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影 Movie > 外国电影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娱乐知乎|从斯嘉丽定制款大胸聊何谓“赛博朋克”

来源:搜狐娱乐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娱乐知乎|从斯嘉丽定制款大胸聊何谓“赛博朋克”
斯嘉丽-约翰逊“赤膊上阵”把大家看呆了


  搜狐娱乐讯 在最近上映的电影版《攻壳机动队》改编自日本经典同名漫画,饰演少佐(素子)的斯嘉丽-约翰逊一言不合就脱掉外衣“赤膊”上阵的镜头相信已经把不少朋友看呆了。少佐如此大方地展示和使用自己的“身体”并非因为自己身处观念开放的未来世纪,而是因为她本身没有什么身体,只有一个人造的“壳”。这个订制的壳不但有隐身、防护等功能,还可以实现容貌、身材的量体裁衣,分分钟按照自己的审美制作自己的身体。

  拥人的意志和记忆,并将这个意志安放在义体(壳)里,既不是机器人,也不是单纯的人类,这就是在科幻史上最重要的概念之一——人类和机器“嫁接”的赛博格。

  怎么算是赛博格

  一旦能够实现“人身订制”,你会替换掉身体的哪些部分呢?在《攻壳机动队》里提到过,有人为了能大量喝酒而身体不损坏,特地去换上了人工肝。而在不能见光的烟花柳巷,人们流行着攒钱整容、使用机械材料协助完善身材,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少佐在这一领域走得更远一些,她直接“订制”了全身。

  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日漫《攻壳机动队》在全世界拥有大量“信众”,不过这种人机合体的概念并不是它首先提出来的。早在上世纪60年代,科学家曼弗雷德-克莱因斯和内森-克莱恩就曾提出过“赛博格”这个概念,用以描述人类与机械之间的可能存在的发展空间。赛博格写作Cyborg,来自cybernetics(《控制论》中使用这个单词来表示与互联网或电脑相关的事物)与organism(意为有机体)两个单词的拼接,也叫做“义体人类”,在以前的作品中曾直接将它翻译成“生化人”。

少佐一度怀疑自己跟机器人的区别 


  这一概念在科技方面尚不如在人文领域引发的思考更多,赛博格更多是作为文化符号影响着我们,涉及到人是否拥有灵魂、灵魂是否可以复制、如何定义自我的“存在”以及通过算法制造出的人工智能(AI)到底有没有可能自我升级、自我进化,最终拥有人类的灵魂等等一系列衍生问题。

  在电影《攻壳机动队》里有一个情节,“反派”抚摸着斯嘉丽-约翰逊的脸和身体说,他们给你造得真完美,可真好看——这就像在描述她的一个手机壳。

  几个你我都认识的赛博格

  半机械、半人类的角色其实我们一直不陌生,早在60年代出现的英国长寿科幻系列《神秘博士》里就出现了“赛博人”这样的角色,故事设定为有神秘机构将人类流浪汉抓走进行“升级”实验,切除他们的人类肉体,将其大脑及其神经系统移植到金属外壳里,并阻断了他们的人类情感,从而造出刀枪不入、毫无情感的赛博格军队。这也是对人类与机器结合进行的思考。

  到了80年代,赛博格的概念突然在科幻作品中井喷式反复出现,除了士郎正宗的《攻壳机动队》和《苹果核战记》之外,同样出现在80年代的“终结者”,由施瓦辛格扮演的义体人,很多人将他归类为机器人,实际上严格来说,作为赛博格,不能被粗暴地同烤面包机、智能电冰箱一样叫做“机器”,他们拥有人类的思维,甚至保有人类的情感。

  “星球大战”系列里最终名的一位赛博格格里弗斯将军,也拥有人们对赛博格的推想:冷酷、果断、逻辑缜密,它制作精密的机械身体如同少佐一样被视为一种武器。

  DC漫画里直接就有一个叫做赛博格的超级英雄,他有部分人类机能,机械部分也如同自体运用自如,他又被叫做“钢骨”,在2016年的《蝙蝠侠大战超人》中,钢骨曾露了一小面,在今年上映的《正义联盟》里也会出现这位赛博格英雄。巧合的是,他的出现也在80年代。

  大友克洋的《阿基拉》、保罗-范霍文的《铁甲威龙》、雷德利-斯科特的《银翼杀手》等也都是这一时期内出现的赛博格题材作品。到了90年代,出现《黑客帝国》等更消弭人类身体实体,从根本上架空自我存在感的作品,其实涉及到更深远的哲学领域,更直接进入到所谓赛博空间,不要说身材,就连以哪种生物形态出现都可以“订制”了。

  赛博朋克的世界比你想的更黑暗

  在大量的赛博格科幻作品里,逐渐形成一小支叛逆军团,他们跟多从人机关系中超越出来,形成对于真实存在的思索——何为我?何为真实?我何以自证真实存在?他们开始质疑整个宇宙,对自己所感知到的物质世界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藉由黑客、生化人、赛博世界、人工智能、乌托邦与恐怖主义等元素,怀着对真实世界的质疑,赛博朋克逐渐成为一种更受关注的题材。

  在科幻中有一个叫做“缸中之脑”的概念曾被好莱坞电影泛滥使用,通常,我们会看到这样一部科幻电影/小说——主人公经历了一系列不可思议,最终发现自己根本什么都没做,自己的大脑被浸泡在充满营养液的玻璃缸里,而自己所认为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脑内出现的影像罢了。这也是《黑客帝国》等电影所呈现出来的幻灭感,他们提出了一个终极命题:我的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

  这也是赛博朋克想要探讨的命题,《银翼杀手》的原著作者菲利普-迪克曾写过大量类似著作,如《全面回忆》、《少数派报告》等,也都被改编为电影出现在大银幕上。近年来较为著名的是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沉浸在虚拟世界的年轻人更发展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实际上这种“幻想”已经离真实生活没有多远了,想象一下你有多少朋友是在网络中认识但从未谋面的?以前你还只能在赛博空间虚拟交谈,现在已经可以交易实际的现金,以后更可以完全隐没自己的身份,以全新的订制形象出现在赛博空间里,如果你在玩《看门狗》等角色扮演类型的游戏,可能会对此有更深体会。

  《攻壳机动队》是这样一部充满哲学意味的作品,而电影版也分散出更多的精力来体现在人、机、半人半机共处的混乱时代里,如何寻找自我定位,也探讨了“云时代”里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大数据灾难,例如其中著名的艺伎机器人叛乱,“傀儡师”对数据库的劫掠,都是未来赛博世界可能产生的社会问题。就像一位老朋友说的,阿尔法狗只会下棋是好事,如果它们进化到开始疑问“我是谁”“我为什么在下棋”,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

  这期的娱乐知乎就是这样了,去看《攻壳机动队》的时候不要只盯着寡姐大胸了,下次你也可以试试跟自己的女朋友说“现在的技术已经这么完备了吗?他们把你造得可真完美”。当然前提是她也了解这部电影的梗。(森月/文)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70410/n487450355.shtml report 4806 斯嘉丽-约翰逊“赤膊上阵”把大家看呆了搜狐娱乐讯在最近上映的电影版《攻壳机动队》改编自日本经典同名漫画,饰演少佐(素子)的斯嘉丽-约翰逊一言不合就脱掉外衣“赤膊
(责任编辑:郝佳 UK047)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