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卦频道 > 娱乐知乎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娱乐知乎|为什么你总在外国电影听到“假中文”

来源:搜狐娱乐
  • 手机看新闻
《攻壳机动队》中的日式中文
《攻壳机动队》中的日式中文

  搜狐娱乐讯(文/康一雄 策划/森月)在这一轮的中国年拜年热潮中,注册了中国社交媒体账号的外国明星们也纷纷秀起中文。像是中文老司机《僵尸肖恩》男星西蒙-佩吉,能写出“祝您阖家欢乐,身体健康,万事顺遂,新年快乐”这样的吉祥话。“精灵王”李-佩斯还能举着自家养的大公鸡录一段“新年快乐”。讲几句中文,是外国友人来中国“圈粉”的必要招数。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在引进中国的好莱坞电影里,也有越来越多的中文句子和单词出现,不管是勉强用翻译器翻译,还是中文母语的人听到都会忍俊不禁,让人以为听到了“假中文”。

  外国人,大多分不清“你们好”和“你好吗”

  “假中文”的一大特点是语法结构不完整,掌握不好语境。比如到中国做新片宣传的影星,不管母语是什么,都会至少学一句中文打招呼,面对上百人的场合,很少有人能说对“你们好”,大多数说成了一对一情况下的招呼“你好吗”。看看最近在上的这些片子,编剧们大概也动用了相同的谷歌翻译器:

太空旅客
太空旅客


  在《太空旅客》(Passengers)里,男主角克里斯-帕拉特太无聊,和机器人学中文,说了一句“这是个很美丽的语言”。“语言”这个名词能论“个”么?典型的假中文。

  《降临》(Arrival)女主角艾米-亚当斯精通各国语言,在课堂上讲葡萄牙语,跟着美国大兵和物理学家男朋友研究外星语言,还抽空给中国将军打了一通电话。电话里她的中文口音实在过于纯正,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听不懂。感谢某义务劳动的字幕组,凭借他们对异域假中文多年的研究经验,为我们做了可能是目前为止最准确的翻译:“驱子兵,理应凭赤勇淳爱,很荣幸,来帮助拯救世界,战争,不成就英雄,只会留下活寡妇。”前半句像孔子说的,后半句像傻子说的。

  《爱乐之城》女主角艾玛-斯通前男友的哥哥吃饭的时候说了一句:“我给你打电话。谢谢。谢谢。”然后摆出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这句我看了两遍电影之后总算听懂了。按照讲话逻辑推测,他应该说“我给你回电话”。

 

《极限特工3》范迪塞尔
《极限特工3》范迪塞尔


 《极限特工》男一号范-迪塞尔和甄子丹喝酒的时候说了一句:“他妈烈的酒”。我在日常生活中听到过的说法有“这酒真他妈烈”“这他妈酒真烈”等等,“他妈烈的酒”我觉得听上去很不正常。

  最早的“假中文”可能是日本人造的

  日本电影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尝试说中文了。都说日本人做事严谨认真,但是这一特点在学习中文上没有体现出来,不知不觉让“假中文”有了可乘之机。

  小林正树的经典左翼反战大片《人间的条件》是其中的突出代表,本片长达9个小时,前面3个小时的故事都发生在二战期间中国东北的战俘营。片方找了一堆日本演员演中国战俘和中国慰安妇。片中的主演仲代达矢扮演在战俘营工作的日本工人,为了和战俘交流,他演的角色也要会讲中文。

  一堆日本演员之间用他们以为的中文进行交流,日本兵当着一大堆中国战俘的面处死了几个带头闹事者。在日本著名演员宫口精二饰演的中国战俘的带领下,大家群情激昂地一遍又一遍喊“杀人!杀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群中国人让日本人赶紧杀中国人呢。

  各地的华人在中文推广中也都“不太省心”

  “假中文”擅长各种伪装,形式变幻莫测,已经感染了众多华人电影。缅甸裔台湾导演赵德胤的影片《冰毒》,开演半个小时我才听出来他们说的不是缅甸语而是中文。片中的主要演员都是台湾人,为了演缅甸人,他们还要专门训练缅甸口音的中文。

