡也为角色付出很多。谭小飞那一头白发,需要三个小时才能漂完,而且要分两次漂,“反正一天最多漂三次,因为再漂多的话,头皮就受不了,六天时间才能漂出一个比较好的颜色出来,一天最起码得搞个差不多四、五个小时吧。”后来接演《西游降魔2》的唐僧,他又把头发剃个精光。“头发很重要啊,我看见别人都有头发就我没有,也会有点……”自从决定剪了板寸,他就已经放下偶像的包袱了,而且他现在很喜欢这个造型,因为很Man,爷们儿,他喜欢别人叫他小爷。说着,捋了下自己的寸头。


  演唐僧之前,徐克给了吴亦凡一身袈裟和一串佛珠,让他回家每天穿上,找找和尚走路的感觉,怎么坐,怎么站,怎么走路,都要找到最自然的姿势。他就真的每天穿着,体验着,两个星期后,进组开拍。“不太在意(形象)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就会这样,我真的可能到了一个不太在意的时候了。小时候大家都有在意过自己帅不帅什么的,所以其实自己以前也在意过这些方面的东西,但是就是后面自己就确实是心里面发生很大的改变,包括做演员以后,就不太去想这方面了……演员的内在很重要,作品很重要,不是只靠这个外在的就能得到认可,我觉得这个是太不长久的打算。”


  吴亦凡说他喜欢莱昂纳多,理由是觉得他不是一个单纯长得帅的人,“但不代表我以后会变胖哦,”他玩笑道,“就是希望大家忽略我的样子。”


情商这件事儿

结缘老炮儿——“如果情商不够,就用真诚来弥补”


  《老炮儿》在海口做首映时,因为下雨,吴亦凡向身边工作人员要了一把雨伞,给冯小刚撑上。这是冯小刚在媒体面前主动提及的细节。“吴亦凡做事得体、礼貌,日后会好好地爱护他。”


  今年四月份,吴亦凡令人惊讶地出现在一个看上去和他八竿子打不到的电影发布会现场,这部电影他不是主演,之所以来站台,只是因为合作过一部电影之后,他和这家公司的老板成了朋友。吴亦凡今年也不过才25岁,可他看上去已经能在这个圈子复杂的人际关系网里进退自如。


  “你觉得你算是一个情商高的人吗?”记者问。


  “我的感觉是,情商是可以靠真诚来弥补的,情商高固然好,但是如果你情商没那么高的话,你可以很真诚地对人,大家对你的印象还是不会差的,但也不是说我情商低,还可以。”他解释道。


  有圈内人曾说,吴亦凡酒量很好。想跟老炮儿们推心置腹,喝酒应该是必备技能之一吧?但是吴亦凡却说,在和导演们的饭局上,其实不太敢喝酒,更多的时候,他都是当一个倾听者。“我喝酒也不是厉害,还行吧,但是我跟导演他们吃饭,喝酒不是我主要的事,跟大家敬敬酒是当然的,但是不会在那里不停地喝酒……跟导演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主要就是负责吃,他们导演就说工作上的事儿,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吃,吃一会儿然后听一下,再吃一会儿,然后敬个酒,大概就是这样。”


  懂分寸,其实是很招老一辈人喜欢的特点,他们会把这概括成“懂事儿、有眼力介儿。”这种分寸感可能和吴亦凡年少漂泊的经历不无关系。小学毕业去加拿大生活,十几岁只身赴韩国当练习生,这样的人生阅历想必令他在待人接物上比同龄人更成熟。


结识周星驰——“星爷就像小朋友一样,很可爱”


  吴亦凡第一次见到周星驰,是在深圳《美人鱼》的片场。周星驰很喜欢音乐,包括比较经典的麦克杰克逊的舞蹈,还有功夫,李小龙的那些武功套路,恰好这些也是吴亦凡喜欢的元素。


  “看到星爷本人之后感觉,他跟他戏里面的人物很像,联想到他所有的作品,包括戏里面的角色,就觉得特别的有意思,而且我看到星爷我就会笑,觉得很亲切,说实话,虽然那个人你没见过,你也没有接触过,但是你感觉好像你跟他很熟一样,原因是你老看到他在荧幕上,就在我的心目中我是对这个人好像很熟悉了一样,所以见面之后我就觉得很亲切。”


