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届戛纳电影节 > 第69届戛纳电影节新闻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戏剧 | 视频

戛纳观察|华语片零入围 中国人却狂刷存在感

来源:搜狐娱乐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戛纳观察|华语片零入围 中国人却狂刷存在感
 
海外国家和中国的合拍的论坛挤满了人,很多老外抢着问怎么和中国合拍
 海外国家和中国的合拍的论坛挤满了人,很多老外抢着问怎么和中国合拍

  搜狐娱乐戛纳报道组 (哈麦/文 小明/视频)

  今年戛纳电影节,24年未见的华语片“零入围”现象再现。有人觉得事态已经很严重,中国电影完全被商业绑架了。有人觉得这只是一个遭遇小年的巧合,状况明年就会改观。还有人觉得无所谓,中国电影的自信应该是拍受中国观众欢迎的片,没必要讨好电影节。

  但无论如何,中国电影人没有因为没中国片入围而缺席戛纳电影节。而且,今年的场面之热闹堪称历年之最。无论是走红毯的演员、网红们,还是谈生意的大佬、制片人们,都在戛纳刷了不少存在感。因为,全球的电影人,都十分关心这个蓬勃发展的东方市场。

  大写的尴尬!“零入围”24年遇一次

  今年戛纳电影节,包括内地、香港、台湾,华语片没有一部入围主竞赛,哪怕是一种关注单元。也没有一个华人担任各竞赛单元的评委。

  有人翻旧账发现,上一次华语电影、电影人零存在还是24年前,1992年的第45届戛纳电影节。范围扩大到欧洲三大,21世纪后,也从来没有任何一届电影节出现过这种情况。最近一次,要追溯到1998年第55届威尼斯电影节,距今也已有18年。

  在亚洲范围内对比,今年中国电影也是极为尴尬。伊朗、韩国、日本、菲律宾、以色列、新加坡、柬埔寨,都有作品参赛或参展。而且,大多数展映后都获得了好评。

  69届戛纳电影节亚洲国家入围情况(不计导演双周或影评人周单元):

  伊朗

  主竞赛:法哈蒂《推销员》

  一种关注:贝扎迪《反转》

  评委:卡塔咏-夏哈毕

  韩国

  主竞赛:朴赞郁《小姐》

  非竞赛展映:罗宏镇《哭声》

  午夜展映:延尚昊《釜山行》

  日本

  一种关注:是枝裕和《比海更深》、深田晃司《临渊而立》、《红海龟》(法日合拍)

  评委:电影基石单元主席-河濑直美

  菲律宾

  主竞赛:曼多萨《我的玫瑰》

  以色列

  一种关注:《私事》、《山丘之外》

  新加坡

  一种关注:巫俊锋《监狱学警》

  柬埔寨

  特别展映:潘礼德《放逐》

  每年生产六七百部新片的中国今年也并不是没有电影送戛纳。有消息称,王超的《寻找罗麦》(韩庚主演),蔡尚君的《冰之下》(黄渤小沈阳小宋佳、刘桦主演),程耳的《罗曼蒂克消亡史》(葛优、章子怡、浅野忠信、钟欣桐主演)都接触过戛纳,但最终都没入围。

  完全被商业绑架or碰巧赶上了小年?

  对于华语片零入围,有人觉得这事儿十分尴尬,中国电影市场完全被商业绑架了,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拍不赚钱的艺术片。另一些人则对华语片信心十足,认为这只是一个碰巧的现象,算是一个偶尔的“小年”,说不定明后年就能赶上来。还有观点认为,中国电影人拍给中国观众看的电影就好了,没必要讨好任何一个电影节。

  巩俐:这种现象挺长时间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也不是说前几年一直有很好的中国得奖的电影,今年没有,一直是比较低沉。中国现在市场很好,但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自娱自乐,在好莱坞的环境里走不出来了。国外观众对中国电影记忆中也还是以前的电影,现在对中国电影期待也没有那么高了。长时间没有看到好的中国作品,我觉得挺遗憾的,中国电影人应该好好想一想。

  李冰冰我觉得还好,大家不要用这样的思路去想,华语片没有入围就是华语片没落了,或者是不好。这个东西需要缘分,今年就可能赶巧没有来。比如说某一年有好多华语片入围,就是一个巧合,赶巧了。

  叶宁(华谊影业CEO):也许是大家太忙了吧。在中国大家太忙了,更多是拍商业片。也许明年会有。戛纳电影节特别重要,我们找到朋友谈合作,参加竞赛并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最棒的片子应该是在中国获奖。

  刘亦菲我觉得中国一定会有好片子,一定会。给它一些空间让它成长,给它一些时间,慢一点,不要那么急。我也希望自己能够见证到这个吧。

  刘向京:没有参赛的作品挺遗憾的,我们走红毯也挺尴尬。

  王智:现在大家都在拍商业片,拍文艺片是比较难的。戛纳的审美是中国文艺片,文艺片不赚钱,所以拍的少。

  贾樟柯:我去年才来呀,我不能一年来一次是不是。我没有改变,我个人还是创作者,我13年有竞赛片,15年有竞赛片,以两年为周期拍一部影片,今年正好没有影片,所以不是我转型了。《在清朝》年底开拍,应该明年戛纳赶得上。一切顺利,进展缓慢。

