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第19届上海电影节新闻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大佬对话| 高敬东:走国际路线 中国面孔不是花瓶

来源:搜狐娱乐
  • 手机看新闻
 
近两年,高敬东领衔的基美把业务重心转向制片,做的项目走国际路线
近两年,高敬东领衔的基美把业务重心转向制片,做的项目走国际路线

  搜狐娱乐讯 (张宁/文 玄反影/图)吕克-贝松导演的科幻片《星际特工》,李冰冰主演的超级英雄电影《虎影侠》,伊桑-霍克和许晴主演的《24小时生存》,基努-里维斯主演的《克隆人》……这些国际合作的大片背后是基美影业。近两年,基美把业务重心转向制片,做的项目走国际路线。

  上海电影节期间,搜狐娱乐对话基美影业董事长高敬东,他描述公司未来的布局,每一年出品一些国产电影,找到一两个合适的英文电影,努力成为下一个狮门,超越欧罗巴。这个目标背后是基美成立8年来一以贯之的国际化制片合作路线,最初高敬东成立基美的目的就是为了“做一个中国的国际电影公司”。他很喜欢老朋友吕克-贝松的一句话:“电影就是一片阿司匹林。”一片普通的药,功能却涵盖了很多,高敬东希望那就是以后的基美,举重若轻,厚积薄发。

  现已杀青的《星际特工》,是截止目前中国资方参投金额最高的国际电影,高达2亿美金。高敬东信任导演吕克-贝松,并判断《星际特工》具备了20亿美金的气质,“我相信它里面有很多创意是世界电影史上没有过的”。

  战略篇:

  “基美离狮门这样优秀的独立制片公司很近了,就缺一个爆款电影”

  这一届上海电影节,如同国产电影红火的缩影,新的影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行业大佬们接连发布未来的战略部署,关于资本、票房与电影产业关系的探讨每一天都常谈常新。资本对电影产业的影响,高敬东谈了他基于基美所在位置而有的感受,“我们所面对的资本,相对来讲比较理性”,并强调基美是一个中国的国际电影公司,未来是以狮门和欧罗巴为目标,前者是好莱坞出名的独立制片厂,以《电锯惊魂》系列发家,近年来凭借《饥饿游戏》系列成为拥有数十亿票房潜力的系列电影的行业巨头,后者则是法国导演吕克-贝松所在的电影公司,以出产高质量的动作电影出名,是欧洲商业电影中与好莱坞媲美的电影公司。

  搜狐娱乐:电影节期间常常讨论的话题之一就是资本对电影产业的影响,不好的一面是资本带来的跟风与泡沫。你对这个市场陷阱怎么看?

  高敬东:我个人更愿意从另外一个方向去看待现在的一个现状。因为从未来世界电影的发展来讲,离开创意不行,离开资本也不行,这是一个两者共融、共存、共成长,当你的创作上或者说你的市场不好了,资本自然就离开了,或者市场饱和了就会有固定的资本留下来,非理性的资本它就会离开。

  搜狐娱乐:电影讲故事,一种是有表达欲望所以去讲,还有一种是为资本市场讲故事。针对后者的状况,你认为应该如何摆脱?

  高敬东:我很早就跟投资我们的机构说,投资一个电影公司实际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首先是从感性的角度上,你得喜欢电影这个行业,而且你得喜欢这个电影公司做出来的内容。当然如果说你选择对了一个好的电影公司,它可以给你带来了五倍、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我不是很了解所谓的别的资本的状况,但最起码我们所面对的所有的这些资本,相对来讲还是比较理性的。未来基美的一个发展方向,我们能否变成一个独立的优秀的制片公司,类似于像狮门或者像欧罗巴,因为说实话我觉得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跟他们很近。

 高敬东:在我们的体系里,中国面孔不可能仅是花瓶

  搜狐娱乐:从什么时候让你觉得跟他们的距离近了?