  吴亦凡形容,“星爷心里面就像是一个小朋友一样,很可爱,他其实有的时候还会过来问问我的意见。” 去给《美人鱼》配音的时候,周星驰问吴亦凡,哪个版本的更好,吴亦凡笑说,还是您选吧。“星爷很像一个孩子,他也并不会很严格,还是会尊重演员自己的想法。”


  因为有了《美人鱼》的相识,周星驰监制、徐克导演的电影《西游伏妖篇》又找了他演唐僧。周、徐两位,都是传闻中在片场比较严厉的导演,新人演员在和这样的导演合作时总是免不了紧张。“徐克导演这次拍戏我没有看到他对演员发过一次脾气,只是说有时候现场可能工作人员什么的,有些做得不好的地方,他可能会跟他们比较严厉地说,但是对演员从来都不会,我之前一直还挺害怕,但从来都没有。”吴亦凡觉得,这些导演都是在自己的领域很成功的人,愿意给他机会,愿意教他,这件事已经让他很感动了。


  《西游》拍了四个月,杀青的时候吴亦凡情绪略微激动,看着徐克导演他甚至眼含泪光。“跟徐克导演相处,都是特别亲切,像家人一样,这次是拍了四个月,杀青的时候特别舍不得,搞的我还挺感性的,反正合作过的都会挺舍不得的。”


结交合作伙伴——“其实什么我都明白,只是不喜欢戳破”


  虽然归国才一年多,吴亦凡看起来对国内娱乐圈已经基本适应了。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刚回国时,他面对媒体采访总是显得很“官方”,回答问题常令记者找不到重点。这一次,跟他整个五十分钟的对话下来,他的中文词汇量已经大大丰富,偶尔还有点冷幽默,更重要的是,他身上并没有某些男偶像那种自负感和油腻感。


  刚回国的时候,很多经纪团队都把吴亦凡当成一块“肥肉”,不难想象,他要面对的多少的提案和博弈。回想那段时间,吴亦凡承认,确实因为这些情况丢失了一些机会,但他觉得这都是一个过程而已,“我自己一直都还是挺清楚自己要干嘛的,所以说一直以来大的方向,自己还是把控的很好。”


  “我其实是很清楚的,我选择自己去做一些事情,有一些自己的自由,那个时候我会有自己的想法,那么帮我实现这些想法的人,就需要一些很有能力的人,很多好的合作伙伴,有时候也会绕一些弯路,因为确实不了解很多情况。”


  “我其实一直都是个明白人,大概意思就是说我自己一直也清楚这些东西,当然我很多时候也睁一眼闭一眼,反正我心里面清楚就行了,我不是特别喜欢把这些东西戳破。”


  “我觉得只要大家的心是好的,问题就不太大,我先是看人,后是再看事,现在已经一切都挺好的。我个人也是一个很不害怕孤独的人,很喜欢一个人独处,待在家里面,所以一直以来我身边很好的朋友,都是一些老朋友了。”


对话吴亦凡:
我做什么都充满荷尔蒙

搜狐娱乐:这次的造型还挺有荷尔蒙的,那你觉得你自己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最有荷尔蒙呢?

吴亦凡:平时的时候都挺有荷尔蒙的,我干嘛都觉得是荷尔蒙爆发的那种,(画外音:行走的荷尔蒙),对,就是行走的荷尔蒙,我内心就住着一个小爷,所以我特别喜欢别人叫我小爷,就不太喜欢小鲜肉这种的,因为我是“行走的荷尔蒙”呀。

搜狐娱乐:两部已经上映的电影,一部是爱情戏,一部是男人戏。你更喜欢哪一种呢?

吴亦凡:坦白说我喜欢男人戏,爱情戏不是我擅长的,我不擅长谈恋爱。

搜狐娱乐:不会吧,感觉你应该很擅长。

吴亦凡:不太擅长谈恋爱,真的不太行,男人戏更加有带入感一些,我是行走的荷尔蒙呀。(笑)

搜狐娱乐:你不拍戏的时候,私底下在家通常都会做什么活动呢?

吴亦凡:通常就是打篮球、运动,有的时候就在家待着,看看电影,玩玩游戏,我是一个特别标准型的宅男,所以在北京街道上很少看到我的出没,最近雾霾大,大家要少出点门,戴口罩。

搜狐娱乐:那你也不爱逛街吗?有要买的东西怎么办?