  《勇士之门》导演马蒂亚斯-霍恩:我作为一个德国导演,也觉得德国没有好作品。电影有大年小年,今年中国可能运气不好,遇上了小年。

  董维嘉:我觉得很多导演包括演员不要说是为了要博得什么什么样的奖项去讨好别人的胃口,拍出自己真真实实想要表达的东西,是一个良心之作,用心之作,总有人会看得到。不需要去讨好任何一个电影节。

  李仁港:很多时候我不太特别注意影展的事情,因为它跟一部电影(的票房)有的时候不是正比。要是你太关注,有的时候会影响你的判断。我感觉还是应该拍过很过瘾、很好看的电影,票房就会告诉你,起码它的关注度是什么。它好观众也会说好,到时候你看一些评价就会很清楚,到底它是受欢迎还是不欢迎,我感觉那是比什么都重要,它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忙了一大堆,到戏上映的时候,结果都没有人去看,其实什么都划不来。

巩俐、李冰冰、李宇春、倪妮、井柏然、刘亦菲、马思纯等中国明星都亮相戛纳,还有更多的女演员和网红
巩俐、李冰冰、李宇春、倪妮、井柏然、刘亦菲等明星都亮相戛纳,还有更多女演员和网红刷存在感


  因市场大得宠,中国电影人狂刷存在感

  虽然没有作品参赛,但并不妨碍中国电影人在戛纳刷存在感,而且,今年真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从开幕红毯开始,“中国毯星”就成了媒体关注的一个热点。据不完全统计,大大小小有名没名来走红毯的中国男女演员、网红不下20个。

  这其中,有些人是受品牌邀请,比如巩俐、李冰冰、李宇春。有些是为电影做宣传,比如井柏然、马思纯(未走成红毯)、倪妮、刘向京、王智、窦骁(未走成红毯),还有的据说也是有其他渠道的邀请,比如董维嘉、黄景瑜、毛俊杰、赵尔玲、向佐、刘敏涛等等。还有像苏芒、Tony、二大爷、艾克里里、左岸潇这样的网友也都来戛纳刷纯在感。与这些明星、网红相互捧场合作的,不少是正时兴的美拍、斗鱼等直播平台。

  不光幕前风光,幕后的电影人比明星、网红们更吃香。今年,有一场海外国家和中国的合拍的论坛,挤满了人,国内从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面。华谊影业新任总裁叶宁和其他七位来自全球各地的电影节大佬座谈,会后的听众互动环节,很多老外都抢着举手要向叶宁提问,问题无外乎是怎么和中国合拍,怎么和华谊取得联系。

  几乎所有人都在关心中国的市场。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NC)首席运营官Christophe Tardieu论坛开幕致辞的重点就是总结中国的银幕及票房数字,他用“让人头晕目眩”来形容《美人鱼》一片所取得的5.5亿美元票房成绩。而论坛嘉宾之一的德国电影公司Wild Bunch负责人Vincent GRIMOND直截了当地说:“有些人就是想去中国市场分一杯羹。”

  这种感受无处不在。肖乾操是一个来戛纳制片人工作坊学习的年轻制片人,据他观察,不下三到四十个世界其他国家的电影人上台就非常直接了当地说,“我们是来寻找中国的合拍方,找中国的合作对象。说句玩笑话,在很多年前,可能是中国电影人更需要世界的钱,那现在就是世界的电影更需要中国的钱。”

  中国人的确有钱。现在的戛纳,除了展映,也是中国片商的曝光阵地。今年,《盗墓笔记》、《勇士之门》、《犯罪小说》,以及窦骁主演的一部合拍片都来做宣传。要知道,演员及工作人员的食宿,租发布会场地,找公关,打广告,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毫不夸张地说,一部大片来戛纳做宣传的钱,都可以拍一部小片了。就简单的场刊《SCREEN》硬广来说,内页价3000欧,前几天就看到好多中国电影,《记忆大师》、《盗墓笔记》、《箭士柳白猿》、《师父》、《以父之名》(王学圻导演处女作),《危城歼霸》……

  有人打广告卖片,也有人掏钱买片。天才导演多兰的主竞赛片《只是世界尽头》已经有中国片商拿下了版权。对中国的审查制度来说尺度非常之大的韩国片《哭声》据说也有中国片商购买。另外,视频网站也来戛纳扫货。主竞赛单元《最后的模样》和《私人采购员》的相关网络版权已经卖给了某视频网站。

yule.sohu.com true 搜狐娱乐 http://yule.sohu.com/20160519/n450271643.shtml report 7460   海外国家和中国的合拍的论坛挤满了人,很多老外抢着问怎么和中国合拍      
(责任编辑:王超 UK00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