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戏剧 drama > 话剧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骆驼祥子》演出成功 周晓琳在探索中寻求更大进步

来源:搜狐娱乐
  • 手机看新闻
 


  近日,国家大剧院首部改编自中国现代文学名著的原创歌剧《骆驼祥子》在国家大剧院圆满完成了第四轮演出。该剧于2014年6月在中国北京首演问世。国家大剧院历经三年酝酿筹备,将享誉世界的中国现在文豪老舍与被西方歌剧世界所关注和熟悉的中国杰出作曲家郭文景进行了穿越半个世纪的强强联合,并集结著名编剧徐瑛、导演/舞美设计易立明等国内一流创作团队,首度将老舍代表作《骆驼祥子》搬上歌剧舞台。共同打造出了一部具有独特审美价值,充满老北京地域风韵的经典题材歌剧作品。该剧曾受邀与2013年9月23日-10月5日,前往意大利进行了为期13天的巡演,在都灵皇家歌剧院、热那亚歌剧院、佛罗伦萨歌剧院巡演,并在米兰威尔第音乐厅与帕尔玛帕格尼尼音乐厅以中国歌剧音乐会的形式亮相,意大利最大的电视集团意大利国家电视台对该剧共进行了三场实况转播,成为中国歌剧历史中首部登上意大利舞台的中文歌剧。

 


  作为该剧女主角“虎妞”的扮演者,女高音歌唱家周晓琳从2014年首轮演出登台、第二轮“升级”亮相以及第三轮意大利巡演中,到此次第四轮的演出,她都在不断为角色进行打磨与锤炼。在本次《骆驼祥子》的演出季中,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唱家周晓琳,她为我们揭开了这部歌剧台前幕后的故事,也让我们领略到了歌剧舞台上的魅力与风采。

  无畏挑战 融入角色才能征服观众

  《骆驼祥子》是一部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极具分量的经典,对于任何一个歌唱演员而言都是不小的挑战。周晓琳透露自己刚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时候就出演了郭文景老师的《诗人李白》,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此次再度合作对接下“虎妞”这个角色的时候,她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纵然有过十年歌剧舞台的历练,也曾出演过大大小小二十多个角色,但面对经典她依然敬畏。由于自己的性格比较内向,俨然不适合“虎妞”的泼辣路子,从第一轮演出自己靠“卖力”去靠近“虎妞”这个角色,到这么多遍演出下来表演愈发松弛,对角色的拿捏也更加到位。周晓琳饰演的“虎妞”不仅展现出了虎妞泼辣的一面,也赋予了这个角色睿智细腻、敢爱又敢恨的另一面,为广大观众奉献了一个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的经典形象。

  这部《骆驼祥子》用周晓琳的话讲“玩的就是节奏”。它是一部以现代作曲技法创作,国际性音乐表现形式,极具中国文化符号的歌剧作品。也是郭文景20年创作生涯中首部国内委约的作品。郭文景在第一轮排练时给演员的要求就是不能乱唱,他写的每一个音符都要非常准确的出来。他的音乐经过反复琢磨,已经在音乐的处理上给予了戏剧的张力,甚至是音乐的表情、人物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巧妙的引入了京剧、民歌、京韵大鼓等音乐素材和中国民族乐器三弦、唢呐等发挥老北京的独特音韵,妙揉入北京滋味,恢弘大气又不失亲切感。

 


  在这一轮演出中,周晓琳与祥子的饰演者王冲的“搭配”也成为本轮演出的亮点之一。在“结婚”这一重头戏中,虎妞周晓琳与祥子王冲的二重唱中极富张力,是全剧最具戏剧化的音乐片段之一,周晓琳与王冲现场演绎了虎妞与祥子大婚时耐人回味的对唱。她“想放声大笑,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是我的丈夫”;他“想破口大骂,让全世界都知道祥子我不好欺负”。这段音乐的开头由一支唢呐孤零零地独奏引出,这种在中国传统红白喜事中标志性的乐器极具感染力,隐喻着令人欲哭无泪的命运和悲喜交加的情绪。在这一轮的演出当中,大家能够看到虎妞对祥子的“认真”,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敢于打破封建传统的束缚。但是它毕竟也是一位小人物,也有她自己性格的缺陷,好吃懒做,又爱算计,包括对小福子的刀子嘴豆腐心,说话不饶人。周晓琳说:“这一部戏导演也给我们非常大的空间。我们两组的虎妞有很多地方是不太一样的,孙秀苇老师是非常成熟的歌剧演员,我能来演唱她的B组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机会,所以导演给予了我们特别大的空间去做我们自己想要做的。我与王冲排练的时间很短,在进入排练通知前他基本上已经把所有的调度都记下来了,我们俩对戏的时候走一遍他就全都在状态里面,因为他的个子是所有的祥子里面个子最高的,所以我们在这一轮也会加入我们自己的东西。跟不同的演员演对手戏,会迸发出不同的火花,这也是艺术创作的魅力。”

 