吴亦凡:以前爱逛,但现在逛的比较少了,现在流行网购。

搜狐娱乐:你在网上买的最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吴亦凡:我以前特别喜欢收藏一些球鞋什么的,经常会买一些就是都快氧化掉的鞋了。当然自己也不是穿的,就是摆那儿了。我有一双鞋放在那儿,它就已经快要熔化掉了,所以我都不敢踩。

搜狐娱乐:那你会在互联网上花很多时间吗?比如手机控,或是网瘾少年?

吴亦凡:我也是手机控,但我手机拿来玩游戏玩得多,现在不流行手机游戏吗,我跟你说,手机游戏也好玩。

搜狐娱乐:你拿来玩什么类的呢?连连看吗?

吴亦凡:不,我玩的都是一些需要技术型类的游戏,不是那种,都是玩一些对战、枪战什么的。

搜狐娱乐:还是很直男的游戏。

吴亦凡:对,特别直男的游戏,但是我还是挺需要手机的,你知道没手机,我就挺不习惯的。但是微博这东西又不太一样了,其实我把它当作一个比较自由的平台,还是我想说话的时候就跟大家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好事,跟大家分享的时候,就先放着。

搜狐娱乐:那会经常用手机搜自己吗?最多的时候一天搜几遍?

吴亦凡:一天还是得搜个两、三遍的,但这个频率在下降,以前更高,现在搜得比较少,在拍戏也没什么消息就不搜了。

搜狐娱乐:一般看到大家对你的评价,或者你的街拍什么的,通常是什么样的表情、态度呢?

吴亦凡:我呀,我自己没什么好,就是一看这图拍得不错,存了。好看的就存,不好看的就算了。

搜狐娱乐:那你会追一追剧什么的吗?

吴亦凡:没时间追什么剧,我一般都是等别人都看完了我才看的。

搜狐娱乐:比较爱看什么样的剧呢?

吴亦凡:特别爱看烧脑的电影,就是特别特别烧脑的,看完之后也看不懂的,然后看第二遍还是看不懂,最后上网查。

搜狐娱乐:上网要怎么查呢……

吴亦凡:就是上网查,比如说看很多那些烧脑的电影,比如说什么《禁闭岛》、《致命ID》……好多的,(就会上网查)请问《禁闭岛》最后是什么意思?(画外音:众围观者大笑)然后就会出现很多的网友解答,各种各样的。

搜狐娱乐:那你会去搜“吴亦凡在《老炮儿》中的表现吗?”

吴亦凡:我会搜一下。


采访手记:
25岁

  吴亦凡今年25岁,90年出生的这一波小孩,已经基本全面进入了社会,他们身上好像有一种共性,一方面社会人格基本已经建立,面对工作和这个世界,开始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处世之道。另一方面呢,因为是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所以他们不甘于落后于潮流,而这种心态使得他们的身上仍然有一种孩子气。社会感和孩子气在他们身上交织。


  抛开工作性质的不同,吴亦凡的画像不外乎也是如此。A面,他和圈内的大佬们相处得不错,面对媒体彬彬有礼,尽管有些宅,却也不抗拒在活动上与人Social,这是吴亦凡为人处世的悟性所在。B面,不拍戏的时候,他喜欢打打篮球,或是宅在家里打游戏,离不开网络,对潮流感兴趣,甚至网购已经氧化了的二手球鞋收藏,与人聊天时不时来个冷幽默……这是吴亦凡仍然孩子气的地方。


  前一秒他面对记者还在侃侃而谈事业、价值观,采访完毕,镜头收好,他很快就放松地歪在旁边,准备开刷手机游戏。


  《老炮儿》里的小飞爱看武侠小说《小李飞刀》,心里有一个武侠梦,即便曾经是小混混头目,面对六爷,他最后转变成了一种崇拜,内心深处最男孩的梦想被无限激发。这个人物的设定,刚好把吴亦凡身上的孩子气发挥到了极致。


  吴亦凡略带腼腆,说演爱情戏其实真的没什么感觉,因为经验少……问他,那你觉得你多少岁演爱情戏能有点感觉?他就笑笑不说话了。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