  高敬东:八年前我来做这个考虑的时候,就第一次成立基美的目的就是为了做一个中国的国际电影公司,我们只是说我们有三种片的选择,比如有英文片、有合拍片、有国产片,有一种好像因为国产这个市场这么大,你不做是不对的。我个人的理解,就是能不能通过我们的力量把国产片和好莱坞片的距离给它缩短了。这个时候其实对于我们来讲就缺一个什么东西?我们缺一个市场上的爆款电影,比如就像当年狮门的起步,如果去研究历史,狮门就是《电锯惊魂》一部一部起来的,前两年做的比较好的就是《饥饿游戏》。那其实基美比如说《24小时生存》它本身就是一个续集电影的基础,它有续集电影的气质,从制片人、导演、摄影、艺术总监到演员,都是在表演类或者说他的艺术造诣都是到了世界上最高等级的这群人,这又是一个非常商业的科幻动作片。

  搜狐娱乐:科幻动作片,技术也是艺术的一个部分。好莱坞的成功说明电影工业上每个环节的人,包括特效制作,基本功都很扎实。但国内很多科幻片,出来的效果并不好,你觉得症结在哪里?

  高敬东:影像这个东西这五年在中国的发展是高速的,很客观的讲,我们要给很多创造者空间和时间,你要允许去试错。美国也经历过这样的一个过程,甚至于对美国人来讲要走20年的事情,对中国人可能3年、5年就走完了。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客观包容,可能有一些今天还做得不好,这个跟什么东西有关呢?经验、预算,跟你的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关的。

  比如我们现在在做吕克-贝松这个《星际特工》,整个特效预算1.2亿美元,占掉2亿美元很大的份额。除了经验以外,这个团队准备了大概3到5年的时间,就是整个团队跟着,在现场拍摄的时候是大几十人,最多的时候几百人。这些东西我觉得中国现在也在做,因为中国已经诞生了非常优秀的科幻小说,其实接下来就是诞生出一个优秀的导演和一个优秀的创作团队。

  而特效团队你请好莱坞的本身并不难,难的是你怎么驾驭他,你怎么让他来给你加分。我很坦白的讲,如何去驾驭一个优秀的特效团队,你要有他的本事的,因为很多东西你不懂,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反而就认为从好莱坞请来一些有经验的在特效方面的制片人可能是重要的。

  搜狐娱乐:很多电影并不是本身不想做好,而是成本中没有那么多资金分配给特效。这方面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现在演员的片酬高,导致成本分配不均等。

  高敬东:我坦白的讲,我觉得演员的片酬高,其实在我的系统里面没有过这样的事情,我觉得都是合理的。实际上所有的东西,就是说电影除了是一个综合艺术以外,它同样还是一门生意,还是一个工业产品,它涵盖的东西是很多的。那么回到了我觉得明星的一个价值,因为还是属于这个产业高速的膨胀、发展,它需要人,其实我觉得这就是市场经济,你如果人多了,你不会有这个现象,你人少了,你相对的从业人员肯定是不一样的。

  电影篇:

  “《星际特工》具备20亿美金的气质,PK对象是《阿凡达》和《星球大战》”

  基美影业发展壮大,其中不得不提的是高敬东的好友,法国导演吕克-贝松,两人在法国电影人的私人派对上偶然结实,此后签订长期战略合作协议,基美成为其在中国的唯一合作伙伴。吕克-贝松的新片《星际特工》就是基美主投,投资超过2亿美金,吴亦凡的加入也是由高敬东从中牵线。

高敬东:《星际特工》具备20亿美金气质 

  搜狐娱乐:《星际特工》是目前中国资方参投金额最高的国际电影,高达2亿美金,还是欧罗巴主动寻求合作,为什么能拿到这样的项目,并且做到主控?

  高敬东:其实投资是有2亿多一点点,现在大概是两亿一到两亿二。我比较喜欢把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叫做水到渠成,实际上你就看我们的发展历史也是特别简单,先从推广做起,然后到投资,全球分销,然后再到这种大项目的合作。《星际特工》是一个很自然的发生过程,因为我们跟欧罗巴做了那么多年的合作,那我本人跟吕克-贝松,我们的相处特别的,你知道吗,那种化学的,它是有一种化学反应的。

  搜狐娱乐:什么化学反应?