  虎妞的精华突出表现在难产而死那个时刻,咏叹调“虎妞之死”因而成了这个角色最重要的唱段。这首咏叹调的情感极为富有变化,旋律走向仿佛是天穹上画出的巨大弧形。音乐从开始音响极弱,表现了虎妞临死前奄奄一息;情绪逐渐爆发到最后虎妞对祥子的强烈呼唤,歌唱与乐队在此时到达了最高点,将虎妞此时的心情和对生命爱情的留恋,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到全曲最后音乐又归为平静,喻示虎妞将告别人生。全曲的从安静的、窒息的音乐风格再到奔放的情感仅在一首咏叹调中得到充分的爆发。音乐情绪波动尤为扣人心弦,这种巨大的变化对于观众和的情感冲击是巨大的,这使得这首咏叹调的延长难度对女高音的要求极高,乐队也是充分交响化发展的。

  融汇贯通 在探索中寻求更大进步

  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骆驼祥子》得到了业内外的广泛好评,令观众们惊喜的是相对与以往对歌剧的固有印象,这部《骆驼祥子》他们完全听得懂并看得懂。周晓琳认为这是因为该剧是我们本民族原创作品,也是对中国元素的综合运用,无论是说唱、曲艺、叫卖,还是民间乐器等民族元素都出现得自然而静谧,与西方歌剧的诸元素浑然天成,相得益彰。

 


  对于所收获的肯定,周晓琳的内心也是充满感激,无论是指挥张国勇、导演/舞美设计易立明、编剧徐瑛、作曲家郭文景“铁三角”的指导与帮助,还是与王冲、关致京、李欣桐、王鹤翔、梁羽丰等国家大剧院驻院艺术家们的的默契合作,周晓琳感慨自己收获良多,并坚信是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才让这部作品获得了无数的喝彩与掌声,并成为了中国歌剧史上一部意义非凡的作品。

  据了解周晓琳出演过的21部歌剧里面都是女主角,大部分都是女一号,或者像茶花女中的茶花女,水仙女中的水仙女。而与国家大剧院的结缘,对于周晓琳来说似乎是她歌剧之路上不可或缺的“沃土”。在不同风格与类型的中外歌剧历练中,尤其是在国家大剧院西洋经典歌剧中,与众多来自欧洲世界级导演、指挥以及同台搭档合作和学习,周晓琳的歌剧演唱艺术得到了不断的提升。她感谢国家大剧院领导们给予自己平台和帮助,是大剧院的舞台使她有了学习、成长、发挥的空间,让她坚定了艺术道路上执著追求的信心。演出当天也是教师节,周晓琳说这也是对她老师们最大的献礼。感谢中央音乐学院杨晓萍老师对她一直以来孜孜不倦的教导和鼓励。在她每部戏结束的时候陪她“回炉”调整,学习新戏的时候陪她调整声音分析角色,让她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和保持良好的状态。

  她谈到“在排练《骆驼祥子》时导演给我们的要求就是要演的像个中国人。”这句话深深的烙在了她心里。她常常也在问自己“我们与国外的歌唱家演唱的竞争力在哪里?”我们的中国歌剧可能大家都是在一个摸索当中,都是在找一条适合我们自己中国人的表达方式,所以这部戏你也能感觉到它有很多的叫卖声,比如说庙会这一场就完全是模仿一个叫卖的场景,然后虎妞跟祥子算计自己老爹时候的音乐场景等等。大家对这些音乐其实都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它用了现代的手法把我们中国最传统的东西串联起来,让大家能实实在在的听懂并看懂。正因为如此,当大幕落下,北京城的悲喜沧桑化为绕梁的余音,人们才发现声音其实是可以“看见”的。

 


  在周晓琳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位歌剧演员最真实的工作常态。走台彩排,马不停蹄,换装备场,屏气凝神调整状态,去饰演那个经过千万次揣摩的角色,全身心投入地刻画,周而复始,即便剧目是相同的,但每一次的演出都是鲜活各异的。周晓琳说,“这就是歌剧艺术的魅力,舞台表演的魔力。”

  虽然现在演出繁多,周晓琳显得异常忙碌,但对她而言坚守歌剧舞台依然是不变的初心。她依然会在舞台的实践中,去打造更多令人难忘的角色,不断寻求更大的突破。谈及未来的规划,周晓琳表示自己将于10月份前往英国录制全新专辑,一张中国歌剧咏叹调的CD,一张是意大利歌剧咏叹调的CD。她说:“这张中国歌剧咏叹调的CD是中国歌剧60年历程的缩影,它将诸多中国女性角色的串联起来,也将是中国文化的缩影。”在国家“一带一路”的大战略下,周晓琳坚信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要将“一带一路,文化带路”作为自己的信仰,并以“文化输出,文化自信”作为自己责无旁贷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70911/n511008229.shtml report 5706  近日,国家大剧院首部改编自中国现代文学名著的原创歌剧《骆驼祥子》在国家大剧院圆满完成了第四轮演出。该剧于2014年6月在中国北京首演问世。国家大剧院
(责任编辑:董文 UK026)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