  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的《爸妈不在家》里的大人小孩说话都是这风格:your hair is very臭,“臭”这个字念得字正腔圆。这是假中文的一个分支:和异域语言混为一谈,致郁效果更加强大。

  使用“假中文”已经成为有哔格的象征

  日本演员尽管勤学苦练一百年,仍然深受假中文困扰,为了扭转局面,他们想了个办法——让演员们闭嘴。但是中文作为逼格的象征仍然出现在影片中。押井守的两部剧场版动画《攻壳机动队》就是这样做的,故事设定的未来世界中不仅包括日本,还包括香港。玻璃墙内的标语:一定保护举报人的安全。

 

《萤火虫》中的中文是有异域色彩的星际通用文
《萤火虫》中的中文是有异域色彩的星际通用文


 《攻壳机动队2:无罪》反复出现一句看不懂的假中文: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人一旦死去,就像棚车上的木偶线一断就散架了,一切回归虚无)。这一句说它是假中文一点不为过,因为它是日语,出自日本能乐戏剧作家兼演员世阿弥的能乐书《花镜》。

 

《攻壳机动队》中的中文
《攻壳机动队》中的中文


 美剧《萤火虫》(Firefly)里的“假中文”在形式上达到了一个难以超越的高峰,以其变幻莫测的情绪和故事节奏的完美融合,在老科幻剧迷心中留下了经典瞬间。剧中的宇宙飞船“宁静号”船长是“假中文”推广的主力军,正当船员用流利的英语向他报告敌情时,他突然用流利得我们听不懂的口音说:“他妈的这些下三滥的贱货”。

  我觉得他们说得最好的是“他妈的”三个字,船员互相之间偶尔也会说“真他妈要命”之类的话。蛮夷们对我中华文化最感兴趣的总是污言秽语,想必这三个字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作为装逼佐料反复使用。字幕组的朋友们很贴心,为了让我们知道演员啥时候说了假中文,把字幕里假中文的部分用中括号括起来。没有这些括号,我会以为他们一直在说英语。

  本剧布景里的假中文也时常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直到看了这部电视剧,我们才知道假中文在地外文明中的形式看上去并不完全陌生,只是有点奇怪而已。比如冬虫夏草被写成了“草夏虫冬”,易拉罐食物的商标叫做“有营养的食品”,船员穿的衣服上写着“战斗的小精灵”。对了,这部美剧的导演就是《复仇者联盟》的导演乔斯-韦登。

  《永无止境》(Limitless)男主角Bradley Cooper吃了神秘透明小药丸,让他获得了快速学外语的能力。于是他和女朋友去中餐馆点菜,意气风发的他对服务生说:“担担面,两个葱油饼,清蒸小龙虾,千万不要给我味精嘎。”先不说他点这么多能不能吃得了,午休时间够不够用,“嘎”这个字充分体现了他的假中文中毒晚期综合症,实在应付不了这么多复杂的音节了,这个“嘎”字也包含着他嗑药也不能把中文彻底拿下的无奈感。

  服务生忍不住拿他的假中文口音和定做的西装开玩笑:“围巾(味精的谐音)会保护你的衣服。”他故作轻松地回应:“可是会保护我的肮脏手啊。”从这句话可以看出他的大脑已经被假中文搅得紊乱了,明明是想说“不会保护我的脏手”,“肮脏手”三个字放一起听上去太不自然,像是他好不容易学了一个难词,迫不及待地要用出来,告诉你他的假中文水平有多高。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等,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70129/n479680593.shtml report 5128 《攻壳机动队》中的日式中文搜狐娱乐讯(文/康一雄策划/森月)在这一轮的中国年拜年热潮中,注册了中国社交媒体账号的外国明星们也纷纷秀起中文。像是中文老司机《僵尸肖
(责任编辑:覃愈尧 UK007)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