  高敬东:你去欣赏他创作中所有背后的故事,你会知道一个优秀的出品人或者一个优秀的制片人,一定要有这种判断能力。就说当他拿一张图片来叙述给你的时候,你要迅速的形成你的画面。这就是,我觉得可能对我来讲是一个天生的,他在我们体系内是一个DNA。吕克贝松曾经给我讲过《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故事,这个剧本怎么诞生的,这个故事怎么来的,最后这个女孩为什么变成这样,他就是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形成的剧本。

  回到《星际特工》,你会突然之间发现无论《这个杀手不太冷》,还是《第五元素》,还是《超体》,都是在为《星际特工》做准备,这是他一生的一个dream,我们把他类比的电影放在世界电影史上,他的PK对象就是《阿凡达》和《星球大战》,就这两个电影。因为拍摄已经结束了,会有一些片断,我是有看过,我完全惊讶到无法张嘴说话。

  搜狐娱乐:哪个部分震撼了你?

  高敬东:他跟我说,你要跟我呆在一起,去感受在现场拍摄的味道,在棚里所营造的气氛是你感受到你在数百年后的世界。绝对可以告诉你这个世界上绝没有出现过这种表现的东西,绝没有这种画面在世界上出现过,这个是我觉得对整个基美来讲,包括我相信对吕克-贝松,我认为他准备了30年,他是大概7岁还是8岁还是10岁左右看的这个漫画。打个比方,一般你去吃西餐,厨师会给你一个叫做餐厅厨师特供,有一个东西让你尝一下那是《第五元素》,那么《超体》就是你的头盘,现在这是一道主菜,所以Amazing。

  搜狐娱乐:看到画面,对于回收投资成本更有信心了?

  高敬东:我觉得当然电影有风险,这是永远的,其实同时你还要有专业的判断。像吕克-贝松这样的导演他不会败,他不至于说我去输,因为这么多年从没输过,但是你赢多大你不知道,我认为具备了10亿美金和20亿美金的气质,我相信他里面有很多的创意是世界电影史上没有过的。

  搜狐娱乐:你跟吕克-贝松之间的关系,这么多年一直很稳固,他表达过非常喜欢你们之间的合作,很健康、很愉快,你们是如何维持的?

  高敬东:如何跟艺术家们打交道,很多人也知道艺术家都是有个性的,尤其像吕克-贝松。但是我想要去分享的就是说,我内心每一次跟他见面都非常愉悦,那就相当于一个旅程,每一次的交流他都能够去打动我。因为我做电影的逻辑很简单,创作者如果连我都打动不了,那我觉得这个没法打动观众的。

  在跟他相处的时候,这么多年,别人也在问我,我说句实话,第一,我们之间的分工非常明确,他是负责创作的,我是负责生意的,如果没有对他有足够的包容度的话,你会很痛苦的。你要能够听得懂他跟你展现的东西是什么,他每一次谈钱真的都是为作品、为画面,他是一个可以做到先不拿钱的人,自己先不拿钱,愿意为作品说我事后来分的人。

  搜狐娱乐:吴亦凡是你引荐给的吕克-贝松的吗?

  高敬东:说实话亦凡是我认为中国演员当中非常非常优秀的一个国际化的star。他今天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明星了,但是他同时还是非常有礼貌,教养非常好,见完印象非常深刻。老吕在做《星际特工》的时候,因为他对中国的演员不是特别了解,我介绍吴亦凡和老吕交流了以后,双方印象都非常好。亦凡除了是一个非常大的明星,其实我更愿意认为他是一个优秀的演员,他的英文、他整体的风格、他的调性,他的这些东西,我相信都会给电影,也会给这个角色增加了很多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国际合作篇:

  “在我们的体系里,中国面孔不可能仅是花瓶”

  吴亦凡之于《星际特工》,李冰冰之于《虎影侠》,许晴之于《24小时生存》,倪妮赵又廷之于《勇士之门》,孙红雷之于《飓风营救》中国版,基美的国际合作项目里几乎都有中国面孔,不同于好莱坞大片里中国演员只是个点缀,基美的项目里中国演员大多以主角的形式存在,谈到国际合作如何从从属者变为主导者,高敬东说首先是剧本开发在基美,他们有故事和人物的主导权,其次还是沟通,顺应好莱坞的工作规则,就不会有问题。

  搜狐娱乐:你们在国际合作里面挺注重中国元素的表达的。

  高敬东:必须的。基美是一个中国的电影公司,我们首先是中国的,这是我们的根所在,我倒不是因为是市场,我们的市场倒反而是放眼于全球的。经常有时候我们跟老外说你们写的这个中国人不对,我觉得有一些好莱坞编剧他们很优秀的是在他们的节奏、结构,画面感很强,但是他对人物,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城市的理解很多层次不够。我们有一个剧本叫《疯狂拉力赛》,我非常非常喜欢。里面写出来的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真实的中国人,故事又非常感人,但是这是一个好莱坞编剧,我们把他带来中国写出来的。

  搜狐娱乐:为什么写中国故事要请好莱坞编剧?

  高敬东:我们也有跟中国的编剧在合作,这又回到你刚才特效的问题。其实中国在剧作上面跟美国之间,我们也需要给他时间,李安、徐峥大家不都在说要时间的,好东西是要时间的。电影这个产业有一点东西我就觉得很可怕,它就跟做菜一样,观众是那些吃客,他去选觉得好不好吃,好吃他就会去吃了,所以他有命在里面。我们有的剧本是一次成稿的,比如李冰冰的《虎影侠》,看完瞬间大家觉得很棒,基努-里维斯的《克隆人》也是一次定稿,《克隆人》就是在创造《黑客帝国》的一个新的奇迹。

  搜狐娱乐:越来越多好莱坞大片中都会有中国面孔,但大多只是点缀或者说是花瓶,甚至有的只是中国特供,国际合作时涉及中国的部分时,怎么去改变这样的状况,从从属者变成主导者?

  高敬东:不可能,在我们的体系里面,因为很多剧本开发是我们开发的,所以我们一定会有故事和人物的主导权。第二一点,还是沟通,其实我觉得不是你大我小,你强我弱,不是这个关系。我基本上每一天的早晨都是在跟我们洛杉矶体系在工作,这个东西其实还是沟通、理解、了解、交流,更多了以后,你顺应这个电影行业的好莱坞工业规则,统统都没问题,都是很正常的。

  搜狐娱乐:相比于好莱坞成熟的制片人中心制,国产电影还是大导演中心制,大量资本的进入,你觉得大导演中心制会被打破吗?

  高敬东:我觉得中国电影那么大的市场,这是一个发展的必然,美国也是这样。其实我们中国有一些很大的导演,有的时候我跟导演聊天就说,我们实际上是在分担导演肩上的担子。我自己认为其实对中国来讲,这不是一个转变,它还是跟着每个项目和各个公司的情况不同,最后来决定。也许我这样的讲话你会觉得高总没什么观点,但是我告诉你,事实上我真的在我们的每天工作中就是这么做的,这是很正常的。

  搜狐娱乐:去年的内地票房达到440亿,未来票房会达到一个多大的体量?

  高敬东:过1000亿应该是指日可待,超越美国,因为中国的人口基数在那儿,体量在那儿,只是需要更多更好的内容给到观众。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60619/n455173008.shtml report 9688  近两年,高敬东领衔的基美把业务重心转向制片,做的项目走国际路线搜狐娱乐讯(张宁/文玄反影/图)吕克-贝松导演的科幻片《星际特工》,李冰冰主演的超级英
(责任编辑:李治政 UK